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美国总统死于白宫水污染

2020-10-13 04:17:40 环球时报 2020-10-13

候涛

“一月总统”成为首位受害者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病情近来一度成为国际新闻热点,但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历史上曾有三位美国总统死于肠胃疾病,在他们死亡的背后,竟然有一个惊人秘密,神秘“杀手”都是白宫被污染的水。而这一真凶直到两百年后才被发现。

在19世纪初,白宫潮湿、通风不良,与现今游客在宾夕法尼亚大道看到的景象相去甚远。白宫用的水装在水桶里,由仆人把水运进白宫,储存在两口井里。到了第4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时代,有人提议白宫应该接上管道水,但在这项工程动工前,英国军队攻占华盛顿并焚毁白宫。到了19世纪30年代,一些政界人士再度提出白宫靠水桶运水的方式太原始。于是,公共建筑委员会委托工程师罗伯特·莱基负责白宫输水管建造项目。莱基用铁管将富兰克林广场的泉水输送到白宫一个蓄水池,然而,充满细菌的粪便存放处距离富兰克林广场泉水不到一英里,有些粪便源自生病的人。1833年5月底,工程完工,没有人关注水源安全问题。不仅如此,在白宫以南邻近街区有条城市运河,人们经常向这条运河倾倒废水、乱扔动物尸体,导致运河发出阵阵恶臭。19世纪的白宫没有固体废物处理设施以及污水管道。当时老百姓把装着排泄物的马桶直接放到街上,然后政府每天派人把它们运到城北人烟稀少的地方。而这个地方距白宫的水源地上游只有1500米。经过几年多重污染,白宫无形中成了一座“毒宫”。

污染造成的第一个受害者是美国第9任总统威廉·亨利·哈里森。他死于1841年4月4日,享年68岁,他也是美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短的总统,一共只服务了一个月就去世了。

1841年3月4日,哈里森宣誓就任总统,他发表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就职演说。尽管以前许多历史学家声称哈里森站在寒风中长时间演说受寒造成了他的死亡,但事实上,他在就职典礼过后精力仍然很充沛,他非常认真对待改革行政任命的承诺。他喝着白宫的水、用白宫的水洗澡,梦想着整顿美国政府。然而,3月26日,哈里森突然病倒,病情发展很快。在哈里森死后,他的医生托马斯·米勒诊断这位“一月总统”的死因是“右肺下叶肺炎”。

哈里森真的因在寒冷天气下演说而死亡吗?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学者简·麦克休和菲利普·麦考维克通过现代流行病学的视角研究哈里森的死因,他们发现真正的“凶手”是白宫的水。哈里森躺在白宫床上临终时所表现出的症状更符合伤寒和胃肠道感染,这可能是由于他饮用白宫受污染的水导致的,水中有寄生虫或细菌。哈里森最初在就职三周后向医生米勒抱怨过自己的焦虑和疲劳,这些不良感受很快发展为反胃、便秘和体温升高,米勒只是针对总统的症状进行治疗,并没有发现总统发病的源头。很明显,哈里森和他身边的人并不知道白宫的水有毒。米勒用鸦片、蓖麻油和水蛭等试着治疗总统,但这些治疗只能使哈里森的病情更加糟糕,他开始变得神志不清。哈里森频繁腹泻拉出来的粪便很像伤寒患者的粪便,研究人员检查他的病历发现,他的肺部症状远不如他的肠胃疼痛严重。

医学人员得出结论,有充分理由相信,哈里森搬进白宫使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他之前就有消化不良史,在白宫“毒环境”下,他尤其容易感染伤寒。1841年4月4日,哈里森停止了呼吸。这离他发病还不到十天。▲

“年轻的山胡桃树”未能幸免

1845年3月4日,49岁的詹姆斯·诺克斯·波尔克入主白宫,成为美国第11任总统。他被称为“年轻的山胡桃树”,但鲜为人知的是,波尔克在白宫住上一段时间之后,他经常在日记中记载他遭受肠胃疾病困扰。他在1848年6月29日一篇日记中写道,那天早上日出前,出现剧烈腹泻并伴随着剧痛,这使他无法移动。

新的法医研究显示,波尔克在白宫多年水中毒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波尔克在就职时充满热情和活力,但他使用4年白宫的水之后,到1849年3月4日卸任时,他看上去精疲力竭,他的体重大大减轻、脸上有很深的线条、眼睛下面黑眼圈严重。不知内情的人认为繁重的工作拖垮了波尔克的身体,这其实是他多年反复水中毒的显现,“罪魁祸首”就是白宫水中的细菌。

