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深情以往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积雪草

当时间从指缝间漫不经心地滑过,当苍老步步逼近,像一只小怪兽举着刀枪剑戟站在你的城下,咄咄逼人,你是缴械投降,还是出城迎战?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物是人非奈若何?英雄气短,美人迟暮,时间从不曾厚待过谁,在光阴面前,任何人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看着时间的花朵从光阴的树上一朵一朵萎地。

卑微渺小,如你如我,仿佛一夕老去,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咀嚼生活的滋味,时光便已匆匆远去,山高路远,长亭晚照,多少陈年旧事,旖旎风景,都消散成一缕风,唯独记得那个少年曾在佛前许下的三个愿望:一愿,鲜衣怒马少年时,不辜负锦绣年华,不辜负大好青春,踏雪看风,飞花逐月;二愿,茫茫人海中与你邂逅,彼此温暖,彼此关爱,哪怕擦肩而过,也能感受到你的温度;三愿,得遇一良人,相看执手,厮守终老,不求大富大贵,但求简静安好,粗茶淡饭,甘之如饴。

老,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当一头青丝变成苍苍白发,当如花美颜皱成核桃皮一般,当炯炯有神的双目变得混浊不堪,当活蹦乱跳变得步履蹒跚,甚至要依靠拐杖和轮椅,一步步走向老境的时候,你只能接纳,不能拒绝,不可推辞。既然如此,何不坦然接受?活着的时候,就好好活着,深情地活着。老去的时候,就从容老去,优雅地老去。

认识一个朋友,年过不惑,忽然迷上了京剧。每天晨昏去公园里学唱,咿咿呀呀,唱腔并不优美;水袖轻甩,身段并不婀娜。毕竟是上了些年纪的,嗓音不再清亮,身段不再柔软,就连眉梢眼角的风情也染上了霜华,想学戏早已晚了三秋。可是她却乐此不疲,顶着露珠,踩着月光,风雨无阻,一往而情深。

别人笑她:“疯了吧?想学戏,早干什么去了?”她也不恼,问人家:“你种花遛狗是为了什么?”人家说:“当然是因为喜欢。”她笑说:“我也是。”

众人明了,原来她学戏,低吟浅唱,不过是因为喜欢。还有什么理由比“喜欢”更充分?年华易老,从容地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带任何功利色彩,没有得失算计,遵从本心,岂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岁月静好,深情以往。珍惜当下,见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不辜负光阴,不辜负自己,哪怕一碟清炒素菜,也能吃得有滋有味。人活着,总要有一点高于物质的追求。虽说物质也很重要,但若没有物质之上的那一点念想,生活岂不是很乏味?

那一点念想就是一个人对生活的深情,就像阳光对花朵,日月对山河,星辰对大地,春天对万物,就像一只蝴蝶对另一只蝴蝶,就像梁山伯对祝英台,就像一个孩子对母亲的深深的爱。

闲读杨绛先生的《一百岁感言》,一时间感慨万千,人生“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深情地活过,就不怕老去。尽管没有人喜欢老,没有人愿意老,可是老还是会不请自来。林语堂先生说:“优雅地老去,也不失为一种美感。”老得优雅、从容、坦然,是时光的恩赐,是岁月的沉淀,如陈年老酒,芳香甘醇。

朋友的母亲就是這样一个妙人儿,她开朗、有趣,年过六十开始学舞、学画、学茶道、读经卷,忙得不亦乐乎。七十多岁还出版了画册,虽是自费,但这一招一式,也是功力不凡。她穿着旗袍,顶着银发,用力地活着。别人夸她,说她活得深情,老得优雅,活成了精。她笑,说:“这才哪到哪,如果我能活过百岁,我的人生才刚刚过半,我还年轻着呢!”

好一句“我还年轻”!这份精气神值得欣赏。不拘泥于皮相才是活得明白的人,心灵丰盈才能踏实应对老境的到来。

老去的时光,能有一个人陪着最好。一起吵吵架、拌拌嘴,一起唠唠嗑、看看夕阳,哪怕什么都不说,知道那个人在,就好。老去的时光,能有点闲钱最好。趁还走得动,去想去的地方看看,去生活过的老地方瞅瞅,去看看老朋友,等走不动的时候,心中也有个念想。老去的时光,能有点本钱最好。俗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尽可能别活成别人的负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此,安好。

老,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老境苍凉如水,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尽最大的能力去活。活得深情,老得优雅,方不负此生。

(编辑  余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