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贵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清风慕竹

唐朝人王凝字致平,祖籍绛州(今属山西绛县),从小父母双亡,由舅舅——宰相郑肃抚养长大。王凝读书很刻苦,十五岁就通过明经、进士的考试。后来历任盐铁巡官、鄠县尉、礼部侍郎等职。王凝“性坚正”,性格耿直、正派,对阿谀奉承之徒一向嗤之以鼻。

冯梦龙的《古今谭概》中曾记载了王凝的一件逸事。

王凝以礼部侍郎的身份按察长沙,有一天,一个同姓的官员递上帖子,他将要赴任柳州刺史,途经长沙,特来拜谒。王凝以为不过是官场礼节,便请他进来,跟他客套了一番,不料王刺史恭恭敬敬地说:“我是侍郎的本家子侄,理应前来参拜。”

王凝端详了他良久,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侄子实在没一点印象,于是问他说:“你在家时的小名叫什么?”王刺史回答说:“通郎。”王凝搜肠刮肚,还是一头雾水,便把儿子叫了进来,问他道:“老家中有小名叫通郎的吗?”王凝的儿子沉思了一会儿,说:“有,应该是我的兄长。”

王凝一听,赶紧热情招待,并接受了王刺史以晚辈身份行的大礼。

重新落座,王凝与王刺史聊起了天儿:“贤侄此前做过什么官啊?”王刺史回答说:“我曾北海盐院任职,刚刚免官,才有了这次任命。“

王凝一听他做过盐官,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盐业是国家垄断的行业,是公认的肥差,因而特别容易出贪腐酷虐之人,王凝素来对这些人没好印象。

送走了这位“家侄“,王凝立刻让儿子搬来了家谱,仔细查看起来。家谱中确实有“通郎”,但已经在某年某月某日故去了。此人果然是假冒的,王凝不禁怒火中烧。

第二天,王凝准备好了菜肴,又安排了两个壮汉在旁侍候,然后请王刺史来赴宴。进得厅堂,王刺史以小辈见长辈之礼,立刻就要屈膝下跪,不料却被早在旁侍立的两个壮汉挟持住了,既弯不得腰也动弹不得。

这时,王凝走上前说:“使君并不是我宗族内的人,昨天不应该接受您的大礼,现在我把它如数奉还给您。”说完他便下拜,直到拜够了次数,才让壮汉松开手。

王凝请王刺史上坐,端起一杯酒说:“当今清平世道,可不能假冒别人家的人啊!弄出点什么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啊!”

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厅上的隶卒、仆役都忍不住偷笑起来。那个王刺史脸一阵红一阵白,羞愧难当,哪里还吃得下这口饭,赶紧找了个理由,狼狈而逃。

后来,王仙芝叛乱时王凝镇守宣州(今安徽宣城),顽强固守了几个月之久,抵抗之力渐渐衰竭,恰巧有颗流星坠落在他寝室庭院的方位,术士说:“这不是好兆头,你应该请病假不处理事务来避免灾祸。”?王凝说:“东南,是国家的富庶之地,而宣州是大府,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你不要说了!”下面的官吏百姓听说此事,请求说:“贼兵的凶势不可阻挡,希望您花钱讲和让他们退兵,否则恐怕您的家族会被他们覆灭。”王凝说:“人人都有家有族,怎能唯独保全我的家族呢?”王凝巍然堅守,不久乱军无奈退去。

王凝的家族源自太原王氏,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尊贵的“五姓七族”之一。孟子曾经说:“欲贵者,人之同心也。”想要得到尊贵,是人们共同的心理,然而一个家族的尊贵,除了历史上王侯将相的光环照耀,最重要的就是人们对家族荣誉的珍视与爱惜,不允许有丝毫的虚构与玷污,所为自尊者人尊之,自贵者人贵之,这才是尊贵的根本所在吧。

(编辑  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