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力急袭:盘点欧洲武装直升机(上)

2020-09-21 08:35:27 兵器知识 2020年9期

选锋

法军一架采用虎纹涂装的“虎”式直升机

武装直升机自冷战后期开始成为风靡各国军界的“新宠”。当时,在欧洲“铁幕”的每一侧,都有大批全副武装的直升机在为随时可能到来的全面冲突做着最后的准备。在曾经的华约组织中,苏联的米-24“雌鹿”是多个东欧国家在武装直升机项目上的不二之选;而在并不算短的一段时间里,美国陆军是北约中唯一在欧陆拥有专用武装直升机的军队,其在高峰时部署多达数百架AH-1“休伊眼镜蛇”和超过200架AH-64“阿帕奇”。如今,仍“残存”在德国安斯巴赫-卡特巴赫陆军航空兵基地的美军AH-64就只剩下不足30架了。

风云变幻,还看今朝。在如今扩大化的北约组织体系内,特色迥异的武器装备并存。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的“虎”,英国、荷兰和希腊引进的AH-64,系出同门的意大利A-129和土耳其T-129,以及捷克和保加利亚的米-24,共同构成了当代欧洲北约体系的武装直升机阵容。

采用三色迷彩涂装的法国“虎”

法国:“虎”的进击

一直在努力追求国防独立的法国早在1976年就开始寻求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武装直升机,其结果就是于1984 年同当时的联邦德国(西德)达成了共同开发“虎”式重型武装直升机的协议。

时值冷战后期,法国陆军航空兵计划采购多达215架“虎”,但是几年后冷战的结束和“虎”式成本的不断攀升,让法国人自2000年开始不断削减采购数量,先是120架,然后是80架、60架。2015年,法国国防部长让·伊夫·勒·德里安总算将这一数字调回到71架,其中67架为法国陆航的一线装备,另外4架为备用机。

目前,法军的“虎”式列装工作已接近尾声,入列的“虎”装备了法国陆航的第1和第5战斗直升机团(RHC)。最初交付的39架均属于HAP型(空中支援和护航型),配有一门30毫米机炮,在机身两侧的一对短翼下最多可挂载4具68毫米无制导火箭弹发射巢或4枚“西北风”空对空导弹。

在那之后,空中客车直升机公司开始将HAP升级到HAD(空中支援和打击型)标准。HAD型的作战能力自然更强,最多可挂载8枚AGM-114“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发动机功率也较HAP增加了14%,另外的改进还包括增加座舱防弹板、引入现代化的航电设备和数锯链等。不过受到多种因素制约,法国“虎”的升级工作已经进行了多年,原定于今年年底全部完成,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至少要等到2024年。

在装备“虎”式武装直升机的各国中,法国在海外使用方面是最为活跃的。2009年7月,法国“虎”便首度赴阿富汗参战,这些直升机在向中亚地区部署之前,接受了通信系统和防弹面板的升级改装,机组人员则在阿尔卑斯山区进行了针对性训练。

进击中的法军“虎”式武装直升机

地面静态展示中的德国“虎”UHT型,无固定机炮

最多的时候,同时有4架“虎”式直升机以喀布尔为基地,同法国的“小羚羊”和“美洲豹”等直升机一同行动。“虎”式在此期间的表现可谓有得也有失,2012年2月4日夜间,一架“虎”式在雾气弥漫的山谷中迷失,一头撞上了寸草不生的山崖。而到2013年2月“虎”式撤离阿富汗之时,其“参战”数据如下:执行2600次战斗任务,累计飞行4215小时,发射19000发30毫米炮弹和420枚68毫米火箭弹。

当利比亚内战在2011年爆发时,受制于阿富汗行动的法国陆航只能派出两架“虎”式以体现自己的存在。法国陆航的武装直升机在此次行动中以法国海军的两栖攻击舰为基地,“虎”式先后登上了两艘同级姐妹舰“雷电”号和“西北风”号,算是验证了一下“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的空中投送能力。

同样以“西北风”号为平台,两架法国“虎”在2013年1月还曾干预索马里,在那里展开过一系列“秘密行动”。就在索马里行动开始两天后,又有数架第5战斗直升机团的“虎”被陆续送往马里,执行常规和非常规任务。在马里,曾有一架“虎”被26发子弹击中,但这架直升机仍能飞回基地,在抢修后重新投入使用。

