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流行背景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隐忧与应对

2020-10-12 14:16:17 理论观察 2020年8期

路晓明

关键词:“抖音”;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网络育人;媒介素养

中图分类号:G4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 — 2234(2020)08 — 0079 — 04

随着智能手机的大面积普及、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移动社交类应用的不断出新,具有媒体属性和社交属性的短视频手机应用以不可阻挡的势头迅速崛起。其中,“抖音”作为短视频类手机应用中的一匹黑马和最闪耀的明星,自2016年9月上线后,就以独特的魅力迎来爆炸式发展,2017年底“抖音”网络提及用户数反超快手,2018年初“抖音”彻底火爆成为爆款手机APP。根据字节跳动算数中心发布的《2018抖音大数据报告》显示,诞生两年多的“抖音”正成为国民级短视频产品,其中DAU(国内日活跃用户数量)突破了2.5亿,MAU(国内月活跃用户数量)突破了5亿。[1]到了2020年1月,抖音DAU(国内日活跃用户数量)突破了4亿,在“抖音”快速走红趋势下,全民皆“抖”,“抖音”团队就指出:“85%的抖音用户在24岁以下,主力达人和用户基本都是95后,甚至是00后”,在校园里随处可见大学生在刷“抖音”、拍“抖音”、分享“抖音”,“抖音”流行成为大学生网络生活的新状态。

移动互联网的持续快速发展,对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产生了巨大影响,从微信、微博、新闻客户端,这“两微一端”在大学生群体中的大面积应用,到如今“抖音”在大学生中间的极大流行,对高校网络育人工作不断提出更高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一张图、一段视频经由全媒体几个小时就能形成爆发式传播,对舆论场造成很大影响。这种影响力,用好了造福国家和人民,用不好就可能带来难以预见的危害。”“抖音”在大学生群体中火爆流行的新现象,吸引了来自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越来越多的关注。充分认识大学生“抖音”使用的特点以及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方面存在的隐患,趋利避害,更好引导大学生合理使用“抖音”,利用“抖音”推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更有效地开展,已成为目前我们急需研究的重要课题。

一、“抖音”的产品特点及在大学生中流行的原因分析

和人们熟悉的“两微一端”以图文结合为主体的传播方式相比,新兴起的短视频具有更加突出的形象性、生动性、音乐性和娱乐性。短视频将多种表达方式融合在一起,顺应了智能手机普及、“读屏时代”来临背景下,网民阅读媒介使用和网络社交习惯的变化,受到越来越多网民的欢迎,在全国范围内特别是在追赶时髦的大学生群体中快速流行起来,这毫不令人感动意外。

(一)操作简便、道具多样

“抖音”使用非常简便,称得上“傻瓜式”操作,打开软件短视频就会全屏显示、自动播放;上划进入下一条,进行短视频刷新;左划进入发布者主页,可以了解发布者详情;左划进入拍摄界面,可以录制和发布自己的短视频。其中,在用户录制和发布短视频方面,不但简化视频发布步骤,做到“随拍即发”,同时在视频录制方面,还提供丰富多样的滤镜、美颜等强大编辑功能。在过去一条视频的制作,一般都需要较为专业的录制设备、拍摄者需要掌握一定的拍摄技巧,同时后期剪辑也需要较为专业的软件和较高的视频编辑水平,从制作完成到上传发布,成本较高,难度较大。随着智能硬件增强和推广普及,以及“抖音”等短视频软件的发展,使视频录制、剪辑编辑和发布交流集合在一个手机应用上,摆脱过去的种种限制,使得人人可拍摄、人人会编辑、人人能发布。有较高学习能力、热爱表达,喜欢尝试的大学生群体,更能够轻易上手,即用即会。

