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于此

2020-09-27 23:18:25 十月 2020年5期

黄德海

刚离开公司,天泽就开始懊悔。明明那人有意刁难,为什么自己还要保持平静,而不是直接怼回去?那人有意刁难过的,大部分已经辞职离开,天泽马上就要干满十年了,不会冲动到立刻辞职。可留下来又怎样呢?那几个被刁难后坚持留下来的人,还不是从此一蹶不振,在公司里的处境不尴不尬?天泽不能接受自己提前进入停滞状态,可也没有对付那人的具体办法,打他,骂他,排挤他,岂不是变成了跟他一样的人?晚上翻开书,有人于此,其德天杀,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而不知其所以过。若然者,吾奈之何?看来同样的情形古已有之,算不得新鲜。天泽摸出一瓶酒,到客厅坐下。酒越喝越凉,房间阴冷,天泽实在觉得,明天去不去公司都有些狼狈。恍惚间脑子一动,已经临近年关,要不,回老家歇几天?想到这里,闷成一团的心情总算稍稍松快了点儿,天泽便歪在了沙发上。

大巴上摇摇晃晃昏沉九个多小时,就到了离家五六里路的镇上。天阴着,西北风怪啸而过,熟悉的刺骨之感顺着毛孔钻进腮里,牙齿跟着冷下来。路坑坑洼洼,风扬起来,小沙砾散弹一样射打面庞,才让人想起路上原先铺过细沙,两旁的大树茂盛得几乎漏不下阳光。前些年,树被混混们逼着砍掉,换成了他们的桌上餐,沙子就跟尘土搅和在了一起。当年跟同学们一起放学回家,风大得根本没法在路上骑行,一众人便把车推到干涸的沟底,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推。邪劲大的会推着车奔跑,直到一脚踩进坑里,人笨重地倒下,自行车歪歪扭扭滑行,轻轻蹦起来几次,慢慢歪到地上。后面的人赶过去扶,不料倒在地上的那位只是假装,扯住来扶者的脚腕一拽,来者便厚厚地栽下去。赶过来的人心有不甘,扯住起先倒地的那位要讲讲道理,那位却忽地蹿起,扶起倒下的自行车便跑,后面这位一边嚷嚷一边追赶上去,吵吵闹闹就到了村口。

家里火炉边坐着三个人,父亲、爷爷和二爷爷,见天泽进门,都起身招呼。爷爷和二爷爷“志”字排辈,家族里喊他们行爷爷和刚爷爷。二爷爷一直在外闯荡,每年不定时回来一次,爷爷则留下守着一家老小。过去隐约听爷爷讲,二爷爷心肠好,但脾气直,离开家是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这次二爷爷先天泽一天回来,好多年没见,现在须发皆白,烧红的火炉映出一张红润的脸。天泽放了包坐下,二爷爷问起他出门在外的各种情况。说是各种情况,其实也不过一两句就问完了,深说下去,要熟悉慢慢回来些才行。问答在煤块的毕剥声中一点点疏落,大家都伸出手向着半封的火炉,忽然想起句什么,才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出来。外面无边的黑夜,越发衬出这房间的温暖和灯光的柔和。藏在大风深处的寂静在话语间歇渐渐弥漫,寒意也随之从地缝里冒出来,带着微微的潮气,大概要下雪了。不知谁说了句,睡吧,于是火炉封上,板凳复归其位,各自的房间响起低声的对话和咳嗽声。

