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风草木熏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耿艳菊

唐朝诗人郭熙的《四时之风》里写:“夏风草木熏,生机自欣欣。”

珍珠梅细碎的小花朵连成一片,真是壮观。这几天下班路过时,我会放慢脚步,微笑着和小花朵们打个招呼,问声好。一年又一年,它们像赴约一样,又來装扮我们的世界,隆重、盛大、准时。

昨天也有人惊喜它们的盛开,是一个男孩子,骑着单车,呼啸着路过,很大声地自言自语:“哇!槐花茂盛,槐花似雪呀!”

我在男孩旁若无人的高声惊叹里一愣,转而也大声地笑了起来。这个可爱的男孩子,他一定是个很有趣的、对生活细腻深情的人,虽然他把珍珠梅认作了槐花树。这不怪他,珍珠梅也不怪他,这时候的珍珠梅生命力太盛了,花开得那么好,简直不容人忽视。

茂盛的又岂止是珍珠梅,蔷薇花何时爬满了人家的院墙,仿佛也是在一瞬间的事。看到蔷薇,脑子里难免要蹦出唐代高骈的诗《山亭夏日》:“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诗中的蔷薇只是一架,而那户人家的蔷薇却是一院墙,从北墙到南墙,密密匝匝。

住在被花环绕的院子里,内心一定是芳香安宁的吧。这样想着的时候,突然听见有笑声,原来南墙边的蔷薇花下,两个中年女人在染头发,一个低头坐着,一个嬉笑着在花白的发上揉搓着。怒放的花朵,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人向往年轻。

月季花似乎永远开不尽。胡同里有户人家大门口一边一个木花坛,养了几株月季。从春天就开始开花,前段时间花渐渐蔫了,失去了水分,没精打采的。最近发现浓青的枝上又长出了不少花骨朵,一朵朵深红浅红呼之欲出,可爱得很。

最有意思的是灰灰菜,它们竟然围绕着一根电线杆而卓卓生长,有半米多高。从远处走来,还以为电线杆是一棵大树呢,正纳闷这棵树怎么没有枝丫,又近了些,才看清原来是光秃秃的水泥电线杆,不禁惊叹起这些灰灰菜的生命力。

“灰灰菜怎么长在这里?”“只要有土的地方,花花草草们无处不在。”几个老太太边掐灰灰菜边聊天。

灰灰菜是野菜,可以凉拌,也可以蒸着吃。郊外的公园里到处都是,并不稀奇,也很少会得到关注。然而,它们长在市中心的胡同里,就一下子珍贵稀奇了。

(编辑  大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