更重要的是,“抖音”为拍摄者提供了大量好玩有趣的道具、滤镜、美颜、音乐等特效手段,能够满足普通用户拍摄制作出专业水准的效果短视频的愿望,使得“小白用户出大片”成为现实。特别是“抖音”短视频中音乐的运用,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音乐具有渲染氛围、传染情绪的作用,而“抖音”中推荐的音乐多充满节奏感的高潮旋律部分,且欢乐又魔性,增加了短视频的娱乐性、刺激性和吸引力。“抖音还开发了各种新鲜玩法,在音乐、台词、场景已预设的前提下,用户只需进行动作模仿、口型对讲等即可完成创作。‘人猿泰山、‘海草舞、‘手指舞等一波又一波抖音热门视频引得用户争相模仿,满足了年轻人热衷于围观他人表演而又跟风模仿的从众心理,各种好玩有趣的视频在抖音上被有效地引导生产并最终得以自由发布。”〔2〕

(二)时短量大,算法独特

“抖音”之所以被归类为短视频手机应用,是因为这些视频的长度通常以秒为单位来计算,一般情况下短视频的长度很少超过10分钟,像抖音作为“一款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软件,是一个专注年轻人的15秒音乐短视频社区”,其视频长度一般仅有15秒,虽然抖音提供15秒、60秒两种短视频时长模式,其中15秒短视频毫无疑问是主流。这就使得用户在使用“抖音”时,观看单个短视频的耗时极短,也使得单位时间内可以能够将更多短视频在用户的手机屏幕上呈现。单个短视频耗时极短,能够很好满足用户碎片时间的使用,用户可以忙里偷闲,用户随时都可以打开“抖音”刷几条完整的短视频,特别对于大学生而言,课间、食堂、宿舍、赶路时候,随时都可以刷“抖音”、发”“抖音”。而“抖音”每条短视频一般15秒的时长,加速了短视频的刷新频率,使得单位时间内短视频能够得到更多呈现,于是用户刷到自己喜欢的短视频的机率大大增加,而用户不喜欢的短视频,也不需忍受,能够一闪而过或一划而过。

同时,我们知道“抖音”是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该公司之前发布的“今日头条”也是一款爆红的现象级产品,今日头条是“基于数据挖掘的推荐引擎产品,它为用户推荐有价值的、个性化的信息”。“抖音”充分发挥公司数据挖掘、推荐算法等方面积累的优势,给用户提供更多展示机会以及有针对性推荐更多用户感興趣的短视频,激励用户发抖音、刷抖音。这也提高了“抖音”在大学生在使用“黏性”,大学生们在刷“抖音”时,“抖音”根据喜好推荐,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不断涌现,让人欲罢不能;在发“抖音”时,“抖音”算法独特,和微信公众号不同,新用户零粉丝也会被分配给相应流量,如果短视频质量上乘,则会获得更多推荐,人人都有成为“网红”的可能,这对于热爱展示,有“网红梦”的大学生无疑具有巨大的魅力。

二、重视隐忧,“抖音”流行对大学生的不良影响分析

(一)虚拟的快乐可能会影响现实的奋斗

秒针系统与海马云联合出品的《2018·抖音研究报告》显示,用户在回答如何看待“抖音”时,回答排名靠前的几个关键词分别是:开心/快乐、好看/有趣、有毒/上瘾。〔3〕“抖音”短视频包含的内容五花八门,异常丰富,既有关于日常生活的点滴,也有制作精良的搞笑搞怪,亲切者有之,猎奇者有之,既能开阔大学生的视野,也能带来放松快乐。“抖音”强悍的算法,能精准推送用户感兴趣的内容,同时也隐藏着让人上瘾的算计。全屏显示、音乐魔性、自己感兴趣的短视频被“算法”密集推送出来,让人欲罢不能。强烈的画面刺激、魔性音乐的冲击、新奇有趣内容的不断涌现,引导大学生陷入巨大的狂欢之中,这快乐来的简单、直接、快速、廉价,容易让大学生不断上瘾,若沉迷其中,必然会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习近平总书记在《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青年是苦练本领、增长才干的黄金时期。‘青春虚度无所成,白首衔悲亦何及。当今时代,知识更新不断加快,社会分工日益细化,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这既为青年施展才华、竞展风采提供了广阔舞台,也对青年能力素质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大学生在大学期间,努力学习、苦练本领、增长才干,幸福要在现实的奋斗中获得,刷“抖音”带来的快乐最终只能是空虚。