第二天一早,天泽从寂静的睡眠中醒来。炕重新暖起来,脚上开始出汗,耳朵和鼻子冷得厉害,拉开窗帘,耀眼的白色映进来。慢腾腾钻出被窝,爷爷和二爷爷早已坐在火炉旁,似乎昨晚不曾离开。院里的梧桐上挂着凛凛的冰凌,父亲已经把雪扫归一处,院门到堂屋门之间是外缘带雪的脚印。母亲从外面风风火火进来,一边喘气一边说,我才刚出去,看到后街的尾爷爷——闪了天泽一眼,就是虎他爷爷——醉倒在地上,围着身子吐了一圈,都冻上了,不知道昨天什么时候就躺在那儿,也没人管,要不是穿得厚,冻都冻死了。看着太可怜,我连拉带拽把他送回去,他家里人不理不睬,好歹虎他妈帮着,才把他架到炕上。母亲说完停下,二爷爷挪动一下身子,没接腔,爷爷看了母亲一眼,面色铁青。屋里突然安静得有点吓人,母亲的脸慢慢阴下去。父亲弯下身子捅了捅火炉,腾起的青烟带着烧糊的煤味,有点儿呛,大家一齐拼命咳嗽。天泽不明所以,便也跟着咳嗽起来。

在筷子和碗的碰撞声中吃完早饭,母亲起身收拾,剩下的人都僵坐着。二爷爷拿起拐杖,起身走到院子里,天泽想了想,也跟了出去。从生火炉的房间走出来,冷立刻袭击了面部,像几把锋利的小刀在不断轻割。天泽感觉耳朵像被什么堵上了,脑子有点木木的,二爷爷的声音瓮声瓮气,出去转转?天泽点点头,跟上就出了门。街道还没完全清理出来,只中间踩出一条窄窄的小路,两边的积雪结了一层薄薄的壳,寒意从雪堆底部散发出来,脚上立刻布满了冰凉。走起路来,天泽才意识到,二爷爷拄拐杖并不只是因为年老腿衰,而是右脚有点儿跛,过去大概因为年纪轻,看不太出来,也用不着拐杖。天泽其实是第一次认真盯着二爷爷看,发现他左边的眼睛也有点不自然,心里咯噔了一下。慢慢走着,二爷爷跟天泽讲起他当年在某个地方发生的事。对天泽来说,那安详得几乎是黑白片里的故事了,早失去了发生时的鲜烈,只那种天荒地老的感觉环绕上来,让他觉得安稳。

你知道吧,那个虎他爷爷,从小就是个坏种。二爷爷忽然转了话题,天泽听得一愣,这个话在当地,几乎是咒骂了。他和我同岁,我们都叫他尾(yǐ)巴。小时候跟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玩,尾巴经常敲人头,撞人腰,暗地里使绊子,弄疼弄哭了人才高兴。这不算什么,小孩皮一点,也能原谅,谁不是皮过来的。有一次,东屋的武爷爷跟我们一起到外面野,他比我们小三四岁,还不怎么懂事,我们都不愿意理他。尾巴那天对武爷爷特别好,哄得武爷爷一直围着他转,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俩离了群。我们疯够了回家,发现大人们都沉着脸,小声议论着什么。后来你老爷爷问我情况,我照实说了,大人们就又回去议论。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尾巴带着武爷爷,玩着玩着就到了一口井边上,他指着井跟武爷爷说,里面很好玩,你跳进去看看。武爷爷有点害怕,不大愿意,他就在旁边一直挑唆。后来看武爷爷不肯跳,尾巴就慢慢靠过去,准备把他掀进井里。幸亏这时候老吉爷爷经过,一脚把他踹开,拉着他和武爷爷去尾巴家里,把他家大人一顿痛骂,说这孩子黑心烂肠子,他们也不好好管,害死人怎么办。人命关天,他家里大人不敢回腔,老吉爷爷狠狠骂了个够。

