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专业新生听力焦虑现状调查及对策研究

2020-10-09 11:05:33 科教导刊·电子版 2020年21期

柴芸 陈蕾 徐艺丹 谢宇晖 唐新和 田飞航

摘要:本研究通过问卷及访谈对新疆农业大学的130名英语专业2019级新生的听力焦虑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对6位与听力教学相关的英语专业教师进行了访谈。研究结果表明:大学英语专业新生普遍存在中等以及高等程度的听力焦虑,基础知识不足是产生焦虑的根本原因,但过程相关焦虑是直接原因。研究结果说明帮助英语专业新生在听力学习中学会运用元认知策略计划、监控和评估自己的学习,是培养学生听力自主学习能力的重要环节。

关键词:英语专业新生;听力焦虑;对策

中图分类号:H319.9     文献标识码:A

1研究背景

听是促进语言学习的一个关键因素,听力理解是外语习得过程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外语听力理解能力在外语应用语课堂中普遍存在,这逐渐成为影响英语听力学习的内部因素中情感因素的一个重要变量。但近几十年中对听力焦虑方面的研究远远少于对口语和写作焦虑方面的研究,且对普通本科院校英语专业新生的听力焦虑的研究则更少。过去几十年里,在对听力焦虑进行的研究中,国外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有:Kim(2000)运用定量和定性的研究方法对韩国大学生进行了研究,设计了听力焦虑测量量表。他的研究表明,大学生在听力理解中确实存在焦虑,听力焦虑和听力能力呈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国内对大学生听力焦虑的研究中大部分研究者探究了焦虑情绪和学生听力水平之间的关系,挖掘了师生双方面的原因。周丹丹(2003)对英语专业二年级学生的英语听力课堂学习进行了调查,研究听力焦虑感、控制焦虑感的情感策略以及二者对学生听力成绩的影响,结果表明焦虑对听力学习有负面影响,并且尝试通过运用情感策略控制焦虑对听力理解的负面影响。目前我国各地的中学英语的教学方式差异大,高考时英语听力的成绩被纳入总分的比例也各不相同,高中英语教师对听力教学的重视程度和听力的输入量更是参差不齐,导致学生初入大学时的听力水平普遍不高,相当一部分学生在上听力课时难免产生听力焦虑,而英语专业的新生接触的听力素材的难度、深度和广度相对大于其他专业的新生,因此,要达到英语专业四级的听力要求对于他们来说则更容易產生焦虑。本研究旨在调查英语专业新生的听力焦虑现状,分析引起听力焦虑的原因以及对教师听力教学的启示。

2研究设计

2.1研究问题

(1)英语专业新生是否存在听力焦虑?

(2)英语专业新生产生听力焦虑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3)有何对策解决英语专业新生的听力焦虑的问题?

2.2研究工具

本研究采用的问卷是由Kim(2000)设计的外语听力焦虑量表(FLLAS)。 此量表主要用于测量外语听力焦虑,包括三十三项。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性别、生源地、月考成绩、听力水平、每天练习听力的时间这5项基本信息调查;并采用李克特五级量表(从 “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对应分值为1-5分)。内容共分为四个维度:口语听力焦虑;过程相关焦虑;缺乏自信;基础知识不足焦虑。同时,分别对30名英语专业新生和6位英语专业的教师进行了访谈,并进行了详细分析。

2.3研究对象

问卷调查对象为新疆农业大学英语专业2019级3个班的130名新生。他们来自新疆、四川、河南、广东、浙江等11个省、市、自治区,说明本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全国普通本科院校英语专业新生的听力焦虑现状。学生访谈的对象根据130名学生大一第一学期共三次听力月考成绩,将成绩划分为高、中、低三个分段,通过分层抽样各选10人,共30人作为访谈对象。教师访谈的对象是正讲授新生听力、综合英语、语音、口语等课程的6位英语专业教师,了解他们在课堂上发现的新生听力问题以及相关建议。

