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投票吧,全球气候及人类的未来依赖于此

2020-10-15 00:11:55 南风窗 2020年21期

來投票吧,全球气候及人类的未来依赖于此

美 《国家》 9月22日

查看日历可知,今年秋天的美国总统大选对全球的重要性—投票将于11月3日结束,机缘巧合,美国计划于11月4日上午退出《巴黎协定》。

2017年,特朗普总统在玫瑰园演讲中宣布,美国将背弃《巴黎协定》的承诺。但是根据协议的条款,正式退出《巴黎协定》需要三年时间。所以选举日当天,将不只有美国人在关注,全球将注视—在应对气候危机的国际努力中,历史上比任何国家都排放了更多碳到大气中的美国是否会成为唯一一个拒绝合作的国家。

特朗普的退出决议让石油公司高管受益。他们是为特朗普的连任竞选捐赠了数百万美元的人。受益的还有一小群奇怪的气候变化否认者,他们继续坚称地球正在变冷。民调显示,特朗普遭到大范围的反对。而且从某些方面来看,特朗普在环境问题上的主张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不符合美国民众的意愿。在特朗普的退出声明中,他说他是“代表匹兹堡的公民,而不是巴黎的公民”而做出选择。当天,匹兹堡市长作出承诺,匹兹堡将遵循《巴黎协定》的指导方针。年轻人看不起特朗普的气候行动。民调显示,气候变化是一个最重要的且与他们最紧密联系的问题。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意识到,气候不仅仅与他们的未来紧密相连,还有与正义、公正及人类紧密相连。

乔·拜登和卡玛拉·哈里斯并没有承诺这么快就采取行动,但他们的气候计划是历史上最有利于竞选的方案。更何况,美国民众可以迫使他们走得更远更快。拜登一行已经采纳了许多气候坚定者的建议。或许最重要的是,他们承诺要努力领导其他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美国从未真正如此做过。作为唯一最大的碳氢化合物排放国,美国对全球变暖的反应一直受制于石油巨头的政治力量。但这种力量已经开始下滑。石油工业曾经是全球最大的经济力量,但这已经过去。因此,如果特朗普被击败,这个不计后果的行业对政策的铁锤可能会松动。

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的遗产

英《新政治家》9月25日

金斯伯格在9月18日因胰腺癌辞世,享年87岁。她的离世意味着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位空出一席,对此,特朗普打算在11月3日总统大选来临之前,填补这个位置。如果特朗普成功提名新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就意味着保守派将牢牢掌握美国最高法院9张选票中的5张。如果选举存在争议,将由最高法院决定谁会入主白宫,因而这还可能对美国的命运产生持久的政治影响。美国虽然不尽完美,但因为金斯伯格的奋斗,成为了更加公平公正的国家。

英国因新冠疫情付出的经济代价

英《旁观者》 9月26日

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预计, 2020年英国GDP将下降12%左右,这相当于在一年内经历了两次2008年至2009年的经济衰退。今年,英国第二季度GDP下降了20.4%,打破了自1709年欧洲大霜冻以来的纪录。今年7月,英国经济反弹6.6%。这看起来似乎有所好转,但这只让英国经济恢复到了2013年第一季度的水平。休假计划结束前,新冠疫情造成的失业影响尚不可知,但OBR预计失业人数将增加两倍,达到400多万人。这是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高失业人数。

让女性力量得到文化层面的接纳

美 《外交政策》 9月3日

要变革文化,我们需要定义和重构那些仍然阻碍女性获得权力和创造影响力的规训。这样的例子有很多,但有三个尤其会削弱女性的力量。首先,对于那些追求权力的女性,世俗对她们的动机、可靠性、所谓的可爱程度抱有刻板印象。其次,将女性视为看护者、男性视为养家糊口者的偏见,低估了护理工作的价值以及限制了女性的劳动参与。第三,对性骚扰的容忍既是权力不平衡的因,也是果。这种不平衡反过来又使女性,工资过低,削弱了女性群体潜在的可能性。

新冠疫情中的科学与政治冲突

加 生物学科学 9月刊

某种程度上,科学家和决策者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上运作。“通常来说,研究项目需要数月或数年的时间,而决策则需要数周、数月,有时甚至数天。”伦敦大学科技工程和公共政策系(STEaPP)学院研究和政策主任克里斯·泰勒说:“这种差异让科学知识进入决策的过程变得更加困难。”泰勒还认为,科学家与决策者处理不确定性的方式非常不同:学术界乐于接受不确定性,因为衡量不确定性是科学的一部分,而政策制定者往往将其视为可能掩盖“正确”答案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