二爷爷说完,停下来歇一歇。天泽听得后背发凉,等二爷爷气喘匀了,问道,后来他家人管了吗,变好一点没有?二爷爷横了天泽一眼,变好?你认得后屋的愬爷爷吧?天泽当然有印象,半老不老的愬爷爷有些疯癫,好一阵坏一阵,从天泽记事起,就一直跟他们这些孩子玩。见天泽点头,二爷爷说,愬爷爷原先不这样,虽然有时候愣怔,但人好好的,就是快三十了还没说上媳妇,有点着急。尾巴不知道怎么看出来了,就给愬爷爷介绍,一个女的从外地逃荒过来,想找个人家,托人打听有没有合适的。尾巴说自己去看过了,女的年纪不大,什么都好,就是骨头架子有点大,乍看有點像男人,要是愬爷爷愿意,他就去拉过来见个面。愬爷爷也是急昏了头,当即就同意了。见面那天是晚上,尾巴和三四个人拉着那女的来了,也不让愬爷爷靠近,只能远远地看。那会儿还点油灯,晚上影影绰绰的,愬爷爷只能看个大概,觉得除了骨头架子大,说话嗓子粗点,没别的毛病,走路正常,不聋不哑。这么着,事就定下来了,当天查了黄历,挑了个最近的好日子,准备结婚。

这不是好事吗?后来愬爷爷和那女的过日子出了问题?二爷爷叹口气,要是过日子的问题,就好了。结婚那天,我们都去看热闹。愬爷爷穿了身儿新衣裳,看起来很精神。尾巴他们也把那个女的接了来,女的穿着一件花褂子,看起来好像哪里不对劲,但也没人在意。闹哄哄拜好天地,吃完酒席,大家都不肯散,等着听墙角。里面吹了灯,我们都在外面笑,忽然,愬爷爷“哎呀”大叫了一声,接着抖抖索索地说,你,你怎么是个男的?一个很粗的声音说,我怎么不是男的,你光顾着乱摸乱插,连公母都不分了?说着话,那人从房间里走出来,花褂子已经脱掉,露出里面的黑衣服,果然是个男的。那男的走到尾巴身边,大笑着说,这货真是憋坏了,吹了灯就往我身上扑,我紧着拉了他一把,他手就伸下来了,摸了我裆一下。我没管,找准他的裤裆狠狠抓了一把,他当时就缩了。尾巴哈哈大笑,就这熊样还想娶媳妇,活该。说完,尾巴和那男人,还有几个一起拉那男人来的,一齐大摇大摆走出愬爷爷的院子,有一个走到外面的时候,还得意地吹起了口哨。愬爷爷从那之后才一直疯疯癫癫,当然也就再没娶上媳妇,到现在还是一个人过。

费心费力,损人不利己,尾巴做这些事有什么意思?尽管知道二爷爷说的是实事,天泽仍然觉得不可思议。二爷爷长出一口气,家里养猪的时候,你注意看了没有。打扫干净猪圈,垒好窝,铺上干草,猪在里面暖和和睡足了,就窝拉窝尿,舒坦够了跑出来,东拱拱西拱拱,最后一定跑到粪池里去,滚一身脏再爬上来,不用两天,猪圈和猪窝肯定又乱又臭。坏种就像猪,不在粪池里滚一圈,不把自己和周围弄脏弄臭,就不过瘾,不舒服。你好不容易摁住了这件坏事,他就去弄另一件,直到坏准了,有人遭了殃,他才好受点儿,在猪窝里安稳一阵,睡醒了接着坏。这种天生的坏种,都不能说是小人。小人你还能知道他为了什么,要是对他没好处,他至多是不干,不会太出格。坏种才不管损谁利谁,坏到了他就高兴。这种人你觉得能管好吗?真要管,他不先咬你一口才怪。二爷爷说完,脸上还留着忿忿的表情,拄着拐杖咯吱咯吱往回走。天泽跟在后面,觉得从来没意识到二爷爷说的这种情况,心里晃过一个念头——要是自己遇上这样的人,该怎么办呢?

