忘人之过的任安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陆建明

当初,任安只是卫青府里的一个门客,因为出身贫寒,与那些富家子弟的同僚格格不入。他们整天只知闲聊,比阔,不问正事儿,而任安总是待在僻静的角落读书。卫府的管家秦达看不惯他那文绉绉的酸样,就想折腾点事出来。卫府养了不少马,除了军马,还有门客的“坐骑”。他们每天来到卫府甩蹬离鞍,把马交给秦达,由他派人照料,当然也会给他些好处,出手不凡。任安不骑马,也没钱给他,秦达就在卫青出征匈奴时遣他喂马,打扫马棚。任安哪干过这个?但他仍然小心从事,不敢怠慢,可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一次,一位门客的马病了,不吃食料,没有了精气神,秦达不问缘由,劈头盖脸地把任安训斥了一顿,说他连马都喂不好,还做什么卫府的幕僚?言辞激烈,充满着歧视,任安感到颇伤自尊,大失颜面,只得向田仁倾诉,说自己寄人篱下,举步维艰。他俩同为名门之后,又逢家道中落,家财散尽,无奈落到困境才投奔卫青的,所以两人同病相怜,相交甚密。田仁安慰道:连卫将军都不待见我们,何况一个管家呢?重要的是,你我都要学会隐忍,以后会有转机的。?????

后来,霍去病在征讨匈奴中屡建战功,名气也逐渐超过他的舅舅卫青,得到了汉武帝的器重。此时,卫府不少门客蠢蠢欲动,不惜重金托熟人,找门路,欲投奔到霍府的门下,期望新主给他们带来晋升的机遇。其实任安也知“鸟择良木而栖”之理,但他不为情势所动,有些同僚就说他木讷、愚钝,认为他被贫穷捆绑了手脚,没有钱来铺路搭桥,只得依附旧主。此时,任安看到曾经热络的门庭逐渐冷清,不免感到一丝失落。田仁也没在卫府混出个名堂来,便问任安是否考虑换个门庭。他想了想,对田仁道:卫将军在我落魄时容留我,从没嫌弃过我,此时我怎能舍他而去?田仁问:你懂得“树挪死,人挪活”的道理吗?任安道:懂又怎样?我想,比起他在宫里长大的外甥,大将军颇能体恤民情,懂得人情世故,我不能做墙头之草。他的话也使田仁吃了颗定心丸,安心留在卫府。? ?

不久,武帝要在卫府的门客中选拔官员,卫青挑了十多名富家子弟应试,结果全都名落孙山。接着他又推举了任安和田仁,没想到他们以其博学和才智胜选,继而在政坛上受到世人的关注。后来,田仁问任安,起初卫将军没有推荐我们,你还妒恨他吗?任安道:那些富家子弟跟随大将军,期盼有朝一日功成名就,我等不过泛泛之辈,他怎会想到我们?我非但不怪他,还要感激他的举荐之恩。确实,任安为人宽厚,有顆感恩之心,实在难得。

任安在相继做过益州刺史和中丞大夫后,决定辞官回乡教书育人,不少乡绅富贾慕名携子从四面八方赶来求教,也包括卫府曾经的管家秦达。他对过去之事做了道歉,对任安的为人由衷地赞赏,并让他的孙子拜任安为师,学习做人的道理。没想到任安没有记仇,反而笑脸相迎,谦逊和蔼。有人看不过去,就提醒任安,说秦达曾训斥过你,你何不借此羞辱他?给他一个难堪。任安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为人要记得人善,忘掉人过,不能冤冤相报,纠缠过往。确实,“忘人之过”体现着任安宽容与豁达的胸怀,也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口碑,让世人永远地记住了他。

(编辑  余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