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背景下医联体建设的探讨

2020-09-24 03:11:33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上旬刊 2020年8期

李鹏飞 周涛

【摘  要】“互联网+”医联体是将互联网技术运用到医聯体建设中,推动医联体的现代化、信息化发展。但目前仍存在医联体成员间收益和发展的矛盾、便捷服务与患者隐私保护的矛盾以及规章规范不健全等限制因素。应建立完善的绩效奖励机制,加强信息平台管理,增强隐私保护意识以及建立行之有效的监管体系和合理的收益分配规章,推动“互联网+”医联体模式的发展。

【Abstract】"Internet +" medical alliance is to apply internet technology to the construction of medical alliance, which promotes the modernization and informatization development of medical alliance. However, there are still some existing restrictive factors, including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income and development among members of the medical alliance,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convenient service and patient privacy protection, the imperfect rules and regulations and so on. We should establish a sound performance award mechanism, strengthen information platform management, enhance privacy protection awareness, establish effective regulatory system and reasonable income distribution rules, and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et +" medical alliance mode.

【关键词】“互联网+”;医联体;规章规范;隐私保护;分级诊疗

【Keywords】"internet +"; medical alliance; rules and regulations; privacy protection; hierarch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中图分类号】R197.3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20)08-0107-02

1 引言

医疗联合体(简称医联体)自2011年提出以来,旨在通过整合区域内三级医院、二级医院、社区医院和村医院的医疗资源,构建区域性医疗机构协同合作模式,解决由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匀、基层医院医疗服务水平低造成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1]。“互联网+”医联体是将互联网技术运用到医联体建设中,从而推动医联体建设的现代化、信息化发展。随着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快速发展,“互联网+”医联体模式成为了分级诊疗、急慢分治、双向转诊工作的重要实现途径。本文探讨了“互联网+”背景下医联体的建设思路,对“互联网+”医联体建设中存在问题提出了建议。

2 “互联网+”医联体建设的现状

2.1 “互联网+”医联体模式发展迅速

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卫生服务。鼓励互联网企业与医疗机构合作建立医疗网络信息平台,加强区域医疗卫生服务资源整合”。2017年4月26日,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关于开展医疗联合体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加强区域信息化建设,在医联体内建立一体化信息系统,实现医联体内诊疗信息互联互通”。2018年4月28日,国务院下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指出“医疗联合体要积极运用互联网技术,加快实现医疗资源上下贯通、信息互通共享、业务高效协同,便捷开展预约诊疗、双向转诊、远程医疗等服务,推进‘基层检查、上级诊断,推动构建有序的分级诊疗格局”。在国家政策的积极引导下,截至2020年,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全国所有三级公立医院已全部参与医联体建设中,医联体数量猛增,“互联网+”医联体模式已经成为医联体建设的主要模式。

2.2 基于互联网的智慧医联体建设

目前,基于云平台、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线上医疗云正在快速融入医联体建设中,例如,腾讯云设计了一整套的智慧医疗方案,包括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区域智慧医疗平台、区域影像云平台、区域大数据云等,为“互联网+”医联体的建设提供了非常好的技术保障和实施思路。各个医联体通过在信息共享平台上建立患者的电子病历,录入患者就诊信息并实现共享,网上预约挂号,网上问诊,在线支付,电子处方,远程会诊等方式实现患者“云就医”。

3 “互联网+”医联体建设存在的问题

3.1 医联体成员间收益和发展的矛盾

“互联网+”医联体有助于推动双线转诊的实现、基层医疗单位诊疗能力提升及上级医院优质医疗资源下沉[2]。然而在实施过程中,上级医院基于自身收益考虑,抱着“能收则收,多多益善”的心态不断接收患者,造成对患者的虹吸效应,使得基层医疗机构被动闲置[3]。医联体成员中大型医院基于自身业务发展需求,也会加大对优秀医疗人才的吸收力度。同时,职称评定和工作绩效方面的压力使得医院专家很难抽出时间对基层医疗单位进行指导培训,阻碍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这造成虽然“互联网+”医联体模式更利于医疗资源的充分利用,但仍然难尽其功的局面,违背了“互联网+”医联体建设初衷。

