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写不出的情书

2020-10-12 02:41:28 读者 2020年20期

青丝

前阵子倡导地摊经济,有人摆地摊代写情书,遭到不少嘲弄,有人吐槽,现在的AI(人工智能)都能写诗、写新闻稿件了,谁还会去找陌生人代写情书?暴露个人隐私不说,还费时费力费钱,像《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面,凭借精彩的情书赢得情人芳心的情节,在即时通信软件满天飞的今天,已彻底成了过去式。

不过,我倒是从中看到了商机,觉得这一职业大有可为。当今世界物质丰富,好玩的东西越来越多,年轻人对婚姻也越来越不上心,想要打动对方步入婚姻殿堂,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恋爱的本质,就在于人们到底愿意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去理解和取悦对方。有情趣、会交流、善于表达爱意的人更受异性的青睐,这是人的天性。情书就是传递这些品性的最佳介质——当感情陷入厌倦期时,需要適时地添上一把干柴,才能有效助燃爱的烈火。

有心理学家认为,人的自尊心于青春时期最低,然后在之后的人生中缓慢回升。这也解释了为何人在年轻时写的情书,更炽烈火热,精彩动人。情书作为恋爱的润滑剂,自尊越少,投入便越多,感情也就越深。但是,也千万不要小看了情书写作的难度,很多名人和作家都在这上面栽过跟头。卡夫卡在与第四个情人米莱娜交往时,爱得不能自拔。米莱娜是个情感充沛的维也纳文学女青年,已有丈夫,丈夫也是个作家,对于文字的品位很高。

卡夫卡在情书里描述他对米莱娜的思念:“昨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了你……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最后燃烧了起来。我记得有人用衣服灭火,我也拿了件旧大衣,使劲扑打着你身上的火……”这种中规中矩的表达,很难打动米莱娜的心,最后,她也的确没有与卡夫卡走到一起。对于相信直觉的文艺青年,与其说是在寻找伴侣,不如说是在寻找另一个自我,所以他们常因为对方“没有真正地懂我”,就认定彼此根本不适合。

这种场景下,写情书最打动人心的句式,应该是效仿好莱坞电影《神枪手之死》里的男女对话:“听说女人着火时,男人应该抱住她在地上打滚。”既能表达自己拯救心上人时的无畏,又能有效拉近双方的亲密程度——如果卡夫卡这样写,相信米莱娜也会像《神枪手之死》里的女性人物那样,妩媚地夸奖一句:“你真会调戏人!”

马克思·韦伯把人描述为悬挂在自我编织意义之网上的动物。情书作为恋爱中的点缀,能让人深刻体会到一种被人需要的感觉,并由此觉得自己的存在更有意义。而且事实也证明,文字比语言表达更易于修复关系,对于一些小摩擦,写情书比口头道歉更容易获得对方的原谅。而AI再智能化,也还原不了一个个生动个体之间发生的故事,无法替代写情书这种只有人才能完成的创作。

(石 坡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9期,刘 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