有意思的是,虽然从HAP型到HAD型的一个重要升级指标是其可以超视距使用“海尔法”导弹,但是法国“虎”在持续的海外干涉行动中却一直没有机会发射“海尔法”。或许法国陆航对此并不感到过分遗憾,因为法國人已经在研发一种代号为MAST-F的未来战术空对地导弹,它一旦列装,就将全面取代“海尔法”的地位。

合练中的法军和德军“虎”式直升机

德国:威慑大于火力

“虎”式的另一个用户德国陆军航空兵把这种机型定义为支援直升机。和法国“虎”类似,德国“虎”的故事也涉及交货延迟、财务削减和合同纠纷。

在“虎”计划刚刚定型的时候,德国和法国一样,开出了高达212架的订单,而当冷战在1991年结束后,这一需求立即被削减到了120架,然后是80架。最后,在2013年3月13日,德国国防部明确自己只需要57架,此举立即令其陷入了同空客直升机公司的诉讼纠缠中,几经交锋和协商,双方勉强达成一份谅解协议:一共交付68架“虎”,德军只保留57架,空客自行回购另外的11架。

德国陆航所使用的“虎”式为UHT型,这是兼具空中支援和反坦克职能的型号,可选用的反装甲武器包括PARS-3LR反坦克导弹、“霍特”3反坦克导弹和70毫米空地火箭;在短翼上挂载4枚FIM-92“毒刺”导弹后,也可用于空战。与法国的HAP/HAD型不同,德国UHT型没有主炮塔,不过在必要时可以携带一具12.7毫米口径机枪吊舱。德国“虎”配有桅顶观测仪,该装置集成了激光测距仪和作用距离为18千米的第二代前视红外侦测仪。

德军接收“虎”式的单位为第36战斗直升机团(KHR),这也是德国陆航中唯一的“虎”式武装直升机部队。同法国“虎”一样,德国“虎”也经历过海外部署,不过表现却不相同。从2011年年底开始,一批德国“虎”开始接受改装,以符合阿富汗德国陆军快速部署(ASGARD)的标准,升级内容包括添加新的防御系统、用于MTR-390涡轴发动机的沙尘过滤器以及增强型通信套件等。

2012年12月,4架达到“阿富汗标准”的德国“虎”被派往阿富汗,执行从2013年1月30日至2014年6月30日的海外部署,任务类型包括为北约地面部队、阿富汗安全部队和人道主义救援行动提供侦察、地面支援和护航等。德国“虎”在阿富汗的260次任务中飞行了1860个小时,值得一提的是,4架“虎”式在此期间从未开火,未发一弹。

无独有偶,当德国自2017年1月开始向马里部署4架“虎”式,以取代从那里撤出的荷兰皇家空军的直升机之后,德国“虎”同样是刀枪入库,不发一弹。

看来,德国国防军认为武装直升机的威慑力有时还要大于火力。

BO-105在西班牙陆军中是多面手般的存在

训练中的西班牙“虎”双机编队

西班牙:从“云雀”到“虎”

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西班牙陆军的空中机动部队(FAMET)就向美国求购8架AH-1G“休伊眼镜蛇”,打算以此为将来的武装直升机部队打下基础。由于预算吃紧,这8架AH-1G最终被移交给了西班牙海军,陆军方面算是白高兴一场。

并不甘心的陆军在1974年又从法国购入了3架“云雀”Ⅲ轻型直升机,并用20毫米机炮和反坦克导弹为它们改装了一番,从而成为西班牙陆航最初的武装直升机。武装版“云雀”此后被送往西撒哈拉沙漠执行武装巡逻任务,据称在严酷的条件下表现得不错。

为了正式创立规模化的直升机部队,西班牙陆军从1980~1983年购置了多达73架BO-105通用直升机,其中11架由原生产商德国MBB公司提供,其余的则由西班牙航空公司(CASA)按照授权许可制造。

这批BO-105细分为3种不同的型号:轻型观察直升机(LOH)、配备“霍特”导弹的反坦克直升机(ATH)、配备20毫米莱茵金属公司机炮的对地支援直升机(GSH)。上述直升机入役后,主要装备了以阿尔马格罗为基地的第1攻击直升机营(BHELA)。

