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编创中谈创新

2020-10-09 11:05:33 科教导刊·电子版 2020年21期

闫梦楠

摘要:随着互联网科技的进步和大众思想的日益开放,人们所接受的信息越来越全面、多样。同时在舞蹈界,我们早已不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舞蹈形式和创作构思,而更多地去期待一些让我们眼前一亮的东西,因此创新便成了一项全民运动,人人都在谈创新,也人人都在做创新,那么创新究竟是什么?

关键词:舞蹈编创;创新

中图分类号:J704     文献标识码:A

1舞蹈创新究竟是什么

将镜头转到二十世纪,我们回看芭蕾艺术传入我国后的一系列发展。在此之前,芭蕾艺术孕育在意大利,降生在十七世纪后期路易十四的法国宫廷,十八世纪在法国日臻完美,到十九世纪末期,在俄罗斯进入鼎盛时代。在近四百年的成长过程中,芭蕾艺术对世界各国影响很大,传布极广,至今已成为在世界各国都全力成长的一种艺术形式了。而这样一种优雅、高贵的舞蹈肢体语言,在二十世纪初传入中国后,我们老一辈艺术家却身着土灰色军装、扛起长枪,用《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作品打开了中国芭蕾舞剧的新世界,也向世界观众展示了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芭蕾舞。

就连古巴著名舞蹈家阿丽西亚·阿隆索观看后都连连称赞:“在芭蕾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拿刀枪的足尖舞,你们太了不起了”;到1986年,舒巧去美国林肯中心的图书馆,诺大的舞蹈资料库中,还只有《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占据着一席之地。

为什么这两部舞剧如此成功,归根结底还是创新,“我们的王子公主在宫殿、天鹅湖畔的翩翩起舞,中国人怎么就扛上长枪在树林里打起了游击。”答案很简单,就是结合中国国情的创新。

之前看过谢欣的《一撇一捺》,我惊讶于她身体的灵活与极致,被她认真细腻到全身每一个毛孔的那种精神所折服。那就去学习、模仿、直到成为谢欣?不,首先我们不可能成为谢欣,就像世界上只有一个莫言,只有一个霍金,就连我们自己,也都只有一个;其次,谢欣已经存在,如果再去模仿就不是创作了。

所以,创新首先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可人们又总会陷进自己的世界里,闭门造车,认为:我不要有你的风格,我在创新,我和别人不一样。这种摒弃周遭一切,埋頭搞创作极易使我们掉进死胡同,越来越难受,越编越闭塞。所以在独立思考的同时,我们应当打开自己,吸收四面八方各种不同的人所带来的养料,然后,为我所用。也许,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东西会激发出自己更多的创作灵感与可能性。

其次,我们要敢于在自己身上做创新,就像谢欣所说“当你做了很多作品,然后发现,这就是我,但是这就是我吗”,我们要做一个善变的人,要敢于放弃自己、寻找自己、相信自己、忠于自己,再放弃自己……把自己打碎、重组,变得更加坚固后,用一个更加坚硬的东西再次把自己打碎。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处于变化中,这一秒的自己和上一秒不一样,而下一秒的自己又将变化。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推翻自己,去尝试多种多样的风格,发现一次又一次焕然一新的自己。

2创新变化不止限于个体的人

在舞蹈的历史发展长河中,一次次量变堆积起来,产生质变,再堆积、再质变……一个观念或事物在刚刚出现时,通常不被认可,慢慢的,才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解、肯定并接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观点推动了艺术的发展,艺术变革由此产生,那么这个观点就成了真理?当然不是,没有永恒的真理,就连持续了1900年之久的“物体下落速度和重量成正比”也被伽利略在比萨斜塔上、人们的围观中被推翻。所以,真理具有历史性,是在一定时间、地点、条件下主观对客观的符合,它会受到条件的制约,并随着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我们在看待任何事物时,都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当下有一个新的观点或事物出现时,我们不能判断它是错的,数年后,它可能会又会被视为“真理”。与此同时,当我们在看待一个过去的观点时,也要把它放入当时的那个历史节点上去。

所以,前辈们的摸索、发声,使我们现在能够站在高山上往远看,而我们现在所做的努力,也将一点点积淀下来,这座山会更高,后来的人会望得更远。

再次,我们说要敢于否定,但如果一味地摒弃传统搞创新,则是没有根的、肤浅的创新,我们再将镜头拉回到现代,胡沈员、谢欣等人堪称中国现代舞的先锋,鼎鼎的大名早已跨越国界,被国外众多舞者熟知,那为什么他们在国外,包括美国这样的现代舞的发源地都能站稳脚跟呢?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的作品不是无厘头的模仿,而是用中国人的理念去跳现代舞,在他们的舞蹈运行痕迹中,我们不难看出圆的轨迹,他们动作质感顺滑,流畅,在中国太极、武术、戏曲等的传统基础上,他们用现代舞做出了不一样,玩出了新。

舒巧老师说,创新不是胡思乱想、想千奇百怪,创新是基于编舞者本人创作性格和编舞者对所表现事物的强烈、准确、独特的表达。说到底就是看编导如何看待这个事物,而当一个好的编导遇到一个题材时,他想的应该是“我”的直观感受是什么,“我”想要表达什么,而不是“我”如何编才能让观众看懂。每个编导在编作品时固然有他自己的“个性”,但他作为一个生活在这个社会上的人,也一定会有这个社会群体的“共性”,所以编导不用担心观众看不懂,因为一定会有感同身受的观众,感受到他的创新。

3结语

所以,传统的文化我不拒绝,当代的养分我吸收,我喜欢的东西我呈现。这才是创新该有的前提条件,也是一个编舞者应具备的基本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