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约旦的日子(二)

2020-10-12 02:44:37 食品与生活 2020年10期

于斐

抽水烟是当地人一种消遣生活的传统方式,确切点说是阿拉伯男人的消遣。在约旦的水烟馆流行着一种说法:抽阿拉伯水烟,喝土耳其咖啡,看一场激情四射的足球比赛。

别开生面的水烟馆

酒店附近的水烟馆规模挺大,内部呈一个向左倒的“凸”字结构,墙壁上装了很多面镜子,馆内安置了一些背投式、悬挂式的大屏幕电视机,兰导说得对,当地人对于足球的爱非常狂热。

老板身高1.90 米以上,看见我们四个人一拥而进,立即起身热情招呼。老板用英文问我们从哪里来,得知是中国后立刻用中文对我们说“你好”。又问中国哪里,得知是上海后,说自己只去过北京。

他亲自领位,把我们安排在一张位于馆内正中的桌子,我向左侧转头就可以看见大电视,当时屏幕上正在直播一场英超联赛的下半场:红魔曼联队对阵枪手阿森纳队;当时穆里尼奥还是红魔主帅,温格教授还没有与阿森纳解约。

我们每人要了一杯土耳其咖啡,稍后,老板亲自给我们端上桌来。

然后我们每个人开始选水烟的口味,除了香橙、西柚、西瓜、葡萄、草莓、猕猴桃、蜜瓜之类的水果口味,还有薄荷、咖啡、巧克力、肉桂之类,我选了蜜瓜口味,心里对于水烟枪和烟丝的好奇心远远超出了对水烟的尝试。服务生小哥依次在我们四个人身边安放了水烟枪,它的造型优雅别致,像是一支脖颈细长的天鹅。每根水烟枪下面连着无烟炭炉,烟丝里的尼古丁经过了水蒸汽的过滤,整个房间都弥漫着各种烟丝的清香味,却并不熏人。他逐一帮我们接好了一次性的烟管,我们往管子里一吹气,就看见水泡咕嘟咕嘟地响起来,这种操作显然就是菜鸟的初体验,大家都笑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店里稍显冷清,客人并不多,邻座有一桌四个客人在玩纸牌,周边零零落落的客人,有的是一个人在看球,有的是两个人在下棋聊天,烟馆上座率约六成。随着夜色逐渐深沉,客人们鱼贯而入,有些客人已经是这家店的常客,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带着自己抽水烟专用的烟嘴。与土耳其会所型的水烟馆相比,约旦的水烟馆更像是上海的棋牌室,更亲民、更接地气,只不过在棋牌室里是国粹(麻将)盛行,而在约旦,打牌、看球、抽水烟才是正事。

与其他客人自带的金属、陶瓷、黄铜类烟嘴管相比,我们使用的塑料管子显得非常突兀,就好像低端商品突然陈列在奢侈品柜台似的,格格不入。大家为了不露怯,都赶紧地深吸一口水烟,表面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埋头品尝起咖啡以稳定心情。

约旦的土耳其咖啡,比之前在土耳其喝的咖啡还要令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种复杂交织的口感:甜是那种齁人的醇甜,苦是类似于失恋后的苦涩发酸,还散发出一股犹如埃及艳后附体的魅惑混杂的奇香,其中有一丝熟悉的香气缭绕鼻息,那是豆蔻的味道。我们两两相对、四目相望,终于说出了大实话:土耳其咖啡口感太怪,实在喝不下去。

老板很关心我们的体验:“你们觉得土耳其咖啡怎么样?”我皱着眉头问他: “我可以换一杯牛奶咖啡吗?”“没问题。” 遂给我们端上了四杯牛奶咖啡。

我们还想喝薄荷柠檬水,也是没问题,老板第三次亲自端上桌。

有个女伴说,想吃冰淇淋。老板指了指墙边的大冰柜:“你们可以自己去选,也可以说出想要的口味重新帮你们做。” 我们去冰柜里选了四种不同口味的布丁蛋糕,然后指着图片对老板说,要配料丰富的水果奶昔。

