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友善价值观培育的挑战及对策

2020-10-12 14:16:17 理论观察 2020年8期

冷雅琳 李婕

关键词:大学生;友善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中图分类号:G641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 — 2234(2020)08 — 0143 — 03

一、新时代大学生友善价值观培育面临的挑战

新中国的成立使我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巩固了我国人民当家做主的地位,和谐稳定的社会条件为友善理念的传承和发扬创造了充分的场域,然而,改革开放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为新时代友善价值观的确立带来挑战。

(一)社会金钱崇拜的乱象

大学生的教育问题,不仅局限于课本,还应当从社会大环境中找答案。“在目前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化改革时期,个人主义、物质至上主义不断解构着原有的社会价值观念,金钱关系和利益关系不断消解着本该互帮互助的社会关系,是社会逐渐患上了‘道德冷漠症”〔1〕。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国民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个人意识觉醒。然而,物质上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逐渐凸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发展才是硬道理”等合乎社会发展规律的合理诉求被过度泛化,由此衍生出金钱崇拜、功利至上、破坏生态等等社会乱象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异化”倾向,背离马克思主义关于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思想。一方面,价值观念的功利泛化倾向由经济领域渗透到道德领域,纷繁复杂的个性化追求往往使大学生在成长和选择的过程中忽视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凡事追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的思想倾向削弱了大学生对积善成德、与人为善等道德修养认同感,淡化其对于友善意识和友善行为的追求。另一方面,“人脉就是钱脉”等拜金主义思想严重削弱了传统友善品德和新时代道德文明的影响力,使部分大学生狭隘地将金钱、地位和个人成就作为衡量人生价值的重要标准。受以上不良风气的影响,政治上的贪腐、摆“官威”现象时有发生;社会领域中虚假宣传、产品欺诈等问题常见报端;文化领域中时有抄袭、学术不端等丑闻发生;加之电视、网络等新媒体中不断涌现复杂多变的多元信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大学生难以避免的形成错误的价值观,从而逐渐摒弃精神世界的富足和对良好友善品行的追求。

(二)学校素质教育的弱化

友善是学校文化建设的重要目标,大学生的友善培育与高校建设息息相关。然而,新时代的校园文化建设仍存在一些问题。首先,高考制度给大多数平民学生提供了公平的受教育机会,同时高考的重要性也使中学教育片面的追求升学率,忽视了对学生综合素质和高尚品德的培养,密集而繁重的课程安排使友善观念的培育在时间和空间上都缺乏可行性。其次,高校的德育培养有待提升。一方面,一些高校不重视思政课程的建设,使思政课程缺乏创新性与吸引力,教学内容与教学方式千篇一律,思政课程不被学生重视、迟到早退、玩手机、应付作业的例子比比皆是。另一方面,高校德育教师质量良莠不齐,当前大学生群体数目庞大,德育教师的受关注度在高校中却又相对较小,与学生数量也不相匹配,负责思政教育的职员尤其是辅导员,在其繁杂的工作中難以对大学生的友善培育进行科学而又有针对性的指导。学校是大学生教育的主阵地,如若教育课程建设质量参差不齐,教育者配置又相对不平衡,那么大学生的友善价值观教育就难以在最大限度上发挥学校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家庭教育理念的落后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家庭教育涉及很多方面,但最重要的是品德教育,是如何做人的教育”〔2〕。大学生友善观念培育离不开家庭的作用。“仁”是中国传统友善观念的精髓。“以‘亲亲—仁民—爱物为价值秩序的圈层结构使中国传统友善观念具备了‘差等之爱的属性。”〔3〕如费孝通所说,传统中国的社会关系结构“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4〕。首先,社会是以家庭为单位构成,在数千年来以仁爱思想为纽带构建成的紧密血亲的中国家庭关系中,“亲疏有别,尊卑有序”的思想在无形中根植于传统的友善观念中,使家庭友善教育理念难以与时俱进,扩展到陌生人的身上,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大学生对新时代友善观的学习、理解和实践。其次,父母时孩子最好的老师。一些家长本身缺乏教育意识,自身素质的缺失,使其难以言传身教,为孩子友善观念的培养起到正面的榜样示范作用。当前大部分家长碌于谋生,繁忙的工作和生活琐事也使其疏于提高自我修养。更有甚者一些家长自身友善品行缺失,出口成脏,夫妻之间动辄言语相向,对待孩子拳打脚踢,无法给孩子创造友善温情的家庭环境,不仅挑战大学生友善价值观念的培养,还未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埋下隐患。因此,家庭因素助长了新时代大学生不友善的情况发生。