(二)过度的娱乐可能会消解应有的思考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讲到:“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4]随着传播媒介的发展,走过电视时代来到互联网时代的今天,泛娱乐化现象变得更加明显。“抖音”以“记录美好生活”为口号,然而在很大程度上,其实质是一个娱乐化平台,人们不仅仅是用“抖音”来记录生活的点滴,更多其实是模仿、是表演,甚至不惜极度夸张、搞怪,博得大家的注意力,獲得点赞、评论、转发,以便扩大影响范围。当今的大学生群体从小在泛娱乐化氛围里长大,都或多或少都受到电视、网络等各种媒体泛娱乐化节目的熏陶,“抖音”短视频的流行加重了网络泛娱乐化的程度。大学生群体对“抖音”的重度使用,若沉迷在搞怪、猎奇的过度娱乐氛围中,比如会影响大学生面对祖国复兴、社会发展、个人命运的严肃思考。同时,习惯了以娱乐为主题的碎片式的信息输入,不需思考就能获得知识丰富的满足,也必然会消解大学生群体对待严肃问题思考能力的培养。

(三)低俗的内容可能会败坏积极的观念

在校大学生正处在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习近平总书记在《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强调:“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而青年又处在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时期,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十分重要。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余的扣子都会扣错。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抖音”在大学生中流行,必会对大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重要影响。“抖音”用户数量庞大,用户日活跃量有2.5亿之巨,每天发布短视频数量众多,这些视频好坏杂陈、良莠不齐,有积极的正能量作品,也有哗众取宠的媚俗之作,还有为吸引眼球的低俗作品,甚至有的短视频内容违背公序良俗,挑战现行法律。2018年4,一位粉丝达到百万之多,名叫“摇滚红领巾大岭”的网络主播,将自己佩戴红领巾当街截停女生搭讪,搞笑、骚扰、扮丑等行为上传到短视频网站上,博取噱头。2018年6月,抖音上发布了一则“邱少云被火烧的笑话”的广告,内容对英烈不敬,引起网民极大愤慨,同时这则广告也违反《英雄烈士保护法》。若大学生长期接触这些短视频,不加思考和批评,习惯性地接受和认同,那么必将对大学生正确价值观的形成产生非常消极的影响。

三、积极应对,用好“抖音”助推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

随着网络的发展,我国正在逐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加大监管力度,努力净化网络环境。相关网络公司,也在不断加强自查自纠工作力度。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持续地思考并探索着网络育人的新举措。“抖音”流行,大学生群体的大面积使用,既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带来新的挑战,也为更好推进网络育人工作提供了新可能。

(一)主动融入,推进“抖音”思政阵地建设。

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要顺应时代要求,密切关注大学生的思想动态,主动关心他们、了解他们,努力将思想政治教育全方位融入他们的生活中去。随着“抖音”流行,一些政府机构和主流媒体,纷纷进驻“抖音”,发布有趣有料的短视频,得到“抖音”粉丝的认可,给“抖音”过度娱乐化的生态,输送阵阵阳光、股股清流。根据字节跳动算数中心发布的《2018抖音大数据报告》显示:“抖音”上现已开通政务号5724个,共发布短视频25.8万个,累积获赞43亿;现已开通媒体号1344个,共发布短视频15.2万个,累积获赞超26亿。其中,政务号中排名第一的“四平警事”拥有粉丝1043万;媒体中排名第一的“人民日报”拥有粉丝量793万。到2019年5月,“人民日报”的粉丝量已突破2300万。面对“抖音”在大学生群体中的流行,诸多高校也纷纷开始进驻“抖音”,努力打造官方品牌,在“抖音”上发出声音,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校园“抖音”文化。高校各二级教学单位、团委,甚至年级、班级,都可以积极开通“抖音”账号,展示大学生日常生活中有意义、有趣味的点点滴滴。通过“抖音”亲近学生、融入学生,使大学生“亲其师信其道”,以便网络育人工作更好开展。

