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有痛感

2020-09-15 16:31:22 思维与智慧·上半月 2020年9期

包光潜

万水千山,水流花放;满园春色,姹紫嫣红。

春天的景象生机盎然,令人憧憬,令人兴奋。激动之余,随手采一枝嫩绿,摘一朵鲜花,瞧一瞧,嗅一嗅,或插鬓角,芬芳四溢,或带回家,置于案头,应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在花圃,你或许缩手缩脚,有所顾虑,但在野外,你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其实不然。你因公德而谨慎,却忘记了被你熟视无睹的植物。你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植物也有痛感,只是在你的意识之外;植物也会喊,也会叫,只是在你的听觉之外。

虽然植物有别于动物,特别是人类,譬如没有思维神经元,没有思维逻辑,却有感应细胞,即植物的神经系统,它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疼痛。植物的痛感可显著或微弱地表现在它们的应激反应上。譬如采摘植物叶片,它会微微颤抖,它会伤心地流泪。这种颤抖不是你采摘时用力的结果,而是植物细胞产生的连锁反应。我曾在菜地里用指甲掐断豌豆苗,发现残余的茎叶和相邻的嫩芽,立即做出了下垂的姿态。按理说,我采摘嫩苗后,重力减小了,它应该向上反弹。可是,恰恰相反。我相信自己的细微观察,当时就觉得植物是有痛感的。为了验证这一点,我改用剪刀剪取,以免外力干扰。结果呢,依然如故。我为之羞愧。

跟动物一样,植物也拥有自愈能力,通过毛细管向疼痛部位即伤口增援生命急需物质,譬如钙离子、钾离子、生物肽、组织胺、前列腺素等。也就是说,它们在受到伤害时,譬如火烤、割裂、掐摘等,都会发生应激物理反应和化学反应,即植物内部的许多化学成分会在疼痛时自觉地发生数和质的变化,尤其是增援受伤部位,仿佛武汉遭遇新冠病毒肺炎肆虐时,全国各省市派遣医疗队前往疫区救治患者。即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植物亦然。

难能可贵的是,植物在遭遇外力袭击时,它不仅能够激活自身防御细胞的能量,及时实施自救,还会给同伴发出预警信号,或呼救信号。植物痛感信号的传递,既是化学反应(化学信号),也是电压变化(电信号),属于遗传性的条件反射。这种人类看不见也感受不到的痛感信號,虽然非常微弱,不易觉察,但确实存在,譬如前面所说的我的亲身经历。

植物也有害羞和避让意识。譬如你将温暖或冰冷的手指靠近它时,它会羞羞答答,岂止是热胀冷缩。这是人体的气息激发了它的表层细胞,它的表层细胞立即作出了应有反应或预警。如果它觉得对其并不构成伤害,而是一种示好,它会慢慢地恢复常态。如果你老是凝视它,而且长此以往,它会微微蜷缩躯体,以避让你的目光,甚至停止生长,以示抵抗。如果你经常肆意改变它的生存环境,譬如换盆移植,无端松动泥土,调整向光方向等,它的生长也会随之变得十分缓慢,即便施与十足的营养,亦是如此。这就是许多伺候花草的人,感觉越尽心尽意、越不如意的道理。

物吾同胞。我们不仅要手下留情,切勿伤害植物,也不要溺爱成灾。

(编辑  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