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郑风》爱情诗群文阅读

2020-10-13 12:23:18 语文建设 2020年9期

董一菲

师:今天我们欣赏《诗经-郑风》中的一首诗,名字是——

生(齐读字幕):《子衿》

师:请一位同学朗读第一诗节。

生(女):“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师:读得非常有感情。大家观察一下,“子衿”的“衿”,是示字旁还是衣字旁?

生:衣字旁。

师:那它一定与衣服有关。大家想一想,它会跟衣服具体的哪个部分有关呢?

生:衣服的领子。

师:是的。不说衣服,本身就十分含蓄,这是一种修辞手法,叫借代。不说全部,只说一点点。中国的诗歌,从《诗经》开始就奠定了一种审美范式。“乐而不淫,哀而不伤”,非常有节制地表达。对一个人的思念,不说他的眼睛,不说他的容貌,而是说——

生:子衿。

师(示意读诗女生):继续读第二诗节。

生(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师:《诗经》的特点是一咏三叹,每一诗节都会更换字词,诗的题目叫《子衿》,而第二诗节歌咏的对象又变成了“子佩”,这个“佩”应该挂在哪里?

生:“佩”是身上的挂件,可能是挂在腰间的。

师:挂在腰间的,如果直接表达“腰”,就太过直白了。

生:是的。因此用了身上所佩戴的一件饰物来借代对爱人的思念。

师:“城阙”是什么?

生:城门。

师:每个城邑都有城墙,多么“中国”,多么封闭的美!城墙上有高高的门,女子站在这“边界”上。有两个动作还记得吗?

生:挑兮达兮。

师:来来回回地走,表示一种焦急,一种等待。同学们,你们觉得这可能是怎样的思念?

生:漫长的思念。

师:漫长的思念,赋予抽象的思念以物象的长度。

生:浓烈的思念。

师:浓烈的思念,是程度上的。

生:青色的思念。

师:青色的思念,来自这样的爱是“青青子衿”“青青子佩”。

生:急切的思念。“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师:时间上都产生了错觉。

生:忧愁的思念。

师:忧愁的思念,思念的性质便是那无尽的忧愁。有两个同音字,一个是“忧伤”的“忧”,一个是幽闭的“幽”。你愿意为自己的词选择哪一个呢?

生:幽闭的“幽”。在思念自己的爱人时,心中比较忧愁。

生:缠绵的思念。“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师:“缠绵”二字,什么偏旁?

生:绞丝旁。

师:丝线是春蚕的作品。李商隐有诗云“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你真会用词。

生:温婉的思念。因为这个人是你喜欢的,就算他长时间不来看你,你对他也不会发脾气。

生:挥之不散的思念。

师:你用了这么长的修饰——挥之不散的,对汉语汉字的感觉真好。

生:在思念的同时又有点埋怨,所以是有埋怨的思念。

师:内含了一种“怨”,这种怨来源于最深的爱。

生:“纵我不往,子宁不来?”纵使我不去看你,你也不来看我吗?

师:那“子宁不来”是什么句式呢?

生:反问句。

师:语势强烈,其中隐藏的情感也被你捕捉到了。

师:一首好的诗歌,会通过色彩传达情感,比如本诗开篇便是“青青子衿”。汉语的美就在于它的多元多义,因此充满了弹性韧性的汉语特别适合用来写诗,有着那么多的不确定性。青色,是什么颜色?请展开你们的想象。

生:下过雨之后天空的颜色。

生:翠绿的绿色。代表了主人公青色的思念。

师:青色的思念,初恋的味道。

生:我觉得是淡绿色,因为是幽远的思念。

师:幽远的思念,为什么是淡绿色呢?

生:如同才长出嫩芽的小草,远远看去是一片淡淡的绿色。

师:淡淡的如刚刚出芽的小草,这感觉真好。

生:从它的引申义来讲,“青青子衿”“青青子佩”,其实是用“青青”这两个非蓝非绿的颜色体现出女主人公对自己爱人的思念。这份思念到底是夹杂着什么样的情感很难以捉摸。

师:剪不断理还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对于“青青”,这位同学理解为非蓝非绿。

生:我觉得是还没有成熟的青梅的颜色。青梅还未成熟,有一点涩味,比较青涩。

师:“涩”是青涩,甜中带一丝苦涩。

生:青色是一种蓝中带绿、绿中带蓝的颜色,就像老师您身上穿的衣服的颜色一样。

生:我觉得青青是一种墨绿色。

师:墨绿色,为绿选了一个修饰语“墨”,“墨”是什么颜色?

