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发明家和她的17项专利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佟雨航

2010年7月,24岁的陈美桂从武汉大学医学院临床护理专业毕业,进入武汉大学附属中南医院神经内科做了一名护士。

除了上班做好扎针、配药等本职工作外,陈美桂还热衷于利用业余时间搞发明。她的发明全部与医护工作有关,灵感也全部来自医护工作中所遇到的各种难题。

2015年初,陈美桂被轮换到神经内科重症病房做护士。神内科重症病房经常收治一些急性脑中风患者,患者大多存在不同程度的意识障碍和吞咽困难,护士们必须通过鼻饲置管才能给患者喂药。

在给患者喂过几次药后,陈美桂细心地发现,用鼻饲置管给患者喂药不但费时费力,而且碾药碗中可能会有药物残留,如果冲洗清洁达不到要求,很容易出现各种药剂的串用,增加患者用药安全的风险。陈美桂想,能不能发明一个能够集碾药、喂药为一体的装置呢?

此后,陈美桂为患者用鼻饲置管喂药时,特别留心观察患者的反应并琢磨如何改进。经过两个多月的探索,一个新型鼻饲注射器的设计在她腦海中日渐成型。她把构思设计在图纸中还原出来,并经过反复多次修改,最终,一种带有碾磨功能的固体药物鼻饲注射器成功诞生了。经过临床实际应用,新型鼻饲注射器取得了令人非常满意的效果。

在律师同学的帮助下,陈美桂为自己“新型鼻饲注射器”成功申请到了国家发明专利。

拿到第一张国家发明专利证书后,陈美桂搞发明的热情也更加高涨。她开始有意留心护理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并认真思考解决问题的各种思路,进而创造出新的发明。

一天,神经内科二病区住进来一个倔老头,护士刚给他扎上针,调好了输液滴速,并一再强调不要乱调滴速。护士转身一走,倔老头立马把输液滴速调得跟流水一样,家属规劝也不听。结果,由于输液滴速过快,老人心脏出现问题,经过一个多小时抢救才转危为安。

这次意外的“事故”让陈美桂有了新“想法”:“输液滴速太快,达不到有效的血药浓度,不会有最好的治疗效果,同时会让患者心脏负荷增大,严重时危及生命。如果能将输液滴速‘锁定在安全滴速就好了。”

有了初步的思路,她想了很多解决问题的办法:比如,用光控的方法来控制滴速,但许多药物光照后会发生反应,影响药物效果;用压力原理,等到只剩半袋液体时,滴速会减慢,可是成本太高,推广意义不大……那段日子,陈美桂简直像着了魔一般,买菜时琢磨,炒菜时琢磨,吃饭时还琢磨。不擅长画图的她,图纸画了一张又一张,并反反复复地进行修改。

有心人,天不负。最终经过10个月的反复尝试、打磨,陈美桂终于创造了一个成本只有两三毛钱,可以反复利用的塑料调节器。它由4个螺旋卡扣组成,样子像一个迷你的小车轮轴承,应用时,把调节器放在输液管外面,调好滴速后,将其中一个卡扣收走,患者就没法再乱调滴速,可以达到“定速”的目的。

“滴速锁定调节器”研制成功后,陈美桂立刻把它应用到护理工作实践中,效果近乎完美。院内的一位曾经留学海外的老教授讲:国外大型高端医院也有同类产品,但只能嵌在输液管里,而且只能使用一次,一个就得40元。假如病人住院20天、一天用一支这样的输液管,就得额外多花800元。而使用陈美桂发明的外置式滴速锁定调节器,同样住院20天,费用仅为40元。

在老教授的鼓励下,陈美桂为“滴速锁定调节器”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并顺利地拿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二个国家发明专利证书。

在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陈美桂白天上班护理病人,下班后构思发明方案,每天不到凌晨不睡,清晨6点就起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陈美桂又相继研发了“痴呆患者识别手环”“多图形采血试管架”“置留采血组合装置”等近30项发明,其中17项已经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还有10余项发明产品正在申请审核中。

3年获17项国家发明专利,陈美桂被同事们赞誉为“护士发明家”。陈美桂在发明创造上的成绩,也引起了母校武汉大学的关注。2017年1月,武汉大学健康学院向陈美桂抛来橄榄枝,特聘她为武汉大学“客座教授”,为健康管理系的本科生讲授“护理创新与创业”的课程,聘用合同签至2020年底。

如今,陈美桂工作、读研、授课、发明一个都不少。目前,陈美桂的4项专利,已经有企业确定要投入批量生产,其他的专利也正在积极与厂家接洽中。现在,她最大的愿望是早日看到这些专利真正广泛用于临床护理,造福更多的病人。

(编辑  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