吃午饭的时候,天泽想着自己的心事,那个人,会不会也是尾巴这样的坏种,自己原先不知道有这么一类人存在。不过,把一个人判定为坏种,是不是也有些过分,人凭什么可以论断另一个人呢?爷爷吃得差不多了,抬头看一眼二爷爷,老厉得了坏病,快不行了。二爷爷显然一愣,什么时候的事?老厉没人照顾,怎么过日子?今年夏天查出来的,照顾倒是有人照顾。他那个远房侄子?老厉没钱,那两间破屋还是公家的,照顾也是白照顾,他侄子才不会干这种亏本的事。二爷爷似乎明白了什么,默默吃好饭,从行李里取出一件什么东西,拿起拐杖出去了。坐到火炉边的时候,爷爷对着天泽说,厉爷爷你有印象吧?二爷爷跟他从小要好,每年回家都去看他。这次还没来得及去,我先说一声,他好有个准备。天泽当然有印象,厉爷爷声音又高又尖,加上不长胡子,他们小时候觉得半男不女,经常跟在后面学他。想到这里,天泽牵起嘴角苦笑了一下,既为厉爷爷奇怪的形象,也为自己当时无心的残忍。

看到天泽苦笑,爷爷问道,你知道厉爷爷是怎么回事吗?天泽摇摇头,不是天生?不是。厉爷爷二十出头的时候,谁见了都稀罕,虽然个子不算高,但脾气好,膀子宽,腰板直,走起路来特别有劲儿,咚咚咚,地都会震得动。十里八村有闺女的,知道这么个好小伙,不断托人来提亲,但厉爷爷就是不松口。你二爷爷知道,厉爷爷早就和邻村的小贞好,可家里日子过得紧,就这么娶过门,怕小贞受委屈。厉爷爷准备再等两年,忙活得有个样子了,再找人去说媒。倒霉的是,这事不知道尾巴怎么听说了,哦,尾巴就是虎他爷爷。天泽点点头,爷爷接着说,他听说了,就偷偷摸摸去看小贞,见长得漂亮,就托人去说亲。小贞和她家里人都不同意,尾巴被拒绝了几次,就去找厉爷爷,又是哀求又是恐吓,让他去跟小贞家里商量。厉爷爷气得直打哆嗦,拿手点着尾巴,说不出话来。

因为前面二爷爷说的事,天泽有特别不好的预感。果然,爷爷接着说,厉爷爷为多挣点钱,晚上也出去干活。有天晚上,趁厉爷爷回来晚,尾巴找了几个人,赶着两匹马拉的大车,把厉爷爷堵在路上,拖到一个废了的院子里。后来他们自己说,几个人先把厉爷爷打倒在地上,尾巴赶着马转圈,马车不停地擦着厉爷爷碾过去,吓得他一直往墙根躲。后来两匹马被尾巴打毛了,绕着厉爷爷越跑越快。前面的马踩起一块小石头,崩到了后面的马,后马惊得立起来,前马往前冲的工夫,带得后马摔倒在地上,马车也跟着仄歪下去。前马也被后面的一歪一倒惊着了,忽然发起狠,攒起四个蹄子,拖着后马和车打起转转。后马也越来越惊,一边咴咴嘶叫,一边蹄子乱蹬,没想到一下子蹬在厉爷爷腰的下部,厉爷爷惨叫一声,晕了过去。马和车被拖得东奔西撞,突然,一个树桩子死死别住车轮,前马势头不减,猛然被扯得前蹄扬起,落地时弓起背,狠劲一刨地,缰绳断了,前马一下子撒了欢。这一断一撒欢,后马趁势爬起来,铆足力气就往前蹿,木头车轴咔一声折了,车轮从树桩那边嗖地弹出去,正落在厉爷爷身上。车轴的断茬刺刺剌剌竖着,厉爷爷身下流了一摊血。

