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今人今事,津津有味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李丹崖

“今”这个字很有意思,从造字的角度来看,上为“人”,中间为“点”,下面是一把“镰刀”。似乎在暗示着我们:作为一个人,最应铭记的一点,就是收获当下。

秒针走完一个刻度,我们收获今天的惊鸿一瞥;分针走完一个刻度,我们收获一个感人的场景;时针走完一个刻度,我们收获一堂宝贵的课程;太阳走完一天的刻度,我们收获生命进程中最与众不同的一天。

《了凡四訓》中有这样一句话:“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当然,我们可以辩证地来理解这句话,昨天的美好与繁华,均已定格在历史的册页中;今天的日常与细节,理应被我们尤为重视和厚待。

用智慧的眼光对待今天我们遇见的每一个人。那些改善人类生活的人,譬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应当尤为得到我们的尊重;那些为人类健康保驾护航的精诚大医,譬如钟南山院士,理应在我们心中竖起一座丰碑;那些开拓了我们思维和想象空间的作家,譬如刘慈欣,应该得到我们更多的掌声;那些填补了我们对未知世界和事物认知的人,譬如屠呦呦,更应该值得我们讴歌……

历史当中的恢弘固然值得瞩目,当下的星光更应引起我们的赞美。中华文明五千年,在人们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哪一个时代不产生英雄?哪一个时段不诞生偶像?伟大是伟人自带的能量,这能量如同一种磁场,作为新时期的少年,我们不应该单纯地原地崇拜,而应该身体力行,让自己也慢慢培养出一些趋于伟大的“磁性”;榜样是英雄人物自带的光芒,我们能做的不应单单是在光芒下取暖,而应该转换成自己的“太阳能”,对这个世界发光发热;偶像是成功者的瑰丽潜质,我们能做的不是傻乎乎地追捧,而是应该跋涉和追赶,以期近朱者赤。

面对美好,1800年前,一对父子以诗词相对。父亲说:“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儿子附和:“街谈巷说,必有可采;击辕之歌,有应风雅。”今天就是最浩瀚的星空,今天的生活就是炙热的生活,今日的市井就是鲜活的市井,今日所遇所闻所铭记的可亲可敬的人,就是最璀璨的星光,

昨日是铜,明日是银,只有今日是金。最富营养的时光,就在今天,最好的偶像,就在当下。每个人都是时光盛宴的主厨,让今天今人今事,津津有味。

(编辑  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