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能多做点什么吗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王月冰

阿伍大学毕业后,进到一家食品集团做产品包装设计。说是设计,其实基本就是在原包装的基础上稍作调整,比如遇上活动时加几句宣传语。不但薪水低,还由于可轻易被替代而职位摇摇欲坠。

有一天,阿伍在一条小街道旁等公交车,看到一位扫马路的大爷推着保洁车,上面捆满了废纸箱,车里还有洒水壶、修枝剪等工具。大爷推着保洁车进到路边一家工厂内,打扫院落、浇花,厂里的人看到大爷都很客气,还有人把快递纸箱、旧杂志、报纸等丢到他的保洁车上。阿伍看着,很好奇:“大爷,您扫马路还负责扫工厂里面?甚至还做他们的花匠?”大爷笑,说:“这是我的兼职。”原来,大爷不但扫马路,他还大量挖掘这一路的财源:给一家木地板仓库扫库房,给一家小工厂扫院子、当花匠,给一家铝合金加工厂清理包装纸,给一家鸡鸭店清理鸡鸭毛,还给一个老小区打扫公共厕所,另外,顺带从这些地方及马路上捡纸箱、矿泉水瓶等废品。

听了大爷的话,阿伍惊得目瞪口呆,也就是说,大爷除了扫马路这一正职,还有6个以上的兼职。阿伍羡慕地说:“大爷,那您的月薪也是万元以上啊。”

从那以后,阿伍喜欢来这等车,喜欢找大爷聊天。他发现大爷扫的那段马路总是特别干净,连路边的绿植也显得比其他路段的生机勃勃,可见他工作十分认真负责。正因如此,别人愿意找他做兼职,他兼职做得同样出色。所以,大爷虽来自农村,在城里没人脉,但这些年他在城里买了房。大爷说:“我没文化,从小家里穷,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物尽其用,人尽其力,把马路扫干净后,我还剩下大把时间和精力,于是就想,还能不能做点别的?做了一个兼职后觉得很轻松,我又想,是不是可以再合理安排点别的事?原以为我这种身份找活会很难,没想到只要找,竟然有不少……”

大爷的话让阿伍很震惊,想着自己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几天才慢腾腾改一张图,剩下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荒废了。总是抱怨自己的工作不值钱,难道偌大一个公司就找不到更多有价值的事来做?阿伍决定试试。

阿伍首先坚持把自己手里的方案做到优质,剩下的时间,他仔细观察和了解公司的产品、销售情况,主动帮助市场部同事做销售情况的PPT,并且尽力做到美观、清晰、生动;他还主动帮策划部构思各种推广活动,调查市场,了解线上线下的优势,建立客户社群,推敲广告语……他每天在记事本上把自己的各项工作列得清清楚楚,规划好时间,做完后习惯性地问自己:“我还能再做点什么吗?”

最初,同事们觉得阿伍很傻,干那么多工作以外的活,总是被懒惰的同事剥削劳动力和时间。可是,没多久,大家慢慢发现,阿伍成为了公司里的强力胶,哪里出现漏洞,他都能完美地补上,他不断得到同事的赞扬,他的凝聚力超强,他在领导面前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后来,各部门都争相要他,给的待遇自然是一个比一个高。再后来,当产品面临全线大升级,董事会征集升级方案时,阿伍给出的方案最靠谱。凭着骄人的成绩,阿伍越干越好。

“我还能多做点什么吗?”直到现在,阿伍仍喜欢说这句话。他说,每个人的工作,都像一条隧道,你只有努力多挖挖、多探探,才知道原来它有很多出口通向明亮、丰盛的锦绣天地。

(編辑  高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