生:墨是黑色,代表着深沉的爱。

师:是一种深沉的爱。青色也许还会是——

生:青色还可能是青杏摇曳,在边缘上那种淡淡的颜色。

生:我认为“青青”还有可能是春天的颜色,春意盎然,生机勃勃,表现他爱得深沉,爱得有生机。

师:他用整个春天来形容和理解他读到的“青青子衿”中“青青”的颜色,大气磅礴。

师:“青青”究竟是什么颜色?是经典的颜色,是中華民族对整个世界颜色色谱的贡献,我们一起来欣赏它的迷人魅力。

生(齐读):雨过天青,粉青,梅子青,豆青,青瓷。

师:宋代有两个“宋cí”代表我们民族的文化,一个是与唐诗相对的宋词,另一个便是瓷器宋瓷。宋瓷选择的颜色依然是“青”。哪一个民族的文字可以如此之丰富?同学们看看那修饰语吧!如“粉青”的“粉”,“梅子青”的“梅子”,“豆青”的“豆”。从词性的角度来说,这些是用什么词作为修饰语的?

生:名词。

师:董老师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名词是用得最多的修饰语。比如林徽因的诗《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一个人充满了青春的骄傲,正如四月的芬芳,所以她没用任何一个形容词,而是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再如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的一句诗:“今夜的天空很希腊”,哪个词用得很棒?

生:“希腊”。

师:他不用“浪漫”,而用“希腊”——整个西方文化的源头,精神的土壤。青色,有了这么多的修饰语,在同学们共同的解读下,它已经有了生命。我们再次重温诗歌的前两句——

(生齐诵)

师:《诗经》十五国风中《郑风》的二十一首诗,其中有十四首是爱情诗。对于爱情的表达,在那黄天厚土,在那最中国的土地上,我们的祖先如何吟唱那份最真最纯的爱?大家再继续欣赏《郑风-将仲子》的节选。这首诗的题目是“将仲子”,用白话说就是“求求你呀二哥哥”。伯、仲、叔、季,那么“将伯子”“将叔子”“将季子”都是可以的,为何偏偏是“将仲子”?大家读过《红楼梦》吧?史湘云舌头比较大,而且南方人不会说儿化音,她见到宝玉,宝玉排行——

生:二哥哥。

师:你太解风情了,太懂得中华文化的玄机了,史湘云天天追着宝玉喊“爱哥哥”。

师:下面我们且读且翻译《将仲子》,可以两位同学合作完成。

生:“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生:求求你啊,爱(二)哥哥!不要翻我家后院的墙,不要毁坏后院的檀树。不是说我舍不得那树,我是害怕别人说闲话呀。

师:翻译得真好,一定读了很多中国的古典小说,才会把“无逾我园”翻译为“我家的后花园”。待月西厢,“西厢”一定是爱的场所的代名词,后花园更是如此,《牡丹亭》中的杜丽娘多看了自己家里的后花园一眼,于是为爱而死,为爱而生。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第二首诗《诗经·郑风·狡童》(徐步走到一位同学身旁)我们配合完成吧,你读,我来翻译。

生:“彼狡童兮”。

师:那个小坏蛋呀!

生:“不与我言兮”。

师:你不跟我说话。

生:“维子之故”。

师:因为你的原因。

生:“使我不能餐兮”。

师:使我吃不下饭。

(生笑)

师:中国人含蓄,不会轻易说爱。《子衿》《将仲子》《狡童》,塑造了三个截然不同的女性形象,同时也塑造了三个截然不同的男子形象。三位女子分别具有什么样的性格?三位男子又是怎样的形象?任选一个问题回答,稍作分析。

生:《狡童》中的女子是以责怪的形式来表达她对男子的爱,所以我觉得《狡童》中的女子是活泼乐观的性格。

生:我觉得《子衿》中的男子是一个羞涩的人,因为“纵我不往,子宁不来”,他不主动追求那位女子。《将仲子》中的男子是一个勇敢的人,为了追求女子,逾了园,又折了她的树。

师:分析得不错。刚才这位女同学说《将仲子》中的男子特别勇敢,你看他走过的地方,檀树倒了,杞树倒了,花园就像遭逢一场暴风雨。

生:我喜欢《将仲子》中的女子,她比较坚强,有话直说。《子衿》中的女子则比较温婉。

师:就性格直爽而言,你认为《狡童》与《将仲子》的女主人公相比较哪个更直爽些呢?