到了90年代末,西班牙人开始考虑“云雀”的换型方案,尽管美国人抛出的AH-64“阿帕奇”一度被认为是最理想的候选者,但是基于欧洲式的政治思维,西班牙陆军还是选择了法德合制的“虎”式。2003年7月,西班牙国防部宣布以15.15亿欧元的价格购买24架“虎”,以及另外6架的优先采购权。

西班牙“虎”也定位为HAD型,不过同法国和德国所获得的批次相比,有多处显著的改进,比如配备了功率增加14%的MTR-390E发动机,这种改进型发动机能适应更高的海拔和更高的温度环境。西班牙“虎”还具有独具一格的武器方案(来自以色列的增程型“长钉”反坦克导弹)、机组防弹保护方案和改进的光电系统,并且用数字系统代替了原来的模拟数据记录系统。

根据相关协议,在HAD型交付之前,西班牙陆军先是在2005~2010年间获得了6架作为“过渡”的HAP型,不同批次的“云雀”直升机的退役也在此期间同步开始。尽管并不完全符合西班牙陆军空中机动部队对武装直升机的要求,但是3架HAP型仍在2013年3月至11月间前出阿富汗,与那里的西班牙陆军分队一同执行了侦察和支援任务。

HAD型的交付对西班牙人来说才是双赢之举,它不仅可以满足陆军的需求,而且足以令西班牙本土工业界获益。作为军购合同的一部分,空客直升机公司在西班牙建立了全新的分厂。该厂不仅负责建造西班牙合同中的所有“虎”式,而且还负责组装其它国家“虎”式的后半段機身。2013年7月,在阿尔巴塞特工厂组装的第一架西班牙“虎”式HAD型武装直升机完成首飞,于次年年底开始向西班牙陆军交付,目前已经交付了18架。

正在发射火箭弹的英军“阿帕奇”

哈里王子被认为提升了英军“阿帕奇”部队的形象

英国:跟着美国人行动?

英国陆军航空队并非不想拥有一款自己研发的武装直升机,但经过5年的思量,英军还是在1996年做出了向美国订购AH-64D“长弓阿帕奇”的决定。而从那时起到英国陆航的第一个武装直升机中队完成战备,又花了8年的时间。

美国的“阿帕奇”组装员工把英国陆航订购的新直升机称为“女王的阿帕奇”,这算是个褒称,因为那一时期的英国还是想尽可能地体现出自己的“独立性”。和“原版”AH-64相比,英军的“长弓阿帕奇”换用了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RTM322涡轴发动机、英国自行研发的直升机综合防御辅助系统(HIDAS)、布里斯托宇航公司研发的CRV7火箭弹以及英军制式的无线电等。

英国的“阿帕奇”采购量为67架,根据英美达成的协议,英国国内的韦斯特兰直升机公司取得了生产授权,在其位于萨默塞特郡的约维尔工厂组装67架AH-64D中的大部分,英军还以此将自己的“阿帕奇”定名为WAH-64。

然而,当“阿帕奇”开始交付英国陆航时,韦斯特兰公司已经被意大利阿古斯塔公司收购,于是英国陆军又把这款武装直升机的型号改为阿古斯塔·韦斯特兰“阿帕奇”AH1。英军的第一个AH1中队于2004年10月成军,此后数年中又相继编成了5个中队,这6个中队共同构成了第16空中突击旅的主要力量。

从2006年5月开始,6个“阿帕奇”中队轮番进驻阿富汗的赫尔曼德省,为那里的北约部队提供空中支援。而当哈里王子成为一名“阿帕奇”飞行员后,也被派往阿富汗进行了为期6个月的轮驻,军方認为这位年轻的王室成员有助于提升英国陆航武装直升机部队在英国国内的形象。到这批武装直升机于2014年10月最终撤出阿富汗时,各“阿帕奇”中队已经在阿富汗飞行了50000小时,尽管有几架曾遭遇过小口径武器射击,但没有任何一架在战斗中损失,只有一架在发生严重事故后报废。