离开白宫没多久,波尔克又发病了,他的病被认为是霍乱。在波尔克退休后居住的田纳西州的家中,又出现了类似哈里森临终前的一幕,这时离波尔克完成总统任期只有3个月。1849年6月15日,波尔克躺在床上,他的身体因腹泻、呕吐和严重脱水而颤抖。尽管只有53岁,但长期水中毒耗尽了他最后的元气。波尔克的退休生活只有103天,他的夫人把丈夫过早死亡归咎于白宫生活。据说,同时期的美国政治人物萨姆·休斯顿可能察觉到波尔克之死同饮水有关,他称波尔克是“把水当作饮料的受害者”。从哈里森死亡到波尔克出任总统,白宫的饮水系统几乎没有得到改善。▲

“我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波尔克离开白宫后,新总统扎卡里·泰勒搬了进来,但他统治美国只有一年零四个月时间,1850年7月9日,这位美国总统在白宫暴亡。

到了19世纪50年代,白宫水源监管和消毒方面进展甚微,华盛顿仍然没有建立废水收集系统,一切照旧,常见的污物处理方法是设置垃圾场,用来堆放废物的垃圾场位于白宫水源上游,受污染的地下水自然流向白宫的水源,两种致命细菌——伤寒沙门菌和副伤寒沙门菌大量滋生,它们会导致人类患上伤寒和副伤寒。

第三位受害总统泰勒是军人出身,1808年他作为一名陆军少尉开始长达40年的军旅生涯,他长期守卫边疆,身体状况很好。但泰勒出任总统后不久就开始受到胃肠疾病困扰,这个“大老粗”并没有当回事。1850年7月4日上午,泰勒走出白宫,在炎炎夏日下,他停下来观看一个学校项目,吃了几个青苹果,然后前去正在建造的华盛顿纪念碑参加一个仪式,之后返回白宫。泰勒总统的传记作者亨利·蒙哥马利在《美国第12任总统:扎卡里·泰勒少将的一生》中披露,泰勒回到白宫后又热又渴,他吃了一大碗樱桃,又喝了很多冷水和牛奶。晚饭后,他感到身体有些不舒服,到第二天情况更加糟糕。随后他开始腹泻,并且伴随着出血。他的医生诊断他的疾病为霍乱,于是医生用甘汞和鸦片对他进行治疗,医生可能还切开了他的静脉,进行“放血治疗”。7月8日,泰勒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他对医护人员说:“自从我升任总统以来,我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7月9日晚上,在经历5天剧烈腹泻和呕吐后,泰勒离开了人世,终年65岁(如图)。

一些别有用心者在泰勒死后散布谣言称,泰勒被支持奴隶制度的南方人毒杀,以此挑起美国南北不和,类似阴谋论持续到了20世纪。除了散布谣言者之外,其他人都无法确定泰勒总统的死因,人们只是隐约感觉到美国总统似乎受到了诅咒,9年来竟然有三位总统死于类似的症状。那时的医生们并不知道三位总统的真正病因。现今,研究人员可以根据症状、潜伏期和时间重新审视泰勒总统之死。

在泰勒病例中,研究人员认为这位总统感染了沙门氏菌或一些类似细菌,他的病因很可能在白宫的水上。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进行的分析显示,泰勒死于肠胃炎,他在白宫的食物或饮水可能受到了污染。

泰勒死后,副总统米勒德·菲尔莫尔继任总统,没想到,厄运转向总统家人,菲尔莫尔的妻子和女儿经过白宫两年多生活后都过早死亡,女儿年仅22岁。到了19世纪50年代中期,白宫的水源从富兰克林广场泉水转到波托马克河。不过水质问题仍然存在。后来,林肯总统的儿子就因污水死亡。

1860年,詹姆斯·布坎南总统下令将河水输送到白宫二楼用于洗澡,布坎南一家人很幸运,这项工程直到继任者林肯总统带着家人搬进白宫才完工。林肯的儿子威利跟以前三位总统一样被白宫受到污染的水所害。因为威利经常在二楼洗澡,洗澡水来自流经白宫的波托马克河。此时美国还处在内战中,军人们在波托马克河附近扎营,士兵和马匹取用河水,也在里面排泄,动物的尸体被丢弃在里面。细菌入侵威利的身体,他去世时只有11岁。林肯和妻子并不知道儿子的真正死因,更不知道多年前同样的凶手夺走了三位美国总统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