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跑进“第二赛道”

2020-10-15 00:11:55 南风窗 2020年21期

何子维

许家印,用了20多年时间,成了中国首富。在地产界,他是老大。但近三年,他一路倒退,单是今年一季度,胡润富豪榜显示,他的财富缩水21%。

地产业的黄金时代如黄鹤远去,恒大所代表的中国头部地产商那种“高负债、高杠杆”的资本结构玩法,已经显现出特有的困境。梦醒时分,许家印不得不寻找第二条增长曲线。

卖过水又卖过油、踢过球又搞过文旅的许家印,现在“野蛮”地撞向了汽车业的大门。而转换赛道并非一蹴而就,汽车更是并不比房地产简单的行业,即使是新能源车。

无论如何,恒大汽车的故事已经开始。那么,从地产到汽车究竟会带来新的增长,使得大者恒大,还是意味着一个“多元化”的坎?

用钱堆出一个品牌

2019年8月28日夜晚,眼尖的球迷发现恒大球员红色战衣上的两个大字,由“恒大”变成了“恒驰”。

这是恒大新能源汽车品牌的第一次亮相。不到一年时间,2020年8月3日,球衣上的恒驰迎来肌肉首秀。

当天,这家造房子的企业一口气对外发布了6款新车。对于此前毫无造车基因的恒大来说,外界不得不感叹其造车速度为“神速”,毕竟作为恒大汽车常常对标的对象—新能源巨头特斯拉创立17年,目前只有3款在售车型。

面对感叹,恒大许诺,下一个目标是用3到5年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10年内产销500万辆。

资本市场一听,兴奋地用脚投票。恒大汽车发布当日,股价以37.05港元收盘,相比较今年3月23日最低时的4.70港元,大涨688%。其总市值更一度达到3010亿港元,约合人民币2720亿元。

这个数值不仅超过了中国恒大,甚至超越比亚迪和上汽集团。对于目前只有样车、没有量产和交付的一家车企来说,市值超过千亿,是个奇迹。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恒大造车走了一条极其不寻常的路。相比传统车企动辄10年的造车周期,“一穷二白”的恒大汽车想要弯道超车的路子很激进—凭借丰厚的家底、依靠资本的力量,把造车各个环节用钱全部买回来了。

这一切要从2018年说起。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不欢而散后,恒大便走上了自主造车之路。为解决核心技术不足以及生产资质等问题,就像恒大球队大价钱引入一批外援一样,恒大汽车开启了全球“买买买”模式。

2018年,恒大斥资145亿元人民币入股中国最大汽车经销商集团广汇集团,打通了汽车销售流通环节。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恒大更是为汽车业务累计投资了不下3000个亿,搞定了一系列国际并购和合作。3000个亿是什么概念?2018年国内销量排名第一的上汽大众,所实现的营收不过约2593亿。

不得不承认的是,真金白银的成效着实惊人。许家印犹如灭霸配上无限手套,一个响指就能将恒大的汽车帝国的骨架支起来了。恒大不仅获得了汽车的核心技术,还直接把整条汽车产业链买了下来。

造车费钱,许家印自然清楚。恒大健康发布的2020上半年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该业务方面录得亏损约25亿元,较去年同期亏损扩大了24%左右。

但恒大投入汽车,表现出来的仍然是很笃定地放手一搏一样。甚至曾负责投资拿地的恒大地产员工告诉南风窗记者:“恒大做汽车产业后,我们这个非常有钱的核心部门,也变得束手束脚了。一些可支出可不支出的项目资金,基本都停掉,抽调去造了车。”

不过,深谙杠杆之道的许家印明白,要想做大做强、分摊成本,离不开资本运作。很快,一边在全世界“买买买”、一边在在市场上“找钱”的恒大汽车,迎来了一群顶级队友。

9月15日,恒大宣布通过配售新股募资40亿港元,用以支持新能源汽车业务发展。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包括马云联合成立的云锋基金、马化腾的腾讯、滴滴、红杉资本等。这是阿里和腾讯罕见的一次投资合体。

在二马入局后的第三天,9月18日,恒大汽车又宣布拟在科创板上市。在汽车圈,通过资本市场争取融资不足为奇,前有蔚来、理想和小鹏赴美IPO,后有吉利和东风等传统汽车企业蓄势科创板上市。

3000个亿是什么概念?2018年国内销量排名第一的上汽大众,所实现的营收不过约2593亿。

可即便如此,从一张白纸变成了一张蓝图的恒大汽车,仍然没能打破外界的质疑:恒大做汽车能成吗?

恒大也缺钱

造车,不容易。经历了约两年时间的疯狂撒币、高调造势后,地产业大亨许家印或许也感受到了汽车业的寒意。

汽车,是个典型的长周期、高壁垒行业,新能源车也不例外。研发、生产、销售,每个步骤都离不来人,更离不开钱。蔚来创始人李斌坦言,“没有200亿人民币不要谈造车”,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看法更加激进,“200亿人民币远远不够”。

新能源汽车赛道正上演着淘汰赛。据媒体不完全统計,当初入局的100多家新势力,如今已经阵亡了90%。

不仅如此,中国车市连续两年进入“负增长”,也就是说,汽车行业的钱已经不好赚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39.3万辆,同比下滑37.4%,其中纯电动汽车的降幅达到四成。