2.4研究实施

为了保证学生回答的质量,该问卷由“问卷星”在同一时间段发放至130名新生填写,并由“问卷星”整理并分析数据。有效问卷为130份。

3结果与分析

3.1听力焦虑情况总体特征

英语专业新生的听力总体焦虑均值为3.28,属于中等程度焦虑(施渝,樊蔵蔵,2013)。在这四个维度中,过程相关焦虑的均值最高,为3.4411,属于高程度听力焦虑。该数据表明:英语专业新生普遍有着中高程度的听力焦虑,其中过程相关焦虑最为明显。

3.2听力焦虑情况分析

3.2.1过程相关焦虑分析

73.84%英语专业新生在没有足够时间思考所听到的内容时会感到紧张。此外,还包括在英语听力测试中,只能听一遍英语文章或对话而感到紧张;稍微的分神会担心错过重要内容;因不能听懂每个单词而紧张;因为困惑而记不住所听内容;分不清哪些是重要信息;局限于词对词的翻译,而无法理解篇章内容;被轻微的背景噪音影响;常常听得懂单词,却仍然无法清楚地理解讲话人的意图这8个听力焦虑原因。50%以上的新生在听英语的过程中,尤其是听力测试时,存在较大程度的焦虑。初入大学的英语专业学生还未适应新的学习环境,不了解大学的听力考试的题型模式,并且大部分新生普遍听力水平不高,在高考后的暑假期间很少听、说、练英语,因此在听力的过程中存在较大焦虑。

3.2.2口语听力焦虑分析

76.92%的新生在讲话者语速过快时存在较高程度的焦虑。此外,在这个维度中,有60%的新生认为当一个人讲英语声音很小时,自己会产生焦虑。说话者的语速快与声音小在所有产生焦虑的原因中占比高达60%。

3.2.3缺乏自信焦虑分析

在这个维度中,新生对绝大部分问题的回答显示出高等程度焦虑。其中,55.39%的新生在不确定是否理解所听内容时会感到沮丧;53.08%的新生在听不懂听力段落中的关键词会感到很害怕;表明这部分新生怀疑自己所听到内容的准确性,由不自信而引起的沮丧、害怕、紧张等焦虑情绪。此外,当老师将提问时,60.77%的新生会感到很紧张,这也体现了新生因未准备充分、性格内向等因素缺乏自信而产生的听力焦虑。

3.2.4基础知识焦虑分析

在这个维度中,新生的焦虑问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听英语时,57.83%的新生容易被一两个没学过的词难住;当某个单词的发音与自己的发音不同时,60%的新生会感到理解困难;58.47%的新生不容易将单词区分开来;48.46%的新生对重音和语调不熟悉。为了迎合高考的英语听力,新生在高中时的听力练习比较单一,并且部分地区高考时不考英语听力,这造成了大部分新生的听力基础都比较薄弱。

3.3访谈分析

3.3.1学生访谈分析

本研究一共访谈了30名新生,25人表示自己会在不同的听力情景下感到紧张和焦虑,其中,过程相关焦虑有:听英语时,考前准备不充分、听不出连读和弱读、讲话者语速过快等。基础不足焦虑有:自身词汇量少、没有掌握听力技巧等。缺乏自信焦虑有:认为自己考前准备得不充足、练习听力后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时紧张、听完听力后认为自己考得不好等。口语听力焦虑有:讲话者语速太快、声音太小等。33.33%的新生表示自己不会感到紧张和焦虑,最主要的原因是考试时心态好和掌握了学习方法。通过访谈发现,大部分内地生源的新生基本每天都会练习听力,但在聽力成绩不计入高考英语总分的地区(如河南、新疆等),新生在进入大学前几乎没有练习过听力。93.33%的新生对自己现阶段的听力水平不满意,其中有6名新生对自己的听力水平表示非常不满意普遍认为自身基础知识不足是主要原因,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新生的自我认知情况。个人因素主要包括词汇量少、发音不正确、基础薄弱、练习太少、听不出连读和弱读。这表明大部分新生认为自身基础知识不足,从而缺乏自信,因此在听的过程中产生焦虑。