生:我觉得还是《将仲子》中的女主人公较直爽。因为《狡童》中“狡”是“不与我言兮,使我不能餐兮”。

师:读懂了诗歌,有自己的理解。中国的古典诗歌尤其爱情诗是那么含蓄、隽永,即使是最热烈的《狡童》也不会直接表达那份情感,这就是《诗经》为我们的民族、为我们的诗歌奠定的最传统的文化精髓。

师:请大家观赏文艺复兴时期的一幅油画,题目为《春》。为了讴歌“春”,画家波提切利画了3组人物,170种植物,500朵花,运用这样纷繁的色彩只为表达永远的春天。这里有春神,有花神,这里有信使,有爱情。这就是西方的绘画。西方和东方的文化与审美,从最开始就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波提切利的这幅画叫《春》,那么如果给《子衿》画一幅画,你会叫它什么呢?

生:我会称呼它为“青”。

生(读PPT):“青,东方春位,其色青也”。

师: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青在哪里?

生:东边。

师: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青在哪里?

生:春天。

师:再看这幅《春》,西方的画家用色彩,用故事,用繁多的人与物来表达。假如你为《子衿》画一幅画,你会画上这么多的人和物吗?

生:不会。我会画一个女子孤独地坐着,她着一身青色,盼望着她的爱人。

师:青青子衿,一个背影。据说,在《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最难画的人物是贾元春,因为在整部小说中没有对她进行任何肖像和衣饰的描写,因此画家都画她的背影。“青青子衿”中的女子,诗中对她也没有一句细节描写,而这位女同学非常智慧,也画她的背影。在城阙之上的一个背影,你的这幅画使我想起沈从文的《边城》,那个永远守候傩送的翠翠的留恋的背影。

生:我想画一个城墙,围住了一个女子,城墙里面是不毛之地,外面是青葱翠绿的。

师:你要画两个世界吗?外面是爱的世界,你一定读过钱锺书的《围城》。

生:首先一定是一幅中国画,不是中國画必然画不出这种意境。

师:中国画的特点是什么?

生:点染。

师:要点染,要淡墨。西方的油画多么悲壮,用这么多的颜色来表达,而我们只用——

生:墨。我并不是想画女主人公,我想画男主人公。画男子穿着青色的衣裳,视角是女主人公,凝望着他的背影。

师:独特的角度,一种凝望,把自己变成神女峰、望夫石,痴痴地等待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永远永远。

生:我会画刚下过雨,天色很朦胧的一天,一个女子手中拿着玉佩,打着雨伞,站在城墙上,仰天长叹的背影。向远处望去,在江河中,有一叶扁舟,这让她想起所思之人。

师:“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她借助了雨这个形象,让我想起汪国真写的“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如果说,西方的画叫《春》,我们为《子衿》作的画就叫《青》。

师:东西方文化的不同,不仅是诗和画的区别,也是诗与诗的距离。我们来看俄国女诗人茨维塔耶娃的诗歌《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

生(两女生交替朗读):“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从所有金色的旗帜下以所有的寶剑下夺回你俄要决一雌雄肥你带走你要屏住呼吸。”

师:酣畅淋漓,一个女孩子的爱的誓言是这样的。来自俄罗斯野性大地,有着这样的狂野,这样的热辣。“我要从所有的时代”,这是时间;“从所有的黑夜那里”,这是艰难与困苦;“从所有金色的旗帜下”,这是幸福骄傲与灿烂;“从所有的宝剑下夺回你,我要决一雌雄,把你带走”。你要做的是什么?

生:“你要屏住呼吸”。

师:一首诗,一句诗,唱了三千年,之后曹孟德来了,他面对滚滚长江,横槊赋诗。他赋予这首清纯的爱情诗一种求贤若渴的王者气象。他说“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为了你,我一直沉默,一直寻找,你是谁?你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你是那猛士,你是那人才。有多大的情怀,作多大的诗。同学们可以尝试续填两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年寿忽往,望瘦光阴。

师:光阴就这样一点点消弭了。

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思念切切,子不达兮?

师:子不达兮,很古雅。如果你不写爱情诗,你会写什么呢?

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老眉玉面,一眼万年。

师:这个“老”不太典雅,希望再换个词。

生:朗。

师:漂亮,向你学了一个词,形容人可以称为“朗眉”。

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盟与君兮,秋水望兮。

师:秋水望兮,你把虚词用得太漂亮啦!楚辞《离骚》大量表达情感的时候,不用那么密集的实词,而用虚词来表达。

生: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一念相思,终不悔矣。

师:好一个“终不悔矣”。大家再来回味一下古老浪漫的情思。

(生齐诵)

师:这是三千年前的一曲恋歌,你们听懂了吗?好,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