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白宫宫斗,梅拉尼娅前闺蜜遭起诉

2020-10-15 04:13:59 环球时报 2020-10-15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陈翔 本报特约记者 刘皓然

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年,“揭秘白宫”系列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近日,以“复仇闺蜜”为主旋律、通过“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的视角揭秘“第一家庭”内部矛盾的作品《梅拉尼娅和我:我与第一夫人友谊的起起落落》出版后,其作者——前白宫顾问斯蒂芬尼·沃尔科夫遭到美国司法部的起诉,原因是她利用在白宫工作期间搜集的资料获取商业利益,违反了相关保密协议,至此,昔日的“好闺蜜”彻底反目成仇。

与“封杀”博尔顿如出一辙

据路透社14日报道,《梅拉尼娅和我》一书于6周前面市,曾荣登美国《纽约时报》最畅销作品榜单。没想到在本月13日,美国司法部正式对沃尔科夫提起控诉,宣称后者违反了她在2017年8月签署的一份“无偿服务协议”,该项协议中包含相关的保密义务——特别是对于她在履职期间所获悉的一些敏感或涉密信息。司法部表示,沃尔科夫在推出新书前应先将手稿呈交政府批阅,然而她并未照做。鉴于沃尔科夫违反保密协议、“不当致富”,司法部要求法庭应将她通过该书所获得的经济利益全部上交美国财政部。路透社称,司法部此举与今年6月试图“封杀”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作品《白宫回忆录》的举措如出一辙,但这部回忆录最终仍然顺利上市,且博尔顿否认一切指控,这场官司目前仍在进行当中。

对于政府方面的指控,沃尔科夫表示不服。她13日晚些时候发表声明称,自己已经履行协议中的全部义务,且相关保密条款在白宫终止与她的协议那一刻已经失效。她认为,总统夫妇是在利用司法部对她“噤声”,此举已经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精神(言论自由),是明目张胆地滥用政府职权为个人利益服务。沃尔科夫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表示,她不会屈从于“霸凌战术”。

对背叛行为的一场复仇

沃尔科夫早年供职于美国时尚杂志《Vogue》,是一名资深公关人员,承办过很多大型文娱活动。她早在2003年就与梅拉尼娅相识,之后就成了好“闺蜜”,二人私交甚笃。随着2016年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沃尔科夫得到了一个“大单”——承办总统就职仪式;之后她又以资深顾问身份随梅拉尼娅一同进驻白宫东翼,一时风光无两。不过受规章限制,沃尔科夫并不领取薪酬。

然而好景不长,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很快闹出腐败丑闻,其中沃尔科夫名下公司被爆从中获利2600万美元。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梅拉尼娅与这位昔日的好友“割席”,并拒绝为她申辩,令她成了这出丑闻中唯一的“替罪羊”;更憋屈的是,由于沃尔科夫当时与白宫签署了保密协议,她甚至无法为自己进行自辩。《今日美国报》说,这种决绝几乎“毁了”沃尔科夫,而后者的这部新书本质上就是“对背叛行为的一场复仇”。

“后妈和继女的宫斗大戏”

在《梅拉尼娅和我》一书当中,沃尔科夫着重笔墨描绘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后宫宫斗大戏”,而这场矛盾的两位主角正是白宫中的“后妈和继女”。根据书中内容,梅拉尼娅和伊万卡为了各自的影响力在白宫当中互不相让:“西翼”的伊万卡试图限制“东翼”的办公空间,还试图从东边“挖人”。不仅如此,伊万卡还试图接管通常由“第一夫人”承办的官方活动。有一次,因办公厅主任的任命问题受阻,愤怒的梅拉尼娅出口诅咒继女和她的亲信们就是“一群毒蛇”。在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前,梅拉尼娅甚至发起了“阻截大公主”行动——故意让伊万卡的席位距离特朗普远一些,免得她在典礼上过于“抢镜”。而梅拉尼娅的另一次“震怒”是在特朗普签署旅行禁令后第一次到白宫家庭影院看电影,当日的节目竟然是《海底总动员2:多莉去哪儿》(该片以亲人失散后又复团聚为主线,对特朗普的政令形成鲜明讽刺),而这恰恰是伊万卡的手笔。此事过后,梅拉尼娅决定彻底“划清界限”——要求在不经其本人许可的前提下,任何白宫雇员不得擅自进入白宫东翼的居住区,包括伊万卡和她丈夫库什纳。

不过对于这部作品本身,白宫方面早有驳斥。梅拉尼娅的发言人格雷沙姆曾表示,该书很多内容与事实不符,沃尔科夫是在“转嫁责任”。此外,沃尔科夫还涉嫌夸大她与梅拉尼娅的友谊,以及她在白宫“很短任期”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不少法律专家看来,白宫此举多少带有“公报私仇”的意味。法律专家基施纳讽刺道:“所以巴尔(美国司法部部长)现在不光给特朗普平事儿,又当上梅拉尼娅的私人律师了是吗?司法部这地界真是被他搞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