同时,2019年下半年,新能源补贴退坡,新能源汽车市场形势陡转,过往数年动辄过半甚至翻倍的高增长转眼成空。

外部的大环境的生存空间愈发逼仄,而对于恒大来说,其内部的资金紧张,是更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为什么?先从9月的二马投资说起。

二马的双双入场,表面上看,是对恒大汽车看好的一种表现。但是,这些互联网的新朋友们在投资恒大汽车之前,其实早已在汽车以及汽车相关的投资赛道上杀红了眼,阿里投资过小鹏,腾讯则入股了特斯拉与蔚来。

同时,腾讯和阿里在投资恒大汽车之前,与恒大其他业务已有往来。因此业界猜测,此次二马入股恒大,更多可能是好朋友来搭把手。

其中可以印证的一个截面是本次的交易价格。本次每股配售股份的价格为22.65港元,与前一天的收盘价28.3港元,折让了约两成。按照常理,折扣商品普遍不能认作是精品。

造车烧钱是不可避免的。恒大汽车的资金压力一部分来自亏损,而另一部分,则与恒大一直以来的低毛利、高财务费用的经营模式有关。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恒大的资金压力:2019年,短债占比超过45%的房企寥寥几家,但恒大高达47%;据2020年的中报数据显示,中国恒大负债总额达到19826.42亿元,已经逼近2万亿大关。

事实上,恒大的负债率一直较高。放在过去,继续豪掷造车是个简单的事。但今年不同了,变量始于新规设置的“三道红线”。这三道线将房企分为四档,并根据房企所处档位控制其有息负债规模的增长。

恒大作为三条红线全踩的房企,想发新债,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恒大不得不一邊努力降负债,另一边维持对造车业务的高投入。而据初步估算,从2019年到2021年,恒大汽车CFO潘大荣在2020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披露,恒大汽车计划总计投入294亿元。这还不包括生产基地。

许家印不是没有危机意识。早在2017年,他就开始有意识地控制土储规模,并提出向低负债、低杠杆、低成本、高周转的经营模式转变。

然而,高负债带来的高增长诱惑,难以拒绝。恒大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年末净借贷比率高达159.3%,高于2018年的151.9%。

高负债没有得到明显改善的恒大,无疑潜伏了巨大的危机。这也就解释了,一位接近恒大汽车的汽车业内人士对南风窗记者所表示的,恒大让恒大汽车上市,是要让它独当一面,换回融资,以释放地产业务融资受阻的压力。

也就是说,一向通过杠杆放大收益、加速增长的恒大,最后在资金上也开始寻求“外援”了。

造车拿地的玩法

在地产黄金二十年的时间里,恒大无疑是奋起直追的弄潮儿,但现在楼市的增速已开始放缓了。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171558万平方米,比上年下降0.1%。另一方面,自国务院正式发布“房住不炒”政策后,地产投机行为被打压的力度前所未有。

许家印们急需重新扬帆,寻找支撑点。如今看来,造新能源车,未必是最佳答案,但是已经在商界摸爬滚打20多年的恒大,打的这个算盘也许没观众想象中那么简单。

要知道,近两年来,进军汽车领域的房企不在少数。除了恒大之外,多家房企都试图在车上做文章,其中就有宝能、华夏幸福、万达、碧桂园、万科、雅居乐等。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7月,近4年间已有超10家地产商入局汽车圈,计划投资总额超4000亿。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7月,近4年间已有超10家地产商入局汽车圈,计划投资总额超4000亿。

一方面,从全国工业增加值来看,汽车市场约为8.5万亿人民币。相对家电市场的全国工业增加总值不过1.5万亿来说,汽车产业足够大。

更关键的是,汽车这个行业有点特殊。它是一个极长的产业链,通过投资,能给地方带来税收、就业乃至GDP的增长,是一个极度受地方政府欢迎的产业。

近年来,各地政府为了鼓励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出台了很多优惠、补贴政策。更重要的是,对造新能源汽车的土地审批提供了许多宽松便利。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土地,对房企的吸引力无需多言。

就这一点而言,恒大涉足造车的真实用意与诚意几何,长期以来备受质疑。

今年5月,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离职事件后,房企的造车拿地玩法,更像一个幽灵一样,一时半会儿很难散去。关于自己离开恒大汽车的原因,吕超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主要是经营理念不同。什么理念?吕超解释道,恒大的“房地产造车”模式,直白来说就是以造车相关项目的投资,换取当地政府的住宅用地资源。

与此对应的是两件事。

一是汽车不简单是跟地产业务完全独立的业务。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曾表示,恒大可能会推行买楼送车,将车的费用计入房价。他同时也表示,拿到大规模的土地配套支持来覆盖汽车亏损,是恒大在汽车产业的盈利模型也是核心竞争力。

二是,恒大布局造车业务后,一出手就让工厂在全国“开花”,确实保持着快速的拿地节奏。数据显示,2019年,恒大汽车板块旗下公司总共拿下734万平方米土地,其中有约338万平方米属于住宅或商业用地,占总拿地面积的一半左右。

无论是“买楼送车”,还是通过土地配套扭转亏损,都是听上去不错的商业模式。

当然,房企们造车也有天然的优势—通过庞大的廉价基建,迅速扩建充电桩等硬件设施,可以降低成本。从这个角度而言,特斯拉在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未来有可能就是恒大,或中国的某个房企。

但这只是理想,现实还有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