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看年轻人的自嘲标签

2020-10-20 04:17:49 环球时报 2020-10-20

崔传刚

不知道从何时起,现在的年轻职场人表现出一种热衷于自我标签化的倾向。比如之前有年轻人曾喜欢自称为“社畜”,最近又开始喜欢自称为“打工人”。不仅如此,就连“内卷化”这样的学术名词,都开始变成一些职场年轻人的口头禅。

老实讲,这些时不时冒出的新生词汇,经常能生动地反映出他们所面临的生活和社会生存处境,同时也能体现出他们对外部环境的态度,其中甚至不乏种种后现代式的解构及自嘲。无论是“内卷化”还是“打工人”这样的说法,其实也都是职场年轻人宣泄情绪、释放压力的一系列出口。所以,就像我们要理解年过30的人有职场危机一样,我们对年轻人的这些自我标签也应该持一种理解的态度。但是反过来说,就像中年人也要继续奋斗一样,年轻人也不可过分的自我标签化,错误地把它当成指导自己行为的工具。

以所谓的“内卷化”为例。有些人不认可某些加班文化,不喜欢传统的上下级相处方式,对重复无效率的工作深恶痛绝,又或者不满于无法获得期望中的加薪升职,于是他们便将这种现象命名为“职场内卷化”。这种说法确实反映了一些客观存在的现象,但问题是,如果真把这些当成当下整个职场的全部,那么就不仅犯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错误,更是忽视了任何职业发展成就都不可轻易获得,更不可一蹴而就的事实。更为严重的是,这可能会让人陷入一种不断负自我反馈的恶性循环。

的确,随着年轻劳动力普遍受教育水平的提升,产业的升级换代以及经济增长模式变革,如今的职场人正面临着一系列崭新的挑战。他们的竞争确实更激烈了,一份原来只需要大学文凭的工作现在可能需要硕士甚至博士文凭,收入增长和职级晋升也可能变得相对更缓慢。与此同时,年轻一代在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企业与个人关系以及职场人际交往等方面有着与前一辈不同的认知。但年轻人在看到挑战的时候更应该看到机会。中国的改革开放还在持续深化,科技创新正在创造新增长机遇,中国经济内循环的引擎也刚刚燃起。这些都说明中国的经济仍存在新的发展增量,而不是已经陷入所谓的“内卷”。

在这样的情况下,年轻人也不能只是把目光局限在眼前的某份让你倍感压力的工作,或者非要遵循某些旧路去追随千军万马赶独木桥,相反,更需要认识到在这个时代其实仍有非常宽广的选择权;或许也需要一种善于另辟蹊径的创新思维,正如《三体》里有降维攻击,年轻人也应该把其无穷的创造力放置于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

当然,对于我们的社会来说,“社畜”“打工人”这些自嘲标签背后体现的职场年轻人的吐槽和埋怨,应当被看作是一种珍贵的反馈机制,要通过这些反馈去了解社会还需要做出何种改进。就像我们虽反对万物皆可内卷的贴标签态度,但社会也要反思如何给年轻人提供更好的发展空间,企业需要反思如何让年轻人更好创造价值。▲

(作者是财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