爷爷说这些的时候,似乎又回到了当时的情境,有点动容,便停下来掩饰。看到爷爷动容,天泽也有些不好意思,随手拿起铲子,加了点煤在火炉里。火舌迅速舔上来,包围了刚刚放进去的煤块。等爷爷慢慢平静下来,天泽小心地问,尾巴这么坏,就没有人收拾他?爷爷沉默了一会儿,要是没有,你二爷爷就不会离开家了。厉爷爷出事后,你二爷爷喊了几个人找尾巴算账。尾巴知道人在气头上不好惹,出去躲了一阵,你二爷爷他们到处找不到,就把跟他一起堵厉爷爷的人打了一顿。他回来以后,召集了那几个挨打的人一起堵你二爷爷,有一回把你二爷爷打了,你二爷爷不服气,也找人把他堵住,想把他腰打断,最后没下去手,挑能打的地方狠狠打了一顿。等他能动了,可没有心慈手软,找了个机会把你二爷爷的腿打瘸了,眼有一只也差一点打瞎。你二爷爷还要找机会报复,我看仇越结越深,就让你二爷爷出去闯荡了。你沒打算跟二爷爷一起去报复?我跟你二爷爷商量过好几次,觉得怎么也斗不过坏人。坏人做坏事是本能,又快又毒,根本不犹豫,我们一个坏主意要琢磨半天,下狠手又不忍心,怎么斗得过?天泽突然觉得明白了点什么,可这点明白似乎马上带来了一个更大的困惑,却又不知道这困惑究竟是什么,仿佛一个人在暗夜走路,忽然看到一星亮光,恰好映衬出整个夜无边的黑。

二爷爷还没回来,爷爷让天泽拿了盒茶叶,起身去看愬爷爷。父亲到街上铲雪,母亲开始准备过年的各种东西,天泽没事干,便掏出书来看。善哉问乎!戒之慎之,正女身也哉。形莫若就,心莫若和。虽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形就而入,且为颠为灭,为崩为蹶。心和而出,且为声为名,为妖为孽。彼且为婴儿,亦与之为婴儿。彼且为无町畦,亦与之为无町畦。彼且为无崖,亦与之为无崖。达之入于无疵。心不静,天泽看不进去,忽然想起刚才的困惑,心情更加烦乱,要是天生的坏人不能改变,好人最多能辨认出坏人,有可能就远远躲着,却永远也斗不过他们,那岂不等于坏人绑架好人,最终一起把世界变成坏人造出来的样子?

天泽胡思乱想着,天慢慢黑了下来,爷爷先回来,紧接着二爷爷也回来了。吃过晚饭,父亲和母亲去邻村杀猪的人家取年货,剩下两老一小又坐到了火炉边。二爷爷先开口,老愬怎么样?从秋天开始,老愬大部分时候都很正常,不好的时候也只是愣愣怔怔,不再疯疯癫癫。愬爷爷病好了?恐怕不是病好了,是要走了。人生病也靠力气,等老了没劲了,连病也生得有气无力,这差不多是要走的意思了。现在老愬还隔段时间去跟尾巴一天?一直跟着。因为不疯癫的时候多,跟得比过去还密了。愬爷爷一直跟着尾巴?对,二爷爷接腔,自从被尾巴坏了以后,只要人好点,他有空就跟着尾巴,尾巴到哪愬爷爷就跟到哪,一边跟着,还一边点点画画告诉人,说这是个坏种。他不出门,愬爷爷就守在他家门口,有人要去他家,愬爷爷就跟人说,不要进去啊,里面住的是个坏种。尾巴不找人打愬爷爷?找人打啊,他自己也打过几次,后来又找人告饶,让愬爷爷不要跟着他了。愬爷爷不理会,不管什么时候,从不跟他说话,挨过打,养好了身子就继续跟。尾巴不报警?报了,派出所有个人还是尾巴家亲戚,他们派人带愬爷爷进去问了几次,劝愬爷爷不要跟了,愬爷爷是不管问什么,一直嘟囔坏种,坏种,出来过段时间,还是继续跟。后来派出所的人也不找愬爷爷了,倒是对尾巴盯得严,他们自己说到尾巴,也不再提名字,只说坏种。我们叫尾巴坏种,先是愬爷爷这么一直念叨,后来算是派出所给盖的公章。到最后,周围村子都知道有这么个坏种,有心的人就躲着他走了。