老板第四次亲自给我们端上了杏仁、开心果、葡萄干、牛奶芝士布丁,然后又端上来超大一杯奶昔,这是一大杯彩虹果汁巧克力奶昔,混雜了香蕉、草莓、橙子、猕猴桃、红提、西柚和牛奶。层次分明的渐变色色泽鲜艳,新鲜丰富又清甜的口感清爽怡人。

我们兴奋热烈地嬉笑聊天,丝毫没有注意到周遭人头攒动,水烟馆里已近爆满。小伙伴们个个自得其乐,我在看球赛,另一个在为大家张罗饮品,还有两个在摆盘、拍照、修图,就是没有人在认认真真地抽水烟。服务生小哥却很认真,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给我们的水烟枪下置炭炉里换炭,每一次来的都是不同的面孔。我有点不好意思,跟他们说不用换了,但他们依然坚持着这份工作。

英超联赛结束了,曼联2:1 小胜阿森纳,虽然有点心疼温格教授一脸悲怆,但同样穆里尼奥先生也是白发苍苍,做豪门教练催人老啊!当晚还有一场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巴塞罗那队客场挑战拉科鲁尼亚队。身为巴萨队球迷,想到终于不用再熬夜看球,禁不住喜从心来,跟老板说是否可以换台看西甲联赛。老板对于我们所有提的要求一概满足。

烟馆里看西甲联赛的人明显增多了,之前略显冷清的水烟馆此刻门庭若市,人声鼎沸。我专心地看着比赛,那个赛季的巴萨队一片欢天喜地的气氛,巴西当红球星库蒂尼奥刚刚入主巴萨队,中场大将伊涅斯塔还没有离开,法国新秀登贝莱的体质也没那么弱。仅开场10 分钟,接登贝莱的传中库蒂尼奥进球了。球场里,球场外,电视机前的球迷们一起高声欢呼。

透过四周墙面的镜子,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坐在我们邻座的那一桌,原先只是四个人在打牌,旁边有几个人在围观,后来桌子边围观簇拥的人群越来越多,心里很纳闷:他们究竟在玩什么牌,居然看玩牌的人,是玩牌人数的两倍。

镜子会泄密,它把那些人内心的用意暴露无遗。那些围观看打牌的人其实是在悄悄地打量我们,是那种有些好奇又有些狐疑,不敢明目张胆,还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地窥探,既怕被我们发现他们的打量,又忍不住用眼角继续瞄我们。

女伴说想去卫生间,我们四处打量了一下,猛一激灵,突然反应过来了:整个水烟馆里只有我们四个女性,而且是来自异国他乡。我们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我只觉得浑身一颤,有些手足无措,怪不得他们都在看我们,我们好像是玻璃房子里的熊猫一样。

赶紧结账走人吧!其中一个小伙伴却坐着不动,眼神有些迷离呆滞,朝着我说:“那个人好帅哦,我很想和他聊几句。”

“谁啊?”

“就坐在你身后的那张桌子。”

我回头,看见一个男人一边抽水烟一边在手提电脑上工作。他自带做工精细的金属烟管,上面还雕有精致的图案。他的形象有几分神似电影《速度与激情》里的影星杰森·斯坦森。

“那你就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吧,问问他是否有微信,不介意的话就加一个。”

“可是我不好意思去说。”

此时,另一个朋友要去洗手间,这个却还在纠结,几番挣扎后回酒店成了我们一致的选择。到柜台去结账,眼角的余光发现右边有个高大的身影,果绿色的T 恤有点熟悉,抬头一看“杰森·斯坦森”就在我旁边,也等着结账,赶紧向左边的小伙伴递了个眼神,她居然头一低躲开了,唉,如果再给她一次邂逅的机会,估计她还是周杰伦那首歌:《开不了口》。

好吧,用一句煽情的话来做结尾:爱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

下一站,瓦迪拉姆沙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