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2020-10-15 00:11:55 南风窗 2020年21期

社会不是因残疾人少,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出门,而是因为他们不出门,我们才误认为残疾人少。一路走来,始惊觉自己身边确实没有残疾人朋友同学,想来却是因为他们从小就要上特殊学校,被迫隔离在家中。他们试图融入我们的世界,可社会却一点点把他们推远……希望再也不要出现“仿佛为了減少盲人数量”而设计的盲道,他们有权利和我们一同完整和顺遂地拥有这个社会。

—Emoji猫头(读微信公众号文章《还有人说盲人该被“优胜劣汰”,心瞎了吗》

全文最打动我的是“喜剧是一种大声的绝望。”我喜欢记录生活,常在日记里写下生活中某些不愉快的片段,这是属于一个人的安静地呐喊的方式。对我而言,在私密空间里抒写不愉快也需小心翼翼和思虑再三,在日记里也会有所保留,修饰一二。而喜剧人却能勇敢地、自嘲地、轻快地将生活的悲剧转化成喜剧输出,生活中他们也会如每个凡人一样虔诚地许愿:希望一切顺遂。“生活以痛吻你,你就扇他巴掌”这是多么可贵又强大的能量啊。

—拥抱多巴胺(读微信公众号文章《中国脱口秀,还嫩着呢》)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的汪曾祺小说选集《受戒》,爱不释手。除了著名的《受戒》,里面的《鉴赏家》《徙》《露水》,真的是上等文章。如若你由汪老的文字领进门,那你在阅读文学上不会可能绕弯路、不会迷上一些三六九等、空有其表的作家。汪老永远情感充沛,技巧隐于情感之下,文章也是如此,随遇而安,纯粹美丽。这是一种淡淡的美。

—K.Dot.(读2020年第20期《你好,汪曾祺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