话停顿了一会儿,冷风从门缝钻进来。屋里漏出的灯光照到外面,雪又开始下,飘飘潇潇的,越来越大。爷爷看火炉越来越旺,就把风门关上一半,直起身子时问二爷爷,老厉怎么样?小贞照顾得好,老厉看起来气色不错,你要不说,我都看不出他得了坏病。天泽听了,吃了一惊,就是那个小贞?二爷爷一顿,爷爷接过话头,对,就是那个小贞,我们叫习惯了,到这个年纪了还是喊她小贞。你小,只知道她是贞奶奶。天泽又一惊,小贞后来嫁了尾巴?是啊。你二爷爷出去闯荡以后,尾巴找了一帮人去小贞家里威胁,要是小贞不跟他过,他就烧了她家的房子,把她哥哥也打残废,让她嫂子守活寡。小贞千别万扭嫁过来,没足月生下了虎他爹,出月子以后,逢年过节就抱着孩子到厉爷爷那边去。尾巴恨不过,又是打又是骂,小贞任他打骂,不哭不闹,也不吭声。后来打也打累了,骂也骂累了,尾巴就拦着不让把孩子抱走,到了日子,小贞就舍下孩子自己过去。虎他爹长大以后,劝小贞不要再去厉爷爷那了,小贞就哭,不说话。后来大概谁跟虎他爹说了什么,虎他爹也就不再劝,有时候尾巴犯横,虎他爹还把他从小贞身边拉开。今年夏天厉爷爷查出坏病,小贞谁也没告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搬到厉爷爷那边去住了。尾巴就这么干看着?可不就这么干看着。那坏种拦不住,就经常到外面去喝得烂醉,磕得鼻青脸肿也没人管,知道这些事的人,谁会管他?爷爷一口气说完,不再言语,二爷爷若有所思,好像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

屋门忽然敞开,愬爷爷、厉爷爷和贞奶奶走进来,爷爷和二爷爷连忙起身给他们找座位。等大家重新坐好,天泽觉得奇怪,愬爷爷、厉爷爷和贞奶奶身上都没有雪,他们怎么过来的?三个人好像没看到天泽,顾自跟爷爷和二爷爷说起话来。想想当年真是,要是像志刚那么出去了,就不用在这里被尾巴欺负了。说说容易啊,我们没手艺,靠地吃饭,出去难啊,当年出去的,多少人死在外面。再说,我们要都走了,一家老小怎么办,还不是落到他手里?倒也是,尾巴得势那几年,鸡飞狗跳,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经常跑人家家里去抓人。那时候因为小贞,尾巴一心要把老厉整死,有次从被窝拖出来就直接捆起来了。志行听到消息,连忙赶过去,不光没劝,还把老厉倒吊在房梁上,结结实实打了一顿,溅出来的血星子和吐出来的东西,弄得一屋子都是。尾巴不解恨,划了老厉手腕一刀,继续吊着,控干净血为止。志行忍到最后,见没人出头,悄悄跟尾巴说,弄死人恐怕不好交代,他自己的位子也难保。尾巴先是瞪起眼,对着志行足足瞅了三分钟,眼看着就要下手。后来不知道怎么脑子一转,又狠狠把老厉打了一顿,才松了手让志行去处理。

那厉爷爷岂不是恨死爷爷了?天泽嘀咕着。老人们没理会天泽,却似乎听到了他的话,不光老厉,当时谁不对志行有意见。志行整天跟着尾巴,虽然从不出什么坏主意,可不管开会还是抓人,都第一个到,到了也是迁就,批就跟着批,骂就跟着骂,打就跟着打,快出人命了才半明半暗挡一下,怎么能不招人恨。还有,志行从来不说尾巴的坏话,做什么都藏在心里,挨了整的人家打上门,他也不辩解,天大的冤枉都自己受着。尾巴要给他出头,他坚决不让,说自己会处理。回头想想,志行真是难,既要看着尾巴,又不能说心里话。那时候谁不是围着尾巴转,万一志行说话不注意,心思被人知道了,说给尾巴听,恐怕不光不让跟着,说不定也一块打了杀了。我们当时也恨,后来想过来,才明白志行大哥的好处,要不是他一直跟着挡,尾巴手上还不知道会多几条人命。志行大哥受委屈的事,不少人到现在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还记他的仇。

