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围棋九段如何面对一无所知

2020-10-12 02:41:28 读者 2020年20期

江铸久和新围棋十诀

放眼中日韩,江铸久是唯一教授围棋入门课程的九段棋手,这意味着他要直接与对围棋一无所知的孩子打交道。几十年前,他在中日擂台赛中一个人放倒了5名日本高手,成为民族英雄。现在,58岁的他胡子都白了,他耐心地告诉孩子们,下围棋,黑子先行。

大人的“狡猾”

我办的围棋学校名叫铸久会,学生不多,六七十人。在这里,孩子们学到的不仅是围棋,还有怎样管理自己的人生——这是我从事围棋教育的核心理念。孩子们知道,在棋盘上,棋手要独自战斗,谨慎规划自己的棋局,并为每一步落下的棋子负责,他们在人生的长路上也需要如此。

教棋是我第二喜欢的事情,第一是做棋手。我教棋不是挑孩子,而是挑家长。有的家长来的时候说,江老师,我的孩子跟你学了,两个月之内得升段。我说你不如别学,因为那不是我的目的。围棋的智慧不是看你升到几段,而是让孩子从小就学会自律,学会规划自己的生活。他会很早就明白,“我是可以独立思考的人,我能够把握我自己”。

下棋就是人生的一个小实验场。小孩子肯定是需要师父带的,但是不能给他造成都是师父教他的感觉,而要让他觉得,是他自己找出来的路。每次我们这儿有新来的孩子问:“江老师,我该走哪个?”旁边年龄大一点的孩子就会拍着他说:“你应该先问你自己。”

我会告诉他们,你现在有三步棋可以下,你要自己选择最好的那一步,落子无悔,你必须自己做决定,因为下棋的是你,不是老师。我的作用,是帮助孩子找到他最好的那部分。

根据我的观察,绝大多数孩子会喜欢上围棋这个游戏,只不过有的人快些,有的人慢些。之前有个男生在我这里学棋,进步很快,他妈妈就说,家里还有个妹妹也想学。可妹妹来了之后就在旁边玩,不肯去下棋。这种情况在我看来很简单,她担心输棋。

我就跟她聊,我说妹妹啊,你想跟哥哥一起学棋,这很好,但是你要答应江老师一件事情,你下棋很可能会输,你输得越多,老师就越会奖励你。还有,你在家里对棋有疑问,先自己想想,然后可以问家里的好老师,就是哥哥。后来这兄妹俩一起学棋,配合得就非常好。

还有一对兄妹,也是哥哥先来学,妹妹后来。妹妹听了第一堂课,不笑,一直特别严肃。下课了,她和妈妈过来找我。我跟她说,老师觉得你不能学,因为我们这里只收想学的,你的表现让我觉得你好像不太想学。我安排你下棋,你不太敢下,你要知道以后你来上课,哥哥不能陪你,妈妈也不能陪你,就只有你自己。

她和妈妈对视。我说这样吧,你回去做习题,和哥哥下棋,如果你能够完成,下个星期来见我,你就可以上课。她妈妈问,那完不成呢?我说两个任务,二选一。孩子就盯着我,我说你可以不做题,也不下棋,但你得找一个男朋友。我问她挑哪个,她说挑前一个。

现在的小孩子都非常活泼,她跟她哥哥那么好,就跟老师板着脸,为什么?她妈妈说她碰到别的老师还有一个多月不笑的情况。我觉得就是因为不放松,没和老师建立起亲密的关系,她觉得我要逼着她下棋。我这么一开玩笑,她就放松了。

其实跟孩子相处啊,全靠大人的“狡猾”。如果你告诉孩子要背下来什么棋谱,他就学不长。你可以告诉他,你这个棋啊,到此为止了,但你要想赢你对面的对手,老师是有方法的,李昌镐有一盘棋和这盘很像,你可以模仿,等你把李昌镐前面的30多步模仿完,对面那个人早输了。孩子回去就会把那个棋谱找到,以他们的脑子很快就能背下来。

如果我这儿有一本棋书,我会跟孩子说,你要能看完,一定可以升5段。如果你能背下来,那这本书算老师送给你的,背不下来就要付钱,但只能付你的压岁钱。掏压岁钱很心痛的,所以他们就算拼了命也要背会。

第一堂课,我会要求孩子们向对手行礼,因为我们下棋,是通过对手的测试,来找到一个更好的自己。

我经常跟孩子们说,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你们自己浪费自己。如果你经过学习,能够达到业余1段,就不应该在2级里混着。因为人最大的快乐还是经过挑战之后,能迈过去一个坎儿,或者说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我这儿有个规定,如果一个上次输给你的人找你下棋,你是不能拒绝的。水平低的找水平高的下棋,后者必须应战。

成人的错误

前几年,有对上海的夫妇拼命找我,找到之后就给我看一个戴着博士帽的美國女生的照片。我没懂什么意思,他们又拿出这个女生7岁时抱着一个泰迪熊下棋的照片。我一下就想起来了,她是我在美国的学生。她以前下棋的时候,一定要抱个熊,后来我们办比赛给她的奖品就是个小熊,她特别喜欢。

抱着熊下棋,我们的家长会允许吗?会鼓励吗?

