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美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杨崇演

素,美好的字。

《说文解字》释:素,白致缯也,从生从糸,取其泽,意即没有被染色的丝织品。在我看来,素色天成,最美不过的,便是这份自然的风韵与纯粹的质地。

读着“素”,便突然想起,素衣女子。“素”字该是属于这样淡雅的女子的,她们或纯洁安然,或远离胭脂的浓艳和媚俗香气,对着镜子,手执木梳,在妆台前娇然地清妍红妆,抑或是着一身素色衣服,披着及腰长发,乌黑的發里插着一根玉色簪子,静静走在潺潺的溪流边,折花照影,轻闻莺啼,美不胜收。

素衣之美诚如是,素心之美藏心底。没错,素心从简——一颗心若是素的,必定是波澜不惊的。哪怕有石子侵入,也该是涟漪涤荡后归于平静。毕竟是素啊,没有五味陈杂的煎熬,亦没有轰烈炽热的向往,只是有一番水煮光阴的清明澄澈,将人世间那冰凉的烟火暖热。正所谓:弱不好弄,长实素心。

素心,素情,看似虚无,其实能把岁月里的荒芜填补。曾在红尘里遇到一首诗:“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音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读后,只觉得素净极了。人间的四月天,有笑音,有暖风,有光艳,有着最纯净的素。瞧,多么素啊!

大音希声,素音照样令人倾心。记得小时候,一些人时常为针尖大的事争执不休。父亲明事理,常教导我们说,有话不在说多,有理不在声高。

素是淡然,素是无俗心。我有一朋友,年轻的时候,血气方刚,遇到不讲理的人和事据理力争,因为理直所以“气壮”。结果把自己气够呛,还显得修养“欠费”。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长,学会了平心静气。他给自己的变化归结了四个字:素音如璞。

我顶喜欢“素”这个字。亦喜欢一切与“素”有关的事与物。

工作单位有位女同事,素面朝天,不打扮,不化妆,业务精湛,乐于助人。不参与什么圈子、派系,不争什么先进、模范、荣誉。赶上领导开明,反而收获不少先进头衔。就那么朴朴素素、简简单单地为人做事,素素淡淡的生活态度,犹如一枝天然植物,浑然散发着素美。

素,即白。历史上很多书画作品,以及清代顾、湘、苏、粤四大名绣都是以白色生绢为依托创造出来的。“素花多蒙别艳欺,此花真合在瑶池。”白莲的素美极致,素到没有一丝杂色,“出淤泥而不染”静静地绽放,谦和高贵,淡雅素洁。

一位编辑老师告诉我:写文章要力求朴素,让灵魂交融间,开出心有灵犀的素花。于是,每每落笔,就努力着让自己的文字渲染成一袭的素暖,拢一袖素色,如同青花瓷,色白花青。最具素美的,往往是最真最精的。

年少时读诗,最喜欢汉乐府。我读“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时,心里会生出几多神往。素手,该是多美的一双手,该是如何白皙剔透如何纤长柔美。素手,该是怎样贤淑的女子才能有的一双手?

在所有关于朋友的词汇里,我喜欢“素友”这个称谓。这里的素,没有杂质——阳春白雪也罢,高山流水也好,都源于内心最真实的欣赏。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样的交往,该有一颗清清爽爽,磊磊落落的心。用“素”来形容,足矣!

素的好是原生态的,比如素人画家,没经过美术专业训练,却凭着身心的感悟和勤勉,画出令人赞叹的作品。有部电影叫《花开花落》,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法国小镇的女佣萨贺芬(后被誉为素朴派画家),白天帮佣,晚上作画,终是声名远播。

多想,邂逅这么美那么好的“素”——喜欢素,懂得素,践行素,终究做到抱素怀朴。

(编辑  余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