(四)自身友善追求的缺失

在新时代的经济背景下,大学生群体对友善观认同的弱化与追求的缺失也是挑战之一。首先,狭隘的自我本位观念割裂了大学生生命个体与社会角色、个人追求与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使大学生在做出行为时片面的以自我为出发点,难于与友善价值观协调融合。虽然从年龄上来看,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但是大学生的自我意识刚刚开始建立,因此心智发展尚不成熟,友善认知水平有限,对是非难以形成客观准确的判断。其次,新时代的大学生思维活跃、接受力强,网络环境的蓬勃发展使其便捷接触到世界各地的多元文化,同时也增加了他们被不良思想影响的风险。负面信息无孔不入,盲目追星,购买奢侈品等现象制约着大学生友善价值观的实现和对人自由而全面发展的追求。最后,人际交往中友善的缺失,使一些大学生难以向他人吐露心声,内心的封闭关闭了不仅封闭了大学生与人为善的实践,同时也关闭这些大学生接受他人善意的渠道,负面情绪的累积为心理健康问题埋下隐患。

二、新时代大学生友善价值观培育的对策

(一)巩固友善政治基础,建设友善之国

“友善的目标是人际关系之间的和谐,不同人之中的共同利益能够促进人际和谐。友善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之一,他的现实基础和前提是社会成员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和共享性。”〔5〕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巩固友善的政治基础,建设友善之国是新时代培育大学生友善价值观的基石。一方面,坚持社会主义所有制和共同富裕制度。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有凝聚力,才能解决大家的困难,才能避免两极分化,逐步实现共同富裕。”〔6〕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体现了我国政治制度的优越性,也在政治层面新时代大学生友善价值观的培育提供了保障。另一方面,制定正确的体制、机制调节利益的分化。制定和贯彻科学的大学生就业分配方针政策,注重社会公平,努力缓解大学生毕业后不同地区之间和行业之间收入分配差距,使其规范在一个合法合理的范围内。只有在源头上建立公平公正的制度和规则,才能为新时代大学生践行和培育友善观念的实现提供可行性和现实性。

(二)营造崇德向善环境,构建友善社会

社会环境是大学生成长和发展的土壤,崇德向善的社会风气能在潜移默化之中为大学生友善价值观的培育埋下种子。第一,建立健全道德回报和道德回应机制。科学而又行之有效的机制使行善者受到鼓励和赞扬,为大学生实施友善行为提供动力,饱含谢意的社会回馈确保了大学生践行友善行为的可持续性。第二,积极运用大众传媒正面引导,在社会范围内进行友善观的宣传教育,传播正能量,营造良好的氛围。第三,加强友善典型的引导。社会应该旗帜鲜明的宣传友善典型,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循序渐进而常态持久的推广和开展各种形式的友善典型教育活动,在大学生中间传递正能量,弘扬真善美,激励和鼓舞大学生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形成正确的价值判断,进而通过自我比较、自我反思、自我鞭策确立崇尚友善的道德追求。第四,社会要为大学生践行友善价值观创造实践条件。比如加强高校、社会公益团体、政府之间的联系和交流,疏通大学生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的渠道,在实践中润物无声地感染大学生群体,把友善强有力的渗透到大学生的价值观认同中。