天泽越听越惊奇,这么说,老人们叫尾巴坏种,其实不是论断,他们已经被欺凌与损害,才不得已联合起来对抗?那是不是说,只要挨欺负的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这世界就不会变得像坏种造出来的样子?想到这里,天泽自己都笑了,一想问题就全是书面语,简直不像人话。老人们要是自己这样思前想后,恐怕什么事也做不了,只能一直窝窝囊囊忍着。老人们没在意天泽,继续说下去,志刚那年打也打得好,要不给他点怕惧,还不反了天,整天去欺男霸女。说起来,老愬那手跟也是高,后来就没人到家里来了,生怕沾上坏名声。唉,说起来,还是老厉和小贞最不容易,磕磕绊绊这么多年,又要过点舒心日子,又要对付尾巴,又怕孩子受委屈,现在总算好了,要不过年的时候,给他俩补个婚礼吧……火炉里的火慢慢燃尽,老人们却越说越兴奋,天泽更加觉得不对劲,他们的话怎么听着像是戏里的词儿。定睛观看,老人们脸上的沧桑消失了,皱纹缓缓舒展开,白头发渐渐变成黑色,连腰板也慢慢挺直起来,一点一点回复为他们年轻时的模样。可是不对啊,天泽想起,没见过年轻的他们啊。老人们仿佛觉察了天泽的心思,没有跟他招呼,陆陆续续站起来,一起笑着向外面走去。堂屋的门敞开着,外面大黑弥天,狗的吠声远远近近地传过来,雪落满了整个台阶,院子里一个脚印也没有。

院门轻响,父母走进屋里,满身是雪。拍打完毕,母亲去西间收拾年貨,父亲坐下来,顺手把火炉封上。杀猪那家离这里不远啊,怎么这么晚才回?路上碰上件事,耽误了。尾……虎他爷爷真是要钱不要命,昨天喝醉冻了一夜,今天下午就出去收破烂,不知道在哪里又喝多了,天黑透了才带着一车破烂歪歪扭扭往回骑。一辆大货车超过他去十几米了,忽然前轮打滑,司机紧急踩刹车,车刮着地滑出老远。也奇怪了,不知怎么回事,一只后轮猛飞出来,正正好好砸在虎他爷爷身上,他当场就被砸下车,脑袋撞在地上,一车破烂都压在身上。我和你妈经过的时候,已经围了一帮人,有大胆的上去摸了摸,说早就死了,身子已经刚硬,不用送医院,让他家人直接拉回去殡了吧。旁边的人议论,怎么死的人都有,被车轮子砸死,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天泽听得有些懵,心里犯开了嘀咕,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父亲见天泽没反应,接着说,你好些年没过年回家了,等雪停了,我们去把你爷爷和二爷爷的坟修一下吧,好多年没修了。天泽陡然一惊,不对不对,爷爷和二爷爷已经去世了?这一想,忽然记起来,不光爷爷和二爷爷,包括愬爷爷、厉爷爷和贞奶奶,都好多年前就去世了,这是怎么回事?抬起头准备问父亲,却发现父亲并不在旁边,火炉里的火早灭了,散发出冰冷的铁锈味,天泽觉得浑身发凉。快醒醒,快醒醒,怎么坐这就睡着了,赶紧起来,不要冻着,是母亲的声音。

天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已经是深夜了,湿冷的感觉已经完全把他包围。打开的书还摊在茶几上,天泽拿起看了一眼,汝不知夫养虎者乎,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决之之怒也。时其饥饱,达其怒心。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者,逆也。夫爱马者以筐盛矢,以蜄盛溺,适有蚊虻仆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天泽还有些恍惚,不过觉得心情舒缓了很多。家乡所在的远方,大雪覆盖了起伏蜿蜒的土地,隐约的狼嗥从很古很远传来,火炉重新烧得彤红,人们围坐在一起,五个老人的话回荡在耳边。天泽站起来,顺手关上灯,慢慢走回卧室。

责任编辑 季亚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