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水者

2020-09-27 23:18:25 十月 2020年5期

宋心海

这个世界充满光

睡莲,月季,格桑……

它们拥有此刻

所有的光亮

这清晨越来越清晰

我再也无法

沉湎于梦中的植物

这个世界充满光

我暗不下来

纸 上

几百年前的宣纸

淋过许多朝代的大雨

一些字迹

早已经面目模糊

古人的心跳却还在

墨迹渐渐褪去

线条还在,骨头还在

那血性

还是热的

以骨为碑

爷爷在遗嘱里说

他死后

不要立碑

我们不忍心

悄悄搬来石头和锤子

爷爷用尽最后的力气

想砸碎它

他一直说

男人有一把骨头

能埋在土里

就是最硬的碑

在生活的背面

跟紧一个人

走过工厂街,田地街,南极街

整整一个下午

也没触摸到他的气息

我不知道他是走累了

还是故意丢开我

像极了逝去三年的大哥

他们的步履都过于匆忙

我只能小心地

在生活的背面

继续辨别他的样子

观听力障碍学生表演

浑身涂成绿色

每一处,都长出倔强的草

跃动的骨骼

诉说晨昏,江河,群山

力在一点点汇聚

所有的骨头

都在说,在听

听大地拔节,人间的心跳

英 雄

许多人在为他哭泣

月亮也在哭

他攥紧一把钥匙

在锁孔里泅渡

人类善于遗忘

他在黎明前埋葬自己

在巨大的光和疑问中

成为真正的自己。

勋 章

他就要离开人世

就要把自己

埋葬在一片白云里

他从来没有奢望

在一棵草上

刻下墓志铭

他不想惊扰谁

只想成为孩子手心里

一滴干净的泪水

神一样熟睡

肠胃里慢慢长出粮草

眼睛里生出大海

手心上落满了

去年的一场大雪

嚼碎自己的牙齿

咽到肚子里……

在大海里独自划船

吃灵魂里的荒草

我躺在自己的掌心上

神一样熟睡

一把铁锤的力量

我总是心存侥幸

想请回身体里出走的神

用有限的伎俩,不高明的药丸

暴风雨前的闪电

流水拐弯时冲出河床的雷声

我也总想用一把铁锤

把自己脑壳砸碎

让那个找不到家门的神

从这里钻回去

星辰从水中升起

一生中有那么多河流

淹没过天空,和无数的亲人

活着的,死去的

都是水的味道

在河边静坐良久,天已经彻底黑了

星辰从水中升起

似乎为了我

她们才勉强眨了一下眼睛

梦中的事故

树后有人,在开掘

他细碎的影子,随时准备把挖出的土

填回去。

他也在挖我

挖眼睛,挖鼻子挖耳朵,挖心上的墳茔

我听见咔咔的响声

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当他满目疮痍,我帮助他

一次次把身体

推进自己的深坑里

余 生

母亲侍弄菜园时

腰始终弯不下去

瘦削的身子,越来越薄

地上的泥土也是

她的鞋底也是薄薄的

就像她为数不多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