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舆情的字母词使用问题思考

2020-10-13 12:23:18 语文建设 2020年9期

常文斐

近年来,网络流行词“C位”“大IP”“CP”“BGM”等频频登上热搜,这一现象使字母词使用问题再次成为语言文字领域的热点话题,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和讨论。语言舆情是通过媒体反映出来的社会关于语言现象、语言问题、语言政策的舆论状况和公众的行为倾向,是社会语言意识的反映。热点舆情往往指向重大语言问题,引发学术争议,更引发政策思考。本文拟从舆情视角出发,对字母词使用的相关舆情进行追踪调查,并对字母词的规范问题进行思考。

一、字母词舆情追踪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9年8月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互联网普及率已超过六成,网民规模达8.54亿。网民在网络空间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网络空间的语言生活也空前活跃。

这些年的实践表明,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越来越重视听取网络上的意见和建议。基于此,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发了舆情监测平台,对门户网站、论坛、博客、微博、贴吧等平台上的语言文字相关讨论进行抓取,通过文本聚类发现热点话题并对其进行跟踪,从而为研究人员提供舆情判断的数据支持。

本研究在该舆情监测平台的支持下,追踪了近15年来有关字母词的讨论情况,发现其间出现了两次较大的舆情波动。第一次爆发于2010年,缘于原国家广电总局对各广播影视机构下发的一项通知,要求非外语频道,播音员主持人在口播新闻、采访、影视记录字幕等方面,不得使用诸如NBA、BBC、WTO等外语以及外语缩略词。第二次爆发于2012年,缘于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第6版《现代汉语词典》中收录了239条以西文字母开头的词语。两次事件分别引发了字母词相关研究的热潮,但至今字母词的使用及规范等相关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大众对于字母词的讨论也一直没有间断。

二、舆情观点分析

通过跟踪调查发现,讨论的核心问题就是汉语中是否可以接受和使用字母词。支持者與反对者各执一词,经过总结和梳理,主要归为以下几方面。

1.支持使用字母词的观点

一是字母词是语言发展的正常现象。语言是用来交流的,也是开放的,字母词的出现和使用提升了汉语的活力,展现了汉语的开放性和创造性,丰富了汉语的表达形式,是语言自身不断丰富发展的正常现象。

二是字母词是语言接触的产物。在语言的发展演变中,不同语言问互相影响、借用难以避免,字母词就是中外文化接触的产物。“活”的语言一定会不停地吸收新的东西,这就是语言的来来往往。汉语从产生之初就在不断地吸收外来语,本身就是多种语言的融合体。

三是字母词填补了汉语表达的空缺。受中外文化差异的影响,现有的汉语词汇中找不到十分切合的词语来表述国外一些特有的文化和概念,如“AA制”“XO酱”等。一些字母词在引入时部分实现了汉化,由字母和汉语语素共同构成,如“4S店”“X射线”等,汉语可以解释,却无法直接替代,也只能借助字母词来完成正常的交流。此外,科技的飞速发展使新事物、新概念层出不穷,一些字母词还未来得及翻译,便通过网络传播开来,如“E-BOOK”“AI”等。

四是字母词符合语言运用的经济原则。语言发展的趋势就是避繁就简,字母词的使用符合语言“避繁就简”的发展规律和趋势。字母词在专业领域、国际和地区间有比较广泛的通用性,使用字母词能够提高交际效率。字母词大多为专有名词或专业术语,对应的汉语形式往往比较复杂,如“CPI”与“消费者价格指数”,太长的词语不便于传播和记忆,使用字母词读写简洁,便于交际,符合语言运用的经济原则。

2.反对使用字母词的观点

一是违反语言相关法律法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二章第十一条规定:汉语文出版物中需要使用外国语言文字的,应当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注释;第十二条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以普通话为基本的播音用语。需要使用外国语言为播音用语的,须经国务院广播电视部门批准。由此可见,汉语文出版物和广播电视用语用字必须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乱用、滥用字母词是不合法的。《现代汉语词典》作为一部规范性的工具书,收录字母词等于承认了其符合国家的规范标准,这在根本上不符合国人正确使用汉语汉字的标准和规范。

二是影响文化的传播和繁荣。语言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体现,在汉语的表述中夹杂着外语,显得不伦不类,多数字母词不被大众所熟知,时间长了不利于民族文化的传播。汉字作为一种成熟的语言文字符号体系,有其自身的系统性和规范性,字母词的语音和书写形式均与汉字有较大差异,随意引入字母词,满足于“拿来主义”,不仅扰乱了汉字系统的严整性,也不利于我国民族文化的繁荣和发展。

