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态红线的划定与管理研究

2020-09-24 03:11:33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上旬刊 2020年8期

刘星红

【摘  要】城市规划常常强调对建筑物和道路红线的控制,而忽略了生态保护红线的划分和管理。有效的城市生态红线措施可以优化生态城市总体规划。生态红线是生态安全的底线,是实现城市、地区乃至全国相关的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

【Abstract】Urban planning often emphasizes the control of the red line of buildings and roads, but neglects the division and management of the red line of ecological protection. Effective urban ecological red line measures can optimize the overall planning of ecological cities. The ecological red line is the bottom line of ecological security and the lifeline to realiz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cities, regions and even the whole country.

【关键词】城市生态;生态红线;生态资源

【Keywords】urban ecology; ecological red line; ecological resources

【中图分类号】TU984.11+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20)08-0010-02

1 引言

生态红线的划分既是科学问题,也是管理问题。城市发展取决于城市、地区甚至国家或世界自然生态资源和能源产品的使用量,它可以承受和预防自然灾害。生态红线的划分需要从“时间、空间、数量、结构和秩序”方面对自然生态系统进行系统研究,并且有必要建立相应的红线管理系统,否则生态红线的规划与管理将成为一纸空论。

2 生态红线的内涵

生态红线是指环境功能区划中的边界控制线,对确保国家和地区的生态安全,改善生态服务功能具有重要意义。生态红线主要具有以下五个特征:第一是客观性。能够体现自然地理特征,对维护生态安全和改善生态服务功能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二是合法性,一旦定界,它具有法律效力,不能被逾越,否则应受到惩罚。第三是强制性,通过采取严格的环境管理措施来维持、限制或禁止开发活动。第四是动态性,红线限制会因外部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必须及时调整以满足社会变化的需求。第五是多维性,可根据国家级、水文流域和地理条件等划分。

3 目前漳平市城市总体规划存在的主要问题

①生态保护红线与城规适建区冲突。漳平市城市总体规划未正式批复无法提供有效的佐证材料,不满足调出条件。②按照省厅下发生态红线评估规则省级以下旅游项目无法调出生态红线,共计0.44公顷,影响项目落实。③原漳平红狮矿山皮带长廊项目已通过审核,现将该项目改为漳平红狮矿山和生态皮带长廊项目,作为新项目报批,将矿山与皮带廊合并报送,调出生态红线113公顷,面积大,不能确定是否能调出生态红线。④夏商现代农业综合产业链项目(生猪养殖),范围全部更替,共10个地块,调出生态红线588公顷,范围大,不能确定是否能调出生态红线。⑤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范围内存在现状建设用地、省直重点项目、基本农田、耕地。自然保护地原则上全部划入生态红线,与调出生态红线的规则冲突,该问题在自然保护地与生态红线对接会上已经提出,调整规则尚不明确。⑥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范围内存在双洋溪河岸规划范围线,自然保护地原则上全部划入生态红线,与调出生态红线的规则冲突,该问题已经与水利局沟通,尚未获得明确回复。⑦省厅人工商品林的数据范围与漳平市林业局提供给生态红线作业队伍的范围不一致。通过与漳平市林业局对接,以林业局提供数据为准,在专报中提出,省厅尚未回应。

4 扎实推进生态红线划定创新实践

在编制漳平市城市总体规划的基础上,漳平市在制定规划中寻找生态红线的具体做法,为进一步完善该体系积累了经验。第一是分析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城市规划、空间规划等,收集并分类具有重要或特殊生态服务功能价值,高生态敏感地区和极度脆弱地区清单,并确定红线生态区总体轮廓[1]。第二是对资源和環境的敏感性进行分析,对资源开发的制约因素进行分析,对承载能力进行全面评估,对环境能力进行评估,并对环境风险进行评估预测。实现在整个计划期内生态环境质量的演变,以及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对资源和环境的需求。第三是合并满足条件的区域,将它们进行集合划分,并将它们绘制在规划图上。同时在规划图上绘制主要污染物和特殊污染物的日平均值。第四是采用线性分析和其他科学分析方法,重新评估计划红线区域内环境质量和生态功能,最终确定控制生态环境的具体措施,实现控制红线区域及其缓冲区的目的。

4.1 永久基本农田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按照《生态保护红线评估成果提交要求》,应将永久基本农田全部调出生态保护红线。在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范围内保留有1.415公顷永久基本农田。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与生态保护红线评估工作衔接的函》(闽自然资函[2020]187号)文件要求,整合优化后的自然保护地全部划入生态保护红线。由于生态保护红线评估规则,未对此做出说明,故决定暂时将永久基本农田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4.2 部分现状建设用地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按照《生态保护红线评估成果提交要求》,应将现状建设用地全部调出生态保护红线。在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范围内保留有10.7679公顷的现状建设用地。由于生态保护红线评估规则,未对此做出说明,故决定暂时将现状建设用地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4.3 重点项目与赶超项目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按照《生态保护红线评估成果提交要求》,应将收集到的重要项目全部调出生态保护红线。现存在漳平市南洋镇关于申请营仑等9个村县级土地开发、漳平市南洋镇梧溪等4个村2019年县级耕地开发项目、香寮生态农业休闲度假项目、双洋河岸线规划部分位于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范围内。整合优化后的自然保护地全部划入生态保护红线。由于生态保护红线评估规则,未对此做出说明,故决定暂时将该项目部分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2]。

4.4 省厅下发的重大项目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按照省自然资源厅生态保护红线审核要求,将省厅下发的重大项目全部调出生态保护红线。其中省厅下发的龙岩市漳平市双洋溪防洪岸线、沙溪调水工程、漳平茶坑水库、漳平市中小河流治理部分位于自然保护地整合优化范围内。由于生态保护红线评估规则,未对此做出说明,故决定暂时将该部分保留在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5 结语

近年来,为了加强对生态空间的管理和控制,环境保护等部门进行了一系列研究,总结各种研究成果,通过研究提高实践的内容,将项目成果应用于实际工作。

【参考文献】

【1】袁鹏奇. 基于生态安全格局的汝阳县域生态红线划定研究[D].武汉:华中科技大学,2019.

【2】王乔,卢鑫.生态红线约束下国家级新区功能区规划及绿色增长能力研究[J].理论探讨,2018(06):10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