AH1武装直升机也参与了2011年的利比亚冲突,当时陆航的“阿帕奇”登上英国皇家海军的“海洋”号两栖攻击舰,以独立突击队的形式与海军的直升机一同行动。在此期间,“阿帕奇”共飞行了75个小时,发射了99枚“海尔法”导弹和16枚CRV7火箭弹,据称摧毁了107个目标。

尽管“阿帕奇”的表现似乎还不错,但是英国人开始为这种复杂直升机的高昂维护费用感到头疼。在2015年的国防预算中,英国国防部决定缩减陆航的兵力规模:将“阿帕奇”的常备数量减少到50架,其余的转为零备件用机。

之前,英军已经将6个“阿帕奇”中队减少到4个,随着预算调整而进一步压缩到两个中队,遭到裁撤的是第3直升机团的第653中队和第4直升机团的第654中队,前者被改为空勤人员作战转换单位,后者则直接解散。

之后又出现了另一个变数:美军开始退役AH-64D,列装更新的AH-64E。这样一来,英军若想要保持原有的装备体系,就势必要承担因用户减少而被迫大幅摊高的维护费用,无奈之下,英国国防部在2016年7月宣布以23亿美元的价格购买50架AH-64E,以便在2021年至2024年间陆续取代AH1。

尽管英国国防部高调宣称,AH-64E集成了最新的计算机和飞行控制系统,拥有更为强大的涡轴发动机,全面升级的数据链路令其拥有在飞行状态下控制无人机的能力,但事实很清楚,这根本就是英国人对美国人亦步亦趋的一个“苦果”。

而且与英国在之前采购那一批“阿帕奇”时多少还持有的“独立”心态不同,AH-64E将完全在波音公司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生产线进行组装,既不会改用任何英国的部件,也没有英国工业界什么事。当然了,波音公司考虑在英国建立一个所谓的“欧洲直升机训练和维修中心”,未来英军“阿帕奇”的维护有望在该中心进行,这顶多算是美国人分给英国人的一杯羹吧。

荷兰“阿帕奇”机组在欧洲腹地展开训练

荷兰:改进中的“阿帕奇”

从1998~2002年,荷兰皇家空军接收了30架AH-64D“长弓阿帕奇”,首批交付的8架用于在美国组建了“阿帕奇”训练分队,之后长期留在那里,其余的22架则分别加入了吉尔泽-里延基地的第301和第302直升机中队。

这一编制架构此后发生了变化。2005年,荷兰空军撤销第302中队,只在第301中队保留16架“阿帕奇”,其余6架成为“剩余物资”向外兜售。不过荷兰人没能找到愿意接盘的下家,只得在2006年又把这6架“剩余物资”转为战略储备物资收入库中。

改组后的第301中队隶属于在2008年成立的防御直升机司令部(DHC)。全中队共编有5个直升机小队,这些小队分别拥有“暗黑破坏神”“浩劫”“鹰眼”“凤凰”“雷霆”这样响亮的名号。

之后,荷兰从美国迎回了“阿帕奇”训练分队,先是在2012年将其改组为荷兰联合训练支队,之后用这个支队恢复了第302中队的番号,于2013年11月归入防御直升机司令部序列,负责为荷兰陆军的直升机机组和空中突击步兵提供联合科目训练。

带有标志性橙色的荷兰“阿帕奇”

虽然并非欧洲大国,但是荷兰的“阿帕奇”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参与过北约和联合国框架内的多次海外行动。第一次亮相是在1998~1999年间,当时第301中队向波黑部署了两架AH-64,之后的活动范围则包括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马里等。从2004年5月到2005年4月,第301和第302中队共调动了6架“阿帕奇”赴伊拉克执行任务,而荷兰“阿帕奇”在海外留驻时间最长的地方是阿富汗,第301中队于2004年首次部署到当地,直到2010年年底才结束全部任务。

荷兰军队非常注重为自己的“阿帕奇”实施升级,当前的荷兰“阿帕奇”已经配备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现代化目标捕获指定瞄准镜/导航夜视传感器(MTADS/PNVS),可以与头盔综合显示瞄准系统(IHADSS)联合使用。

到2019年,所有的“阿帕奇”都已经将操作系统升级到了BlockⅡ标准,包括新的通信设备、无线电、敌我识别系统等,后续还将进一步更新武器装备。按照荷兰空军的构想,这批武装直升机将毫无问题地至少使用到2025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