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银行在PPP模式的业务创新

2020-09-24 03:11:33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上旬刊 2020年8期

韩雅婷

【摘  要】在PPP模式下,民营部门和政府公共部门之间实现了伙伴关系,利益共享而且风险共担。研究发现投资银行也可借由PPP理念,进行业务创新。在新时期城镇化建设过程中,投行运用PPP的模式建立基金,前期为政府募集建设资金,后期一同享受收益。在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中,投行发展专门针对基础设施类PPP项目的直接债务融资工具,缓解政府对影子银行的依赖。此外,投行也为国企改革服务注入了PPP理念,根据改制企业需求为单个项目设计类PPP架构。

【Abstract】In the PPP mode, the private sector and the public sector of the government realize partnership, benefit sharing and risk sharing. The research finds that investment banks can also make business innovations by virtue of the PPP concept. In the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construction in the new era, investment banks use the PPP mode to establish funds, raise construction funds for the government in the early stage, and enjoy benefits together in the later stage. In the construction of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investment banks develop direct debt financing tools specifically for infrastructure PPP projects to ease the government's reliance on shadow banking. In addition, the investment bank also injects the PPP concept into the reform service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nd designs a kind of PPP architecture for a single project according to the needs of restructured enterprises.

【关键词】PPP模式;城镇化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国企改革

【Keywords】PPP mode; urbanization construction;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reform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中图分类号】F28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20)08-0070-02

1 PPP模式的特征

1.1 伙伴关系

在PPP模式下,民营部门与政府公共部门是伙伴关系,共同参与决策而且項目目标一致。二者的共同目标是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前提下,最大效率地运用资源。

1.2 利益共享

在PPP模式下,政府公共部门会提前与民营部门协商利润的合理区间,必要的情况下,为了支持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以承诺民营企业的最低利润,不足时由政府补齐。当然,为了保证设施的服务性,也会限制项目的最高利润。

1.3 风险共担

在PPP模式下,政府公共部门和民营部门承担同等的风险,不存在一方完全承担风险,另一方完全规避风险,从而促使双方互相监督,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

2 PPP模式的优势

2.1 扩宽城镇化融资渠道,支持新型城镇化建设

2025年,我国城镇化率有望突破70%,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城镇化建设的投资需求。若继续依赖财政支出,政府将无力负担。如果采用PPP模式,可以促进民间资金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政府项目中,二者共同运营,共担盈亏,从而拓宽城镇化融资渠道。

2.2 运用PPP模式盘活债务,化解地方政府的巨额负债

由于地方经济发展的资金需求巨大且逐年增加,而地方财政收入低且增速缓慢,使得资金的供需严重不匹配,只能靠举债促进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同时,由于地方隐性债务缺乏必要的透明度和健全的约束机制,使得地方债务在管控的边缘地带不断地借新债、还旧债,导致融资成本不断提高,债务数额愈来愈庞大。而针对具体的项目,应合理运用PPP模式,如采取建立基金的方式盘活债务。

2.3 明确政府与市场边界,逐步改进政府公共服务

PPP模式将政府部门和民营部门的收益风险联系在一起,既保证了政府基本战略规划和公共服务的实现,又有助于明确政府与市场边界,尊重市场的规则并提升契约意识,与民营企业相互监督,完成资金的更好配置,提升公共服务水平。

3 PPP理念下的投资银行创新思路

3.1 基于新时期城镇化建设的PPP产业基金模式

PPP模式可为地方政府资金提供杠杆作用,其中,一种杠杆是以增加负债提高ROE(权益收益率)为目的的财务杠杆,但利息的偿还已成为地方政府的重担,不予推荐。另一种杠杆是建立基金模式,政府作为基金的普通合伙人,投行作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前期政府只需要出资1%,剩下99%的资金由投行募集。但后期项目建成后的经营收益只能分到20%,剩下80%的收益属于投行。

针对新时期的城镇化建设,资金量要求大,政府的财政支出远远无法满足,采取PPP产业基金模式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由政府监督设立的项目现金流有保证,投资银行容易以此项目设立基金。具体来说,首先由政府根据新城镇的建设需求启动项目,然后吸引民营企业进行投资。最后如果资金缺口较大,可以由投行设立PPP产业基金,以项目运营后的稳定现金流作为偿还投资人收益的依据。三方的收益分成、退出机制以及基金的管理均需提前在合同中拟定。