三是侵犯大众的语言知情权。过多使用字母词势必会影响汉语的正常表达,增大大众理解的难度,影响跨文化交流的有效进行。字母词等缩略语基本源自行业内部,普通百姓未必熟悉。大众对各专业领域的认知范围和程度不一,受知识结构的限制,会遇到不懂的词语,进而影响对信息的接收和理解。广播电视等大众传播媒介面向的是普通百姓,制作时应该考虑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目前国内仍有很多人不懂英语,乱用字母词,不仅影响传播效果,也侵犯了大众的语言知情权。

四是不利于语言安全。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是文化的基石,任由字母词扩张、泛滥,将危害汉语的健康发展,冲击中国文化的基础。语言是思维的工具,语言也塑造着思维方式。改革开放以来,英语逐渐改变着国人的语言习惯和思维习惯,影响着国人对汉语汉字的感情,如果任由字母词扩张,将会干扰汉语的纯洁性和系统性,影响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

三、思考与建议

由以上两种争论可以看出,字母词在给我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不少问题。回顾字母词在汉语中的发展史,源头可追溯到十七、十八世纪,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从近期发展来看,字母词仍活跃在各个领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因此,对待字母词不能一禁了之,而应以科学的态度分领域、分类型进行规范。

1.分领域

从使用领域看,语言文字工作的四大领域分别是党政机关、学校、新闻媒体和公共服务行业,对字母词的规范可先从这四大领域开始。其中,党政机关是龙头,应充分发挥其带头表率作用,自觉减少使用字母词;学校是基础,应坚持发挥其教化主阵地和主渠道的作用,强化学生语言使用的规范意识;新闻媒体是榜样,媒体作为面向大众传播的媒介,与公众接触最多,影响也最大,应加强对字母词使用的相关规范或指导,发挥好其对语言使用的示范和引领作用;公共服务行业是窗口,应进一步加强对从业人员的语言文字规范标准培训,营造规范使用语言文字的社会氛围。

从分布领域看,有些词是流通于特定领域的行业术语,行业内部人员交流时使用,使用范围和对象都比较有限,对汉语的影响也比较有限。有些则已经进入通用领域,面向的主要是普通大众,关系到每一个人的语言使用,如“ATM”(由经济领域进入通用领域)、“AIDS”(由医疗领域进入通用领域)等。考虑到我國还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不会英语,不明白这些字母词的含义,因此,应对通用领域中字母词的使用加以限制,减少人为设置的沟通障碍。

2.分类型

从构成成分看,字母词可分为三类:由西文字母构成的纯字母词,如GDP、ATM、CEO等;由汉语拼音构成的拼音词,如PSC(普通话水平测试)、HSK(汉语水平考试)、GB(国标)等;由西文字母与汉字、数字混合而成的混合字母词,如A股、PM2.5、5G等。其中,拼音词本是由汉语拼音组成的词,是汉语词,但部分词语却是按照英文字母的发音来拼读的,容易让人产生误读,尽管现有的一些拼音词已被广泛使用,但今后应减少创造这类词。混合类字母词通常汉化程度较高,接受度也较高,短期内不容易改变,因此,应先着重做好纯西文字母词的规范工作。

从是否具有中文译名看,如果字母词具有中文译名,应推荐优先使用中文译名。如果确实需要使用字母词,文中第一次出现字母词时,应当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作必要的注释。对已有中文译名的字母词,还需要加强对其译名的宣传和推介工作。

此外,网络空间产生的字母词也值得关注,如“C位”“BGM”等已经逐渐由小众走人大众的语言生活,我们应及时对使用频率高、生命力旺盛的词语进行汉化,及时引导和规范大众的语言使用。正如姚喜双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我们应该以科学态度对待外语词,既要敢于交流、不断吸纳,又要将其本土化,而不是盲目堆砌、无条件吸收”。2012年,国务院成立外语中文译写规范部际联席会议专家委员会,由其专门负责“统筹协调外国人名、地名和事物名称等专有名词的翻译工作。组织制定译写规则,规范已有外语词中文译名及其简称,审定新出现的外语词中文译名及其简称”。至今,该机构已发布9批155组外语词的中文译名,涉及政治、经济、信息技术、组织机构、医疗等多个领域。其中,已发布的组织机构类译名中,中文译名占优势的词语达60.66%。相信随着对字母词规范工作的重视,字母词的使用会越来越规范,汉语也会朝着越来越健康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