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与拖拉机

2020-09-27 23:18:25 十月 2020年5期

姚辉

致阿赫玛托娃

苦难不需要辩护。

苦难不需要辩护吗?身边的士兵

让冰封的枪刺重新吐露光芒

冬天总是那么浩大 你的身影

比苦难曲折——

但灵魂是直立的 灵魂

有火的光焰……大雪将牢狱

锁得更为昏暗 你

会在哪一种时刻 错过自己的

丈夫 儿子 和骨头一般

嶙峋的兄弟?

苦难,不需要诅咒。

苦难不需要诅咒吗?做一个

雪的女儿 也就同时做了

太阳的女儿 荆冠上开出花朵

而这些呓语般的花朵

让风 变得猛烈

苦难不需要救赎……

是那些花 一遍遍

捧起 自己红色的影子

是风在岩隙堆好最初的雪

风 让无尽的道路卷动

是火在自己的回音里 醒来

照亮夜色中战栗的安慰

是被荆棘刺伤的手

挥动 时间广袤的秩序

是一滴水寻找古老的河道

是水,又一次举起汹涌的翅翼

是山峦

搬动自己的悲凉——

是从梦境里再度升起的山

闪耀梦一样曲折的光芒……

麻 雀

说惯了方言 你让它进城

它先在城墙外的路口 一遍遍

练习问候的合适语气——

它喊另一些麻雀纠正它生硬的发音

别把稻草的吱嘎声说成黄泥之夜

让雨 花一般浮起 但必须

用它獨有的颤响证实自己的伤痛

而虹的尾音有些泛紫

与洋芋及玉米穗的某种时刻

相近——别把山岩的影子

说成 大河弯曲的往昔

它压低了表示喜悦的高音

在尖喙上 试装风的各种警示

它想把街市中那些泥尘

说成 可以移除毛羽的奇迹

它说得有些倦了 太阳

浮升 它猛地多出了

四种淡蓝的影子

峡谷与拖拉机

废弃的拖拉机 靠近

父亲指认过多次的峡谷

它开始锈蚀 像天上那轮太阳

它咽下轰隆隆的声音

将身影 夯进水田与野风深处

它奔跑时留下的路线

属于火一般消退的年代 属于

杂草与孩童彤红的张望

它用四颗螺丝 铆紧

急剧下滑的黄昏

它复制过属于谁的酸楚?

有人将一只羊

拴在打盹的拖拉机上

羊用舌头 舔舔拖拉机前额

它试出了铁与油漆斑驳的温度

而一块铁将重新发出响声

红色拖拉机 将又一次

压低风雨构筑的峡谷……

晃动的大地

晃动:光芒拍醒的巨石在晃

动。风反而静了下来。草叶上的

天穹,在晃动——

那个被酒意填充的人在晃动

是灵魂出了故障,还是骨骼中

浮现了另外的季节?这么阔大的土地

在晃动……

大地承载过多少苦难?离幸福

咫尺之遥的夜色,吱嘎有声

谁守护过的祈愿在晃动?

晃动——千百种暗影失声尖叫

一颗星,抖落蜷缩的锋芒

土粒上的季候,晃动:

神踢开谁灰黑的呓语?大地

一再,晃动。

静 物

酒还缩在瓶中 这传世的格言

现在尚未发出声响

酒的影子 微黄

不显露 刀刃的凛冽

酒瓶外沿 缀满暗灰色的风

像一只只蝉蜕 钉子般

钉紧一望无际的夏季

风由黑泥与黄泥混合抟制而成

泥中的根须 成为冻结之火

如果让它嗥叫 你必须先找到

一盏铁铸的灯瘦削的勇气

灯可以被反复虚构 至少

七月之夜隐藏了种种

三角形星辰 星辰仍将缄默

天穹预留的道路 仍将

随大片风化的人影 弯曲

酒忆起杯子浑圆的欲望 而此刻

杯子冰凉 杯沿上的指纹

渐渐密集——

关于戈多

我就是那个被你们反复等待的人

我陷在龙椅中

任慵懒的山河自殿堂外掠过

我披挂龙的暗影 让一朵黑火焰

翻越庶民的脊梁——我

有一串鲜红的哈欠 属于

你们守候过的黄昏和所有黎明

我将经过谁木格式的诺言?

那跺着脚谈论春天的人

必须被紧裹在西风中 他

和谁交换过我的痛处?

我有虚弱的秋天

我有神灵驱除过的满身冷汗

权欲与纸币可以建构最好的未来

而我忙碌着 我不选择

通向你们的唯一道路

而你们永远无法找到

那条真正能够

等候到我巨大阴影的道路

虹在山巅辟出一片集市 虹

有弧形的力量 有为天穹

浮雕历史的欣喜

虹赋予集市幸福的可能 酒瓮中

藏着几匹灰色的大海 虹

知道波涛的深浅 虹让水声

长出鳞片 虹对集市上飘动的

所有人影 实施多种关乎灵魂的教育

欲望也该像虹 干净而神圣

鲜艳的骨头刻在风中 虹

是神预留的最初辙痕

虹的梦境 比歌者坚守的未来

更为清晰……

虹的集市遍布诺言的店铺

从交易行情看 诺言依旧有

难以更改的功用 那句

浅绛的诺言 已让虹

朝旋律般怡然的女人

移近了寸許

夜行记

你要学会尊重那些在夜里奔走的人

成吨灯光 乱堆着

他们甚至拥有多重身影 谁可以

对你转让一部分阴影?你

要学会靠近那在夜里

偷偷流泪的人——

夜晚的艰辛 随处可见

那些举着诺言奔走的人

必须承受 风一般倾斜的命运

他们拥有另外的道路

他们在你的追逐中

逐渐 消失

你要学会忘记一些在夜里奔走的人

他们遗忘了唯一的星光

当旗帜垂下羽翼

只有卷刃之夜 能让

奔走的人 反复出现——

敌 意

春天有明显的敌意。骤起的冷

指向灵魂 而落花已盖满

风的道路——

你可以在花瓣上 錾刻神的

怀念 神已不再需要怀念

但花瓣不会遗忘 不会将苦难

砸碎在神麻木的缄默里

果实与花影:一个孩子

用随意勾画的蚁群抵消历史

花 裂开的芳香属于

哪一种方向?碑铭之间

还可以嵌入大量呼叫的星辰

别放弃乌鸦的敌意

乌鸦 有过骄傲的时刻

它抵达你的往昔 但不负责

清除你既定的迷误

四月比未来遥远

从刺梨到蓝雾 伤痕能够

印证的爱可有可无

而爱 决定了最终的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