3.2 基础设施项目中的新型投行融资业务

3.2.1 发展专门针对基础设施类PPP项目的直接债务融资工具

受PPP模式的启发,投资银行专门针对基础设施类PPP项目设计直接债务融资工具,即项目收益债。将政府建设基础设施的债务直接转化为债券的形式不仅能够帮助地方政府缓解财政的过度支出问题,以透明、高效的方式筹集项目的早期资金,并能提升社会公众对基础设施的维护信心,只有基础设施保持稳定的运营,才能持续获得稳定的收益,从而定期偿还债券的本金和利息。

3.2.2 积极发展证券化业务

投行将目前需要的项目资金进行拆分,然后以债券的形式进行打包销售,这种债券有基础资产未来的现金流作为保证,所以公众的认可度较高,比较易于发行。

3.2.3 积极探索PPP模式的夹层融资

投行可以设计夹层融资模式,其允许投资者将债务转化为项目的权益。在项目初期,如果投资者对项目了解不够,只想获得稳定的收益,可以选择以债务形式持有。在项目后期,投资者对项目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如果投资者看好项目的发展,可以选择根据协议将债务变成权益。夹层融资可以看成在债务融资的基础上附带股本期权,类似于可转换债券。夹层融资的优势很明显,其有助于维护既有的投资者,因为只有长期投资才能判断项目是否有价值,进而判断是否行使权益转换权。相比于以往的股本投资,其风险更小。

3.3 蕴涵PPP理念的国企改革服务

为了提高国有资金的利用率,国家对一些国有企业进行改革,通过给予股权的方式吸引民间资本,这其中不乏一些传统的、垄断的行業。在国企改革的过程中,也可以借助PPP理念的精髓,以下具体说明。

3.3.1 为国有企业提供顾问服务

首先,投行需要和有改制需求的国有企业取得联系,这时可以和商业银行进行合作,由商业银行进行双向推荐。然后,投行可以根据具体的项目设计PPP模式,必要的话,投行可以帮助国有企业吸引民间资金或者提供一些直接融资的方式。此外,投行在企业改制的关键时期加入,有希望和改制后的企业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对未来的融资很有帮助。

3.3.2 为民营企业参与混合所有制提供服务

国企改革是国有企业股权和民营资本双向选择的过程,不仅是国有企业希望能够找到真正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加盟,同时民营企业也希望通过加入国有企业而获得更稳健和长远的发展。相比而言,民营企业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投行可以提供相应的帮助。投行首先要对民营企业进行细致的考察,包括其资金实力,国有企业业务的相关经验等。如果符合条件,投行将与其签订相关服务协议,提供有针对性的国资入股顾问服务和融资服务。

3.3.3 以资金方参与到PPP模式中

在整个国企改革的进程中,投行不仅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进行了相应的资金评估和顾问服务,并为二者搭建双向选择的平台。但总体来说,投行最重要的作用是设计了PPP模式,并以资金方参与到其中。

3.4 国有资产估值管理服务

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双方建立联系后,投资银行会继续为国有企业提供国有资产估值管理服务,考察在PPP模式下国有资产的情况,定期针对国有资产和国有股权提供估值服务和建议,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参考文献】

【1】郑良海.地方政府专项债与PPP的相容机制分析[J].经济问题,2020(03):50-57.

【2】吴伟,丁承,鲁阳晋.混合所有制背景下的PPP模式与投行创新思路[J].新金融,2014(7):31-37.

【3】贾康,吴昺兵.PPP模式推动产业新城发展的问题与优化建议[J].经济纵横,2019(12):25-32+2.

【4】刘新梅,黄海波.论投资银行在我国基础设施产业改革中的作用[J].中国软科学,2001(3):59-62.

【5】段艺璇,郭敏.PPP项目中的政府财政风险来源研究[J].管理现代化,2020,40(02):100-103.

【6】魏蓉蓉,李天德,邹晓勇.我国地方政府PPP隐性债务估算及风险评估——基于空间计量和KMV模型的实证分析[J].社会科学研究,2020(02):6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