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芯痛”,如何破解

2020-10-15 00:11:55 南风窗 2020年21期

江文

面对全球割裂和芯片霸权,一场押注国运的“芯片战争”硝烟已起。

根据天眼查统计,从年初至今,新注册跟芯片相关的企业,超过2.5万家。动辄千亿投资的规划、遍地开花的产业园区、名目繁多的补贴与奖励成为发展标配。

从招聘市场来看,芯片行业异常火爆,猎头爆单不说,甚至有公司给出2倍工资挖人。一时间,芯片行业的人才争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激烈。

如今,国家也在大力加码政策,试图迎头补回失去的差距:一边是科创板的诞生、注册制的实施,一边是以中芯国际为代表的半导体企业背负着国产替代的重任,一场实打实的科技革新正悄然酝酿,芯片行业进入下一个十字路口。

曾经,薪资低、流动强、储备弱,成为芯片人才供给中的三座大山。那么这回,芯片行业能借政策东风一解人才之困吗?

芯片人才成“香饽饽”

“又打来了!这个陌生电话肯定又是猎头打来的。”深圳工程师刘云霄这些天深受其扰。

过去两周,他一共接了30多个猎头的电话。他在中兴工作,只是好奇、想了解下市场行情,便偶然在招聘软件上更新了简历。怎料资料填完没多久,就经常会有猎头打來电话、发来消息。最后,不堪其扰的刘云霄删除了简历信息。

无独有偶,前海思数字芯片验证工程师梁军也有类似的经历。1个月内,他一共接了50多个猎头的电话,至少有20个猎头加他微信,朋友圈充斥着猎头发的招聘广告,为了防止被刷屏,他已经屏蔽了大部分。

“按理说投简历应该会有一段时间的筛选期,现在把资料挂在网上,不到半天就有好几个猎头打电话过来。”梁军感慨。

他还不算多的,据梁军透露,身边同为工程师的同事小王在好几个招聘平台提交了求职信息,两个月接到200多个猎头的电话,到后面手机干脆调成静音模式。“大部分还都是些没听过的公司,说是从零开始,潜力无限,基本上你也不敢去。”梁军说。

另一边,猎头们避免同行抢单,一个比一个热情,坚信要“先下手为强”。

BOSS直聘上海地区的猎头周兴彤一般会在中午12点半、晚上9点左右,挨个给意向工程师打电话,这个时候一般是芯片工程师比较有空的时间节点。可一个个电话打下来,电话那头的工程师大部分都是不耐烦、直接挂断,或直接拒绝,只有两三个工程师会具体了解一下公司情况、薪资待遇,同意添加微信,但加了之后也不会主动回复。

即便如此,周兴彤不想放弃哪怕1%的可能,避免打扰,她还会在拨打电话前发个短信。据她所说,公司在2020年招高新技术人才的订单涨了3~5倍,自己的佣金提高了不少,帮雇主成功招到一个人能拿三四万的佣金。对于匹配度高的工程师,雇主至少会给出50%的涨幅,甚至直接付双倍。这一形势下,不乏一些来自房地产、制造业的猎头纷纷寻求转行,企图加入芯片行业抢人大战,好分一波羹。

今年以来,各省纷纷转投半导体行业,掀起了一场芯片制造的热潮。据IT桔子报告显示,光是今年第二季,芯片领域的投资交易高达46起,总金额达到人民币304.5亿元,业内称,摆在芯片行业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不缺钱,就缺人。

多家猎头公司纷纷表示,以前以海思、阿里、龙芯为代表的公司,在挖人时相对冷静,跳槽薪资涨幅稳定在5%到10%,到20%就很不错了;但2020年薪资飙升,看涨40%甚至更多。例如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就祭出两倍薪资挖角,从上海微电子集团挖走多名工程师。还有芯片公司鼓励内部推荐,由工程师介绍,最高给人民币4万奖励。挖人也不局限于境内,猎头还会从芯片相对成熟的韩国、台湾等地挖人,寻找半导体蚀刻专家。

“之前都说,搞半导体不如搞互联网有出路、有钱景。现在国家重视起来,已经今非昔比了。”刘云霄深有感触。

据她所说,公司在2020年招高新技术人才的订单涨了3~5倍,自己的佣金提高了不少,帮雇主成功招到一个人能拿三四万的佣金。

高校已经成为抢夺芯片人才的另一个激烈战场。7月29日至31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亲自率团队到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转了一圈,9月17日起又北上到中科院、北大、清华高调讲演,其中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率先抢占芯片人才。

高校人才培养方向也随着市场需求发生变化。7月30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会议正式通过提案,将集成电路专业独立成为一级学科。这意味着国家正在系统性地将教育资源向半导体领域倾斜。

铁打的行业,流水的人才

事实上,由于人才储备不足,芯片人才缺乏始终是个难以解决的困局。

去年,BOSS直聘发布了《2019年芯片人才数据洞察》,数据显示,到2020年芯片人才缺口将超过30万。

另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8-2019年版)》(以下简称《白皮书》),2018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为820万人,其中集成电路相关专业的毕业生总数约为19.9万人,而在这一年只有3.8万集成电路相关专业的毕业生进入本行业,即人才留存率仅有19%。

若想把这近30万的人才缺口补足,19%的留存率明显远远不够,其中还得考虑可能出现离职、转行的情况。

据《白皮书》报告显示,近年来,由于收益低、工作苦等原因,大部分集成电路专业高校毕业生更愿意去互联网、计算机软件、IT服务、通信和房地产等行业,这无疑让芯片行业的发展更加举步维艰。

