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县拖欠事件,何为态度坚决?

2020-10-20 05:31:26 民生周刊 2020年19期

胡印斌

针对“大方县5年拖欠、挪用教师工资近5亿”一事,贵州省委9月7日作出决定,对大方县政府县长作停职检查处理,对大方县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县长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作免职处理。贵州省委、省政府认为,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严重侵害了师生合法权益,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必须以最坚决的态度从严从速从实狠抓整改和查处工作,确保通报指出的问题尽快整改到位,并严肃追责问责。

三名县领导被停职、免职,贵州方面雷厉风行、立行立改,处理算得上及时。其承诺教师节前补发、补缴拖欠的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贴补贴、“五险一金”等,也让人松了一口气。不过,细察此事,仍意犹未尽。与表态中的“严肃追责问责”相比,贵州对此事的实际处理,并不算严。岂止不严,甚至有些轻飘。

大方县长期挪用挤占巨额教育费用,县长固然是那个签字的人,相关主管副县长也会参与其中。然而,如果认为此事仅仅是县政府就能拍板的话,未免太单纯。举凡大额资金的使用,难道不需要更高层级的决策吗?或者直接说,作为一个地方的主要领导,把上级有明确去向的资金改变用途,如果县委书记不知情、不决策,县政府能办得到、敢去办吗?如今出事了,县长被停职,那县委书记干什么去了?

不仅如此,按照目前的财政资金管理体制,凡是上级下拨的专项资金,理应有定期审核等严格制度,在长达5年时间里,不知道這一项制度为何没能生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是大方县财政资金管理的技巧太高,还是上级检查敷衍了事?抑或是几方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此事不妨深挖严查,不然,上级下拨的教育经费都成了唐僧肉,又如何保障教师的合法权益,如何促进偏远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

据媒体报道,从2015年开始,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陆续有人向贵州省委及毕节市委领导反映教师工资、绩效、补贴被拖欠,社保未缴纳的问题。然而,若非此次国务院督查室派员明察暗访,大方县长期挪用教育费用的盖子还是揭不开。既然此事一直有人在反映,为什么当地上一级政府和相关部门一直置若罔闻?

一边是疯狂的挤占、挪用,甚至以行政手段逼迫教师和学生把钱存在地方性融资平台,肆意盘剥欺凌师生;一边是长久的沉默,面对反映铁板一块,完全漠视师生利益,这样的地方教育生态、政治生态,实在是太恶劣了。特别是,此次国务院督查室明明已经查实查清了大方县违法违规挪用教育费用的事实,而当地在处理上依然遮遮掩掩、半迎半拒,实在令人惊诧。难道停掉一个县长、免掉两个副县长就能平息公众的质疑了吗?

这样的处理无异于找“替罪羊”“背锅侠”,非但不是一种“最坚决的态度”,反而是一种糊弄、一种抵制。希望有关各方让人看到真正的“严肃追责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