(二)积极引导,发起健康阳光的“抖音”活动。

大学生有很强展示自己、表达自己的欲望,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要探索发起积极向上、有趣好玩的“抖音”线上活动,为大学生提供在“抖音”上展现自己个性和创造性的机会。活动的涉及要注重主旋律的传播,注重将教育性和娱乐性结合,使过去大学生主要用“抖音”来娱乐,变为用“抖音”来实现自我教育和获得自我提升,同时通过“抖音”展示当代大学生风采,向社会传播正能量。其中,抖音挑战赛是一种很好的方式,挑战赛是运用“模仿”这一抖音核心运营逻辑和UGC(用户生成内容)众创扩散,实现传播效果最大化。根据火星营销研究院发布的《2019抖音挑战赛研究报告》显示:“从参与方式上看,挑战赛可以分为模板型和开放创意型两类,而从内容玩法上来看,火星营销研究院整理可分为:手势舞类、演技类、特效互动类、合拍类、舞蹈类、换装类、线下打卡/记录展示类、剧情类8种。”〔5〕其中,手势舞类最受人们欢迎。利用挑战赛,这种形式多样、好玩有趣,影响力大的形式开展大学生思想政治建设,一些宣传教育部门已经做了很好的尝试,取得了瞩目的效果,例如,山东省委宣传部发起的“青春追梦人”抖音挑战赛、武汉市团委发起的“寻找武汉最美高校”抖音挑战赛、南京仙林大学城管委会发起的“青春仙林,才高‘抖”仙林全民抖音大赛、曲阜师范大学学生处主办的“记录美好大学生活”抖音短视频大赛等。发起“抖音”线上活动,要精心设计,要重点突出教育意义,同时不忘提高活动对大学生的吸引力。

(三)加强教育,努力提升大学生媒介素养。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对不断增加的网民特别是对大学生的媒介素养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媒介素养是指人们对各种媒介信息的解读和批判能力以及使用媒介信息为个人生活、社会发展所用的能力。媒介素养教育,就是指導学生正确理解、建设性地享用大众传播资源的教育,通过这种教育,培养学生具有健康的媒介批评能力,使其能够充分利用媒介资源完善自我,参与社会发展。”〔6〕王莲华在《新媒体时代大学生媒介素养问题思考》〔7〕中认为目前大学生媒介素养存在的主要问题:大学生对媒介的批判能力较弱、大学生对媒介的使用不够充分、大学生网络道德和法律意识比较薄弱、新媒体技术的迅速发展对大学生媒介素养教育不断提出新的要求等。通过举办讲座、开展相关课程等形式,向大学生普及媒介素养的相关知识,努力提高大学生对媒介的批判能力、信息选择能力,事实分辨能力,提升大学生的自律意识,培养大学生自控能力。同时,努力培养大学生使用媒介信息提升个人生活品质,服务社会发展大局的意识,在过度娱乐化的“抖音”使用过程中,能保持审慎、批判的眼光,积极地去看待社会、看待自己,同时也向身边的同学,向社会传播积极充满阳光的正能量。

〔参 考 文 献〕

〔1〕字节跳动算数中心.2018抖音大数据报告.〔EB/OL〕.https://www.useit.com.cn/thread-22150-1-1.html.

〔2〕骆郁廷,李勇图.抖出正能量:抖音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运用〔J〕.思想理论教育,2019(03):84-89.

〔3〕秒针系统,海马云联合出品.2018·抖音研究报告.〔EB/OL〕.http://www.haimacloud.com/clouddata/reportDetails/15.

〔4〕〔美〕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M〕.章艳,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4.

〔5〕火星营销研究院.2019抖音挑战赛研究报告.〔EB/OL〕.https://www.yunyingpai.com/news/514591.

html.

〔6〕张志安,沈国麟.媒介素养:一个亟待重视的全民教育课题——对中国大陆媒介素养研究的回顾和简评〔J〕.新闻记者,2004,(05):11-13.

〔7〕王莲华.新媒体时代大学生媒介素养问题思考〔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03):108-116.

〔责任编辑:侯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