工资待遇是难以留住人才的主要因素。《2019年芯片人才数据洞察》数据显示,2019年芯片人才平均招聘月薪为10420元,十年工作经验的芯片人才平均招聘工资为19550元,仅为同等工作年限的软件人才薪资的近一半。

同样是做技术,做硬件的不如做软件的吃香。与互联网行业大规模投入、短期就能见效不同,芯片行业需要一直不断砸钱,且是一个需要沉住气、稳扎稳打的行业,成长速度慢、迭代周期长、行业周期长,并且试错成本高,风险大,短期内很难看到利润,需要做好2~3年内无回报的准备,这对于企业的运营和管理是很大的考验,同时也对工程师的心态有很高的要求。

毕竟,企业研发如战场,需要面临长期坐“冷板凳”的铺垫积累。据行业人士透露,一名芯片相关专业的硕士生,基本上要花10至15年的时间,至少需要七到八次成功量产芯片的经历,才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技术人才,学术型人才的门槛就更高了。

一直以来,人才储备与培养比较薄弱,是我国芯片半导体产业发展缓慢的主要因素。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计算机学会名誉理事长李国杰曾在一次活动中公开表示,国内IT人才培养存在“头重脚轻”的问题。一方面,因为芯片等底层技术有较高门槛,只有“985”等顶尖院校才培养得出来;另一方面,目前国内高校及科研机构对计算机人才的考核大多以发表论文为主要评价标准。相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应用领域,芯片研究这种对底层技术门槛非常高的领域,期刊发表或有发明专利的难度显然会更高。

尤其在高校重视就业率、学生看重市场预期的机制下,即使是一些在基礎架构领域有深厚积累的芯片研发人才,也一度会选择向互联网应用领域转型。

因此,根本上来说,只有真正把教育链、人才链与产业链、创新链融合起来,让芯片人才有来路、有去处,科技自立的筋骨才会强悍起来。目前来看,依然任重道远。

芯片热潮下的隐忧

当前中国正在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造“芯”运动,过去多年在招商版图中不起眼的芯片产业,成了不少地方政府竞相抢夺的“香饽饽”。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上半年,江苏、安徽、浙江、山东的24个非一线城市,已签约超过20个半导体项目,签约金额达到了1600亿元。其中内蒙古同比增加3倍,江西增加4.1倍,海南增加4.8倍,陕西最夸张,新增近一千家企业搞芯片,同比大增6.18倍。

当烧钱思维应用到芯片领域,会带来巨大的利益诱惑,鱼龙混杂,必然泥沙俱下。近段时间,一些地市造芯狂热的泡沫正在被戳破。

7月30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承认,总投资超过1200亿元的武汉弘芯项目随时可能资金链断裂导致停摆。

据了解,最初震惊业界的武汉弘芯号称投资1280亿元,挖来曾履职台积电、中芯国际的全球顶级半导体企业家蒋尚义,主攻14nm工艺,预计产能将达每月3万片。并且声称要在一年后拿下7nm工艺,赶超台积电、三星。

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项目停滞,很多人将被遣散。在此之前,该项目好不容易从荷兰AMSL公司引进的一台高级光刻机已经被以5.8亿元抵押了。并且从引进至今,该设备没有生产过一片晶圆。

这样一起让人瞠目结舌的重大科研造假事件,让当时不少相关领域的自主研发项目都受到了影响。自研受挫,并购受阻,中国信息产业开始步入严重依赖芯片进口的境地。

无独有偶。此前,包括成都格芯、福建晋华等项目,都陆续传出“爆雷”的消息,宣布项目停摆。类似的烂尾剧情还一连在长三角发生了三起,分别是南京的德科码、苏州的中晟宏芯和淮安的德淮半导体。

如果再往前追溯,中国造芯运动中的“伤疤”还包括2003年曝出的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汉芯一号”造假事件。原本是给国人带来自豪感的“汉芯一号”,背地里却是通过把摩托罗拉芯片Logo磨掉的方法,伪造出来。这样一起让人瞠目结舌的重大科研造假事件,让当时不少相关领域的自主研发项目都受到了影响。自研受挫,并购受阻,中国信息产业开始步入严重依赖芯片进口的境地。根据相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的国产芯片自给率只有30%。

直到2014年,中兴卡脖子的事件再次让“国产替代”呼声响起,在边缘游荡数年的芯片产业,再次迎来了春天,芯片行业重新热闹起来,相关企业数量突飞猛进,芯片产业迎来一批并购潮。

小到企业之间的竞争,大到国家之间的角力,眼下对半导体行业产业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风口。但自始至终,重视人才保障是关键一环,它是中国芯片生态茁壮成长的重要土壤。

提高从业者薪酬水平只是一方面,目前的实际状况是低质量项目泛滥,面临着诸多争议。在前车之鉴的基础上,那些盲目追赶而急功近利、忽视监管的做法,也理应被逐渐规避。

要知道,中国制造业的腾飞,固然有少数来自于弯道超车,但更多的是靠苦干奋斗。作为一个高门槛、需要长期投入的产业,芯片博弈战从中国寻求自立开始,就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全球芯片人才竞备已经硝烟四起,芯片人才缺口也不只是一家面临的困局。无论如何,中华民族在经历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总有那么一点韧性,也曾见证过“牛仔裤换大飞机”的历史。道阻且长,在反思过去之时,也期待中国半导体在未来十年、二十年里,脚踏实地,绽放出充满希望的光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云霄、梁军、周兴彤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