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难友”众生相

2020-10-15 00:11:55 南风窗 2020年21期

何治民

“底层死于P2P,中产死于理财,富豪死于信托”,一句随意的调侃不经意间勾勒出近三年金融圈的爆雷潮:2018年P2P爆雷,2019年私募爆雷,2020年信托出现兑付危机。

然而,这些爆雷并非偶然,它们是经济下行背景下,金融去杠杆和资管新规政策推动下的一次风险出清,但风险出清的过程远比大众看到的要复杂。

以P2P为例,从2016年首部行业规范性文件《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称《暂行办法》)出台,到后续漫长的P2P平台合规备案历程,无疑,政策本是将过往以互联网金融创新之名野蛮生长的P2P拉回正轨,但从2019年,各地陆续发布区域内P2P平台清零计划以来,这场对P2P平台的金融规范逐渐演变成“一刀切式”的专项金融整顿。

显然,成效可谓显著,据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透露,截至今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从高峰期的五六千家降为15家,网络借贷领域风险持续收敛。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8月14日接受央视采访透露的信息量更大,截至今年6月底,P2P平台待收余额达8000多亿。P2P定位是点对点的中介平台,这也意味着,这些待收余额也就是出借人的还没收回的出借资金,相当一部分出借人(投资人),他们一夜之间从出借人转变为受害人。

而其中又有一部分人的出借资金,是一家人的毕生积蓄,当P2P平台爆雷,他们在平台上的投资收益和本金就成为一串冷冰冰的数字,时刻提醒他们“金融灾民”的身份。

采访中,南风窗记者发现,有的出借受害人生活艰难,四处奔波寻求救济;有的人在经历了愤怒、艰辛、绝望后,转身与金融灾民身份切割,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他们分散在全国各地,却凑成了一幅金融灾民众生相。

“难友”

“现在我要给他买药去,简单说一下吧。”9月26日,记者联系上李玲的时候,她正准备出门。李玲口中的他,是她前阵子刚认识的江西“难友”,也是有利网的投资受害人,是一位多年的白血病患者,把毕生的积蓄27万元投到有利网,不料遭遇爆雷,没钱治病,“现在每天睡大街上”,前几天才来的北京,希望能拿回点钱买药。

李玲的境况并不比这位“难友”好,只是过往的经历让她更懂“难友”此时的无力。故事还得从2015年说起。李玲和老公北漂十多年,2005年,他们将过去10多年用青春和汗水换来的积蓄以4000多元/平的价格,在北京买了一个小房子。2006年为了生计,开始经营字画手工艺品小店,到2015年,儿子也开始上幼儿园了,生活不算富足却也幸福。

截至今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从高峰期的五六千家降为15家,网络借贷领域风险持续收敛。

但2015年年底,丈夫重病住院,打破了这种简单而幸福的生活。李玲不仅要继续经营字画小店,还要去医院照顾重病的丈夫,同时负责接送上幼儿园的儿子,时常累得在公交车上睡着了。

这样三地奔波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但李玲悉心的照料也没能留住丈夫,2016年5月,丈夫撒手而去,留下准备读一年级的儿子,一夜之间,李玲变成了单亲妈妈,一个人扛起家庭重担。为了维持生计,李玲一边继续经营着小店,赚点母子俩的生活费用,一边开始謀划孩子未来的教育基金。

从2006年到2016年,开店10年,李玲坦言,除去丈夫看病的开销,家里还剩点积蓄。2016年,P2P发展正旺,李玲时常看到P2P的广告,后来经朋友介绍,她想着儿子当时年龄还小,上学不用花大钱,就投了一家北京的知名P2P平台—有利网,权当是为儿子储备教育基金。

有利网在当时确实已经小有名气,在2013年至2015年,有利网就曾获得三轮融资,且大多是高瓴资本、软银资本、晨兴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参投。随后,在2016年8月,有利网累计撮合交易金额超过300亿元,这在当时行业内并不多见,经过3年多发展,有利网已经发展成千亿级别的平台,截至目前,有利网累计撮合交易1049亿元。

本以为是搭上了财富增值的新列车,但让李玲没想到是,只是噩梦的开始。其实,一开始,李玲也是比较谨慎,投的是半年等短期产品,“只投了几万,后来才陆续将小店赚的钱,五千、一万地往里投”,后来看着两年期的固收类产品收益高一些,有10%点多,李玲才从2018年开始,投资两年期的产品,分别是今年4月和10月到期,但还没等到产品到期,今年7月底,有利网就爆雷了。这几年在平台的收益也没有取出来,加上陆续投入的本金,李玲有利网的待收余额有14万多。

期间,她还在一家上海的P2P平台—麦子金服上投了17万,“这个平台两年期产品的收益比有利网还高点,有12%”,但直到平台立案后,她才知道爆雷了,但去年12月立案通告后,就杳无音讯了,“群里已经很长时间都没人发消息了,可能都绝望了”。

两个平台32万,是一家人过去10多年辛苦积攒的全部积蓄,李玲告诉记者,她今年50岁了,儿子才12岁,因多年工作劳累,她的身体已落下病根,“去年只好低价把小店兑出去了,身体差没精力开了”,但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50岁了,也找不到工作了”,她毫不掩饰自己口中的“悲观”情绪,现在靠亲戚救济“没饿着”。

有利网刚爆雷的时候,李玲还抱有一丝丝幻想,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变得越来越灰心了,“大部分人都是如此,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