3.2 “互联网+”医联体便捷服务与患者隱私保护的矛盾

互联网的发展为医联体建设带来机遇,也对患者隐私保护提出挑战。医院信息系统(HIS)、实验室信息管理系统(LIS)、医学影像存档与通讯系统(PACS)和放射信息管理系统(RIS)等系统已成熟地运用于医院运行系统中,随着“互联网+”医联体建设推进,HIS会更多地与社保、医保乃至平行医院HIS及上下级医院HIS产生数据交互[4]。在医联体医疗信息平台运行过程中仍存在泄露信息的可能:部分医生或护士等可以接触到患者信息的人员保护患者信息意识不强;相关法律规定不完善;医疗信息平台数据库访问漏洞等。

3.3 “互联网+”医联体的规章规范不健全

一是医疗费用收益分配规章不健全。相关国家指导意见中仅对积极利用互联网进行医联体建设做了鼓励,但还没有医疗费用分配相关的具体规定。虽然有学者建议探索总额预付、按病种付费、按人头付费等机制解决医疗费用分配问题,由于涉及复杂的拨付手续和医联体成员间能否相互信任及持续合作,这些措施还未见实际落地。二是政府和医院对“互联网+”医联体监管的制度不健全。目前,“互联网+”医联体的推进非常迅猛,而相关法律法规尚未明确出台,对于“互联网+”医联体的运行监管仍存有空白地带。

4 “互联网+”医联体建设的策略

4.1 建立完善的绩效奖励机制

完善的绩效奖励机制是任何体系良好运行的前提。建立“互联网+”医联体内成员机构的绩效奖励机制,提高医联体内各单位热情。将“互联网+”医联体内工作与医护人员职称评定、待遇问题相挂钩,打破医生只做本院事务的旧观念,免除其对做医联体内工作“吃力不讨好”的后顾之忧,使医院专家和技术骨干能积极参与基层医院人员的培训和下沉到基层医院交流指导。同时,鼓励积极进行双向转诊并对转诊情况进行绩效考核,切实保证医联体各机构的合理收益和正常发展。

4.2 加强信息平台管理,增强隐私保护意识

信息平台用户隐私安全是“互联网+”医联体获得信任的基础。在“互联网+”医联体的信息共享平台数据库内,海量患者信息多级共享是“互联网+”医联体建设核心所在,一旦患者信息泄露,将造成社会、经济、制度的多重危机。对此,应加强信息平台管理:一是强化医护人员的隐私保护意识;二是针对相关细节制定严格的管理条例和处罚制度,完善相应法律法规;三是定期更新升级信息平台数据库防火网及加强内外网的网闸检查,防止出现网络漏洞。

4.3 建立行之有效的监管体系和合理的收益分配规章

有效的监管体系和合理的收益分配规章是医联体正常运行的保障。雷诗琪等认为“互联网+”医联体模式发展缺乏互联网行业规范、存在横向信息壁垒等障碍[5]。因此,在构建“互联网+”医联体的同时,一是充分发挥政府监督职能,明确落实各层级医院权利和责任;二是在医院内部设立独立的监管体系,对体系运转出现的问题及时调整和改进;三是建立可追溯的监管体系,确保医联体内医疗资源充分合理利用;四是制定合理的收益分配规章,避免不当竞争造成体系混乱及信息壁垒加深。

5 结语

“互联网+”背景下的医联体建设是推进分级诊疗、线上诊疗的重要实现途径,通过实现区域医疗机构的资源整合,建立畅通的信息交流反馈平台,有助于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能力,缓解大型医院的接诊压力。“互联网+”医联体的建设虽仍受各种原因的限制,但相信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和技术的进步,其必将在医疗卫生服务上发挥更大作用,惠及广大群众。

【参考文献】

【1】何鹤,陈银海,何井华,等.我国医联体进展现状研究[J].实用医学杂志,2017,33(24):4193-4196.

【2】张南,周言,唐月红,等.互联网+医联体平台助推分级诊疗思考[J].中国医院,2018,22(11):52-53.

【3】俞曦,凌睿哲,徐琪.“互联网+医疗”推动医联体发展[J].中国卫生产业,2019(19):197-198.

【4】吴谦,邱映贵.“互联网+医疗”背景下分级诊疗制度的模式及运行机制研究[J].卫生软科学,2020,34(1):7-11.

【5】雷诗琪,黎雅思,王前强.我国“互联网+”医联体的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J].卫生软科学,2018,32(12):17-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