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韵清心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张付奇

凌晨的酣眠被清冽的香气惊扰,收到这香甜味道的猝然邀约,便乘着满天繁星欣然梦回。循着香气探索,是那株茉莉!淡雅的花瓣携着香水般的味道,不在嫩绿的枝叶间躲躲闪闪,而是悄立枝头,昂然宣告:花香在我,韵自天成!

茉莉花洁白似雪,优雅如来自云端的素衣女子,端庄而沉静。不属大家闺秀,却也不是一副小家碧玉的风采,隐隐地透着一股秀雅飘逸的风度。花朵小不盈寸,似清香袅袅。难怪清代王士祿对此花不吝赞誉之词:“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隈。香从清梦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

移凳近花前,细细端详。低矮的枝干上,道道裂痕宛然在目。身处花盆间,却沧桑异常。凝眸处,仿佛整株茉莉都激动得微微颤抖了起来。我晓得她激动的原因——那是劫后余生的欢呼,是对生命的高歌啊!

去年七月,我要出差二十天左右。这茉莉正茂。“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这一盆花足以让满室馨香,清雅怡人。可真实的情况是,我一走,这盆花就无人照料。思来想去,我只好找来一个大水盆,贮满水,然后将她连盆带花放置其中。当时,枝叶葱茏,雪花点点,一副临花照水的楚楚姿态。还是很担心,怕水蒸发太快,怕她香消玉殒零落满地,怕这美丽的生命倏然逝去……临去之际,依依不舍,祈祷茉莉花开,一切安好。出差在外的日子,经常想那盆花怎样了,大盆里的水是不是干涸了……当我马不停蹄扑回家中,一望之下,那盆茉莉已经枝叶干枯,惨不忍睹!酷暑过快地将整盆水完全蒸发,阳光灿烂的日子对那盆茉莉来说就成了一场酷刑!在无人看顾的天地里,她被人为地放置、裸露在骄阳之下,焦渴煎熬却无处求救。于是,她在挣扎中枯萎,在无奈中等待命运的宣判。

我离开时还花朵繁茂,一派馨雅的茉莉,现在却被摧残成这番模样!痛心至极!愧疚至极!蹲下身,用指甲轻刮茉莉的主杆。还好!还有生命的迹象!裁枝,浇水,施营养液……盼着她等着她再长叶,再开花。别人家茉莉一吐芳菲的时候,我家里的这一株还在抱病难捱之中。经历一场生死,这株茉莉元气大伤,好在她已经开始慢慢恢复。她慢慢地长,我耐心地等。终于等到她嫩叶抽出,我在心里默念:劫后余生啊,真是劫后余生!

现在,这株茉莉又能吐芳蕊,绽芳菲。她用雪白的花朵展示生命,用氤氲的雅香拥抱生命。她活得更热烈,更骄傲!

天地万物皆如过客,在宇宙洪荒之中,如蝼蚁,如草芥,生死不值一提。可对于每一棵草,每一朵花而言,此时此刻能绽放吐蕊,这是遭万劫之后修得的正果,是值得心旌摇动的盛事!即使微如草芥,生命的华彩也能同日月争辉!没有一株草芥可以被蔑视,没有一朵花不值得仰望!向生命皈依吧,因为那也是对自我的礼赞。?

(编辑  大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