我们这儿有个游泳特别厉害的女孩,我叫她飞鱼。有一次我和妻子在日本摆棋,她在旁边看着,我就让她给我们摆摆她的想法。她摆了,但是她在思考的时候开始啃手指头,她妈妈就冲过来:“跟你说多少次了,女孩子这样很难看的。”

铸久会的孩子在对弈

她妈妈一说她,她的手就放下来了,可待会儿她一入神,就又啃了起来,这说明她专注。后来我找了个没人的时候,跟她妈妈说,她咬手指跟她认不认真,没关系;她咬手指说明她入神了,别人不应该打扰她。

她妈妈有点不好意思。我就告诉她,吴清源老师19岁和本因坊秀哉下世纪名局的时候,记者从门缝里看到,吴清源会不自觉地咬手指头,她的孩子跟大师是一个动作。

我们的围棋课欢迎家长旁听,但我有个规定,每堂课家长只能问一个问题。因为家长的问题大都是成人的习惯性错误。比如有的家长就问:江老师,为什么你从A跳到了D?你这不是打乱孩子吗?孩子自己已经思考了B和C。我们的家长真的是……我就跟他们说,孩子下棋的时候,不要看坐姿,不要看输赢,要看他的神情,他只要很专注,那输了也是好的。

我带孩子们去现场看职业比赛,事先讲好:进去的时候必须安静。我们的孩子表现得特别好,一个个都很小心。在里面弄出最大响声的是家长,家长想机会难得啊,非要拉着孩子各处拍照。

我事先还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任务:看看那些职业棋手有什么不同。后来孩子们说,他们观察到那些棋手来了之后,“如入无人之境”,还有“目中无人”“呆若木鸡”,这都是他们的词,小孩的观察力很棒的。

下棋的品格

我经常带我们的孩子去日本、韩国以及欧洲一些国家下棋,人家都会说,铸久会的孩子是最讲礼貌的,下棋前和下棋后都会向对手敬礼,很多国外的小孩输了棋就会忘记。而且我们的孩子下完棋还会请对手写下他们的名字,然后就可以在本子上记录下这场对局。很多时候,其他孩子开始玩闹,我们的孩子在做记录。

下围棋会让孩子善于管理自己。有一次我带孩子们去日本,有个男孩很喜欢吃冰激凌,她妈妈说一天只能吃一个,他真的就一直遵守这个规定。有一天中午,天特别热,他买了个冰激凌,但是不进店,在店门口吃。我问他怎么不进去吃,他说觉得自己吃得慢,怕进去吃冰激凌化了滴在店里。

我们在机场等待回国的航班时,他妈妈给他买了一大盒点心,他挨个儿分给碰到的大人吃。后来我问他给自己留了几个,他说,他吃一个。

这个孩子非常适合下棋。他完全有能力为自己做规划,并且能够想到别人的感受,而下棋最重要的就是要体会对手的想法。你要时刻假设对手是一个讲理的人,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讲理。

技术很容易训练,知道怎么练就行了,这些素质才是需要用心培养的。

后来我推荐那个孩子到上海棋院下棋。有一天我去棋院办事,看到他在食堂吃饭,他看到我,过来先跟我鞠了一个躬。他吃完饭,把饭盒都收好,将桌子擦干净,才去休息。下午比赛的时候我再看到他,他的双目炯炯有神。他会管理自己。

后来我就跟这个孩子的妈妈说,你的孩子很棒。作为老师,我也很开心看到这些,而不是孩子升到什么段位了。

受围棋影响的人生

很多家长带孩子来我这儿学围棋,完全是出于素质教育的目的,走职业道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一般我们这儿的孩子,五年级就离开了,因为面临小升初的压力。也有很多孩子坚持继续学,我就跟他们说,功课一定要比原来还好,才能继续学,否则家长会不放心。

我常说,孩子状态好的表现应该是他无所谓上课下课,因为他沉浸在棋局中。但那些大孩子到了快下课的时候,会特别紧张,因为他的闹钟要响了,他要赶下一门课,他的时间都是卡死的。

有过一些可以走职业道路的好苗子。我跟家长说,如果孩子想继续,就要有拿冠军的决心。下棋不是一件能混饭吃的事情,要下苦功夫,耐得住寂寞。

那个在外面吃冰激凌的男孩,我们平时发奖励,他什么玩具都不要,但江老师用什么棋,他就想用什么棋,江老师打什么谱,他就想打什么谱。我觉得这孩子值得一试。后来上海棋院也开始招收小孩,他就去了,结果没过多久,因为学校的作业多得根本做不完,又赶上疫情,就只好停摆了。

我觉得很可惜。像以前吴清源的师父瀨越宪作的年代,或者韩国棋手曹薰铉和李昌镐师徒流行的内弟子制度,找一个有天赋的孩子住在我家,跟着我学棋,在现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时代确实不一样了,对我而言,下围棋可以解决我的生计,改变我的命运,为我带来还不错的收入。现在的家长可不这么认为,前几年我妻子芮乃伟拿了一个全国比赛的冠军,有家长说,哎呀,奖金才20万元啊。我们觉得20万元已经很好了,但他们觉得太少了。

所以我现在的心态是,孩子到了五年级,功课确实很忙,或者他出国了、搬家了,不能在我这里学棋了,没关系。只要他心里还是很喜欢围棋,我就会很开心。如果他在学习的时候,比如说背英文单词时,能从以前下围棋的经验中悟出一些好用的方法,那也是我想要的效果。

其实教小孩子对我来说很简单,教棋的成就感都在后面。教得时间长了,经常有比我个头还大的小伙子见到我,把我一把抱住,说江老师你带过我——那真是桃李满天下的感觉。

(关 关摘自微信公众号“人物”,本刊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