3.3.2教师访谈分析

本研究访谈的6位教师一致认为英语专业新生听力整体水平偏低,基础知识不足这个维度最为突出,与专业要求存在一定差距。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大部分新生在思想与认知上还未转变为大学生,缺乏自主学习意识,对英语专业的认识不够。第二,听力过程中缺少技巧,没有理解听力内容,没有掌握正确的做题方法。第三,学生自身基础知识缺乏。单词发音错误导致听力时辨音错误、课下付出少、词汇量不够、平时泛听内容少、对于英语发音中的连读、弱读的听力练习不够。第四,少部分学生学习态度不端正,没有实践老师所教的方法,未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3.3.3访谈分析总结

从学生访谈与教师访谈的结果分析中可以总结出:英语专业新生普遍存在一定程度的听力焦虑,并且基础知识欠缺是导致听力焦虑的主要原因。因此,在听的过程中出现辨音错误、分不清连读与弱读、听不懂单词等问题,产生了中高等程度的焦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新生的自信,导致新生在听前、听中、听后产生害怕、紧张、沮丧等情绪。

4应对策略

元认知策略在解决英语专业新生的听力焦虑问题方面提供了很好的方法。在该策略的使用中,教师要注意帮助学生将听前的计划策略、听中的监控策略和听后的评估策略形成完成的闭环,才能实现听力技能的完整训练。首先要做好听前计划,包括信心准备、技能准备和听力材料准备等。引导学生正视并接受自己目前的听力现状,要有意识地将听力策略的使用和听力题型结合,并提供适合学生当下听力水平的听力材料。其次要跟进听中监控,包括听力目的监控、听力过程监控等。引导学生有意识地进行精听和泛听的训练,并在听力过程中随时调整课堂气氛、授课方式和听力节奏等,帮助学生以轻松的心态将听力策略的使用效果最大化,在良性交流中使听力策略内化,让学生在适度的听力节奏中乐于互动。最后要进行听后评估,包括自我评估和反思。引导学生发现问题,找到原因并解决问题;这又是一个重温听力策略的过程,也是使学生掌握听力自主学习能力的关键一环。

5结语

综上所述,对于英语专业新生来说,过程相关焦虑、口语听力焦虑、缺乏自信焦虑与基础知识不足焦虑这四个维度相互影响。基础知识不足是影响新生产生焦虑的根本原因,过程相关焦虑是直接原因。新生容易陷入基础知识不足从而缺乏自信,导致口语听力焦虑与过程相关焦虑。教师需给新生一个过渡期,使他们适应英语专业的听力环境,帮助并培养他们运用元认知策略计划、监控和评估自己的学习。

基金项目:2020年度新疆农业大学校级大学生创新项目:“英语专业新生听力焦虑调查及对策研究”。

作者简介:柴芸(1980.4—)女,汉族,甘肃人,硕士研究生,讲师,研究方向:英语语言学、教学法。

参考文献

[1]KIM,J.H.Foreign Language Listening Anxiety:A Study of Korean Students Learning English[D].Austin: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2000.

[2]李培栋.大学英语专业学生英语听力焦虑与听力策略相关性的实证研究[D].西安:西安外国语大学,2019.

[3]古明.英语专业大学生听力焦虑状况及应对策略的调查研究[J].语言教育,2019,7(03):32-38.

[4]周丹丹.二语课堂中的听力焦虑和情感策略[J].国外外语教学,2003(03):22-29.

[5]邓巧玲.中国非英语专业大学生听力元认知意识,听力焦虑和听力水平的相关性研究[J].外语教学,2015(02):59-67.

[6]施渝,樊蔵蔵.大学生四级考试复合式听写状态下的听力焦虑研究[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13(06):55-60.

[7]张宪,赵观音.外语听力焦虑量表的构造分析及效度检验[J].现代外语(季刊),2011,34(02):162-219.

[8]孙慧.大学生英语听力焦虑的国内外研究现状分析[J].外语华坛,2009(35):231.

[9]林伟.新疆大学非英语专业硕士研究生听力焦虑与听力策略的相关性研究[D].乌鲁木齐:新疆大学,2017.

[10]   李蓓.英语专业学生听力焦虑与听力策略的相关性研究[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