(三)倡导互助友爱风尚,营造友善校园

学校是传播文化和道德培育的主阵地,高校所特有的物质精神环境和文化氛围充分发挥着培育新时代大学生友善价值观的重要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要用好课堂教学这个主渠道,思想政治课要坚持在改进中加强,提升思想政治教育亲和力和针对性,满足学生成长发展需求和期待”。〔7〕因此,第一,学校应该将友善观融入教育教学中,创新思政课的教育内容和教学方法,充分发挥思政课的主渠道作用,使大学生充分认识到友善的重要作用,激发大学生对树立友善观念的认同感和使命感,疏导社会、家庭等各方面对大学生产生的负面影响的干扰,使其对友善观念的碎片化的感悟升华到理性认识,形成与友善观相一致的价值取向和与友善观相一致的品德意志。第二,立德树人的教育目标也同样要求教师本身树立友善的教育理念,发挥主动性和积极性,担负起言传身教的职责和任务,将理论教育和友善实践结合起来,将正面的友善理论灌输与课后友善心理疏导结合起来,让大学生在榜样的示范下、环境的熏陶下、氛围的感染下融入到学校这个友善的大环境里。第三,学校可以组织开展各种校园活动和公益活动,丰富多样的精神文明活动,能够在不知不觉中在情感上深化大学生的友善价值认同,学校整体的友善氛围也能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大学生的价值培养和选择。在学校中,健康向上、形式高雅的活动能促进新时代大学生坚定友善信念,提高其友善行为的践行效果。以礼待人、衷于行善的大学生群体,也能够反作用于学校这个教育客体,进一步为友善培育提高影响力。

(四)营造和睦家庭关系,打造友善之家

儿童在家庭中拥有了第一个社会角色,家庭的友善氛围是社会良治之基,也为孩子的友善品质追求树立榜样。第一,父母和近亲应该积极提高自身修养,以榜样作用示范友善,改进教育方式,自觉以友善价值观严格要求自己的言行举止,使友善观念“润物细无声”地在孩子心灵深处埋下种子,进而为其成长为友善公民奠定基础。第二,家长关注大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善于倾听子女的困惑和心声,营造和睦的家庭关系和邻里关系,让友善渗透到家庭生活的每个角落。温馨快乐的家庭环境能够帮助大学生养成积极向上阳光的性格,保障大学生的心理健康,进而促使其实施友善行为回馈家庭、学校、社会和国家。第三,家长应该引导孩子参与友善实践,如带孩子参加社区服务、经常去孤儿院和敬老院关爱弱者、传递温暖。实地教育能够让孩子意识到,微小的善意不仅是锦上添华,更多的是雪中送炭。当友善在大学生的认知中,从“可以”变为“必然”,友善观的培育就能够从“被动”变为“主动”,激励大学生言行一致、知行统一。

(五)提高个人道德修养,培育友善个人

外在教育是促进大学生友善观培育的条件,当外因充分推动大学生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和自觉性,将友善自发地规范内化为个人品德,友善培育才能取得显著成效。因此,大学生的自我教育是不可忽视的内在路径。第一,大学生要提升自我学习的能力,了解什么是友善、友善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在理论层面深化对友善的理解认知,树立高尚道德理想,提升道德素养,陶冶文化情操,学会以礼待人、与人为善。“新时代中国青年要锤炼品德修为。……人无德不立,品德是为人之本。止于至善,是中华民族始终不变的人格追求。”〔8〕第二,大学生应提高友善逻辑思维能力,加强友善价值观的情感认同。大学生应当主动了解先进友善事迹,积极利用各种渠道如网络、电视等了解友善先进典型,并积极学习。情感认同让大学生自发产生心理共鸣,为友善意志和友善行为提供被驱动力。第三,大学生在人际交往中,应学会以礼待人、与人为善。崇德修身自古以来便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对待长辈应谦虚礼貌,对待家人应关心爱护,对待朋友,应真实诚信。第四,大学生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践行友善行为。通过参加志愿服务、公益组织等活动,能够使进一步提升大学生参与友善实践的获得感和满足感,在对人友善、传递友善、获得友善的过程中提高自我道德评价,从而深化大学生对友善观年的认同感,坚定信念,把友善观念根植于内心,自发的内化为待人處事的优秀品德,从而树立起大学生应积德行善的责任感,肩负起年轻一代的使命。

〔参 考 文 献〕

〔1〕李荣,冯芸.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关键词. 友善〔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

〔2〕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354.

〔3〕燕连福,李晓利.从差等之爱、博爱主义到人类“共同体”——社会主义友善观的比较解读〔J〕.决策与信息,2018,(08):48-57

〔4〕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5〕黄明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研究丛书·友善篇〔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

〔6〕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138-139.

〔7〕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N〕.人民日报,2016-12-25(01).

〔8〕习近平: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N〕.人民日报,2019-04-30(01).

〔责任编辑:侯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