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力阻日本向太平洋排核污水(环球锐评)

2020-10-20 04:17:44 环球时报 2020-10-20

金 嬴

日前,日本部分主流报纸用一种就事论事的“客观主义”风格报道了一条新闻,称日本政府已基本决定将至今储存在福岛第一核电站,总量超过120万吨的“处理水”排入大海,预计排放工作自2022年秋天开始实施。这条新闻一经见报,立刻在日本,尤其是日本周边国家引发关注。套用当前流行的一句话,正可谓“字越少,事越大”,网上甚至出现了“日本‘别无选择,要拉着全世界沦陷”的言论。笔者认为,对于日本来说,此事不仅关乎其国家信用、国际形象,也关乎全球海洋生态安全,影响深远,应当慎重行事。

日本向太平洋排放“处理水”一事,首先要从何谓“处理水”的问题说起。简明地说,“处理水”就是核污水。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引发福岛核事故,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个反应堆相继出现爆炸和堆芯熔化。为了给高温熔融的反应堆降温,每天要向三个机组注入400吨水,又由于机组厂房下部每天约有600吨地下水流过,再加上台风季的降雨,产生了大量核污水。可以说在至今近十年的时间里,福岛核灾的处理工作主要就是与核污水搏斗。

日本采用边截边治的方式处理核污水问题,一方面在核电机组厂房周边设置地下汲水井,用截流的方式减少地下水流入受污,同时使用日立研发的多核素去除设备(简称ALPS)清除核污水中的放射性物质。地下汲水井的水不经处理直接排入大海,经过ALPS处理的水,即当前日本政府所称的“处理水”,被存入这些年不断修建的大型储水罐中。截至2020年9月中旬,核电站场地内共有储水罐1040个,存水量为123万吨。由于储水罐总容量将在2022年10月达到饱和,所以日本政府近日表现出要用政治决断直面这一问题的姿态,其方法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向海洋排放。

向海洋排放之所以引发日本国内外的高度关注和担忧,最核心的问题无外乎是这些所谓的“处理水”能否在符合日本国内或国际通常标准的前提下排放。福岛周边的海洋不仅是当地渔民赖以维生的场所,也是太平洋乃至全球海洋的一部分,海洋排放会影响到鱼类移动、远洋渔业、人类健康、生态安全等方方面面,因此这一问题绝不仅仅是日本政府仅在征求福岛当地渔民同意以及履行了听证会、征求意见等国内程序后就可以断然行事的内政问题。如果日本政府按照这个高度去认识和处理该问题,将势必影响其近年来意欲在海洋环境治理等方面发挥全球领导力的合法性和可信度。

目前,有关“处理水”海洋排放问题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三个层面:

第一,科学信用层面。即是否基于公开、可检证的数据,评判“处理水”的达标问题。在近十年来的核事故及核污水的处理过程中,日本政府及东京电力公司的方向性引导是强调ALPS的处理有效性,主张核污水经过该设备处理后,除了氚,多种放射性物质均可得到清除。因为氚是一种相对来说半减期短、危害小的放射性物质,世界现有的核电站基本都有日常性的氚排放。据此逻辑,日本将经过处理的仅剩下氚的“处理水”排入海洋符合国际惯例。有一段时期日本官方还用“氚水”来定义核污染水。

但是2018年8月,一些环保人士和自由记者经过认真分析东电公司发布的数据,发现“处理水”远不是仅仅残留氚,2017年度的“处理水”有60次碘129严重超标。此后,东电也承认还存在锶90严重超标的问题。因此,日本官方不再使用“氚水”,而改用“处理水”。不久后,日本专家再次发现问题,即经过ALPS设备处理的“处理水”,其全β值与主要的七种核种之间合计值不符。在经过长达一年的时间后,东电终于给出答复,新增了锝99与碳14,这些物质处于ALPS处理功能之外。由此,日本坊间讽刺“处理水”是“ALPS不完全处理水”,官方试图以“处理水”蒙蔽过关,实为公开欺骗。

第二,政治信用层面。首先,在被揭穿“处理水”“不完全处理”的尴尬后,东电仍然坚持主张ALPS的有效性,表示经过二次处理即稀释可以解决“不完全”问题。但对于二次处理的方案和有效性绝口不提。其次,为了表现民主作风,在做出正式决策前,日本政府也举办了多次听证会和公开意见征询,对象主要是福岛当地渔业协会、市民。但是据民众反映,这些活动的做法都是政府先确定了排入海洋的结论和前提,不管民众如何反对,活动也就只能流于形式。实际上不只是渔民,即便财大气粗的东电,也完全按照经产省规定的方向行动。至于本该发挥环保监督或科学检证作用的环境省和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其调门也完全等同于经产省。

第三,外交信用层面。2019年成都召开的中日韩三国峰会期间,当韩国总统文在寅向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出核污染水排放问题时,安倍用一种教训和讥讽的口吻说,福岛处理水的氚含量还不到韩国核电站排放的1%,韩国应该“科学”“冷静”。但是,这显然不符事实。首先,前首相安倍所说的低含量氚水是前文所说的从地下汲水井排出的水指标,严格意义上根本不是被纳入统计数量的核污水。其次,按照东电公布的材料,可以被称为“氚水”的量,在全部储存水总量中仅占两成。剩下的八成都是“ALPS不完全处理水”。

针对“处理水”问题,日本国内、韩国等国政府和一些全球环保组织都曾经向东电、日立及日本政府询问情况,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多边会议上也提出质疑,但要么没有收到任何答复,要么是外交辞令的重复。包括一些曾经身居高位的日本科学界专家也呼吁成立面向国际公开的、独立的第三方监测组织,但这种声音始终被置之不理。诸种表现显然无法有效回应国际社会对此问题的关切,长期看有损日本国家信誉。

2021年日本将举办东京奥运会。在申办之时,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理解这其中包含着提振日本信心的深意,也一直在提供尽可能的支持。今天,申奥大会现场前首相安倍的“福岛一切尽在掌握”的豪言壮语言犹在耳,但同时,日本政府急于在承办奥运会之后甩掉福岛包袱的行动也历然眼前。福岛核事故是等同于切尔诺贝利的重大事故,也是人类共同的灾难,其应对理应被作为世纪难题和全球难题,集全球之力,共克时艰。不狭隘政治化、不人为矮小化,方是处理福岛核事故的正道,也是日本的正道。▲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