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才是县域核心支撑

2020-10-20 05:31:26 民生周刊 2020年19期

罗燕

彭真怀在调研中。

县城发展今年迎来了利好政策。日前,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引起广泛关注。

“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 新常态智库研究院院长彭真怀说:“城镇化终究是人的城镇化,发展县城有利于实现农民的就近城镇化。”

彭真怀曾先后担任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地方政府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深入做过城镇化调研,并形成了《新型城镇化之路》等专著。他一直是县城和小城镇发展的倡导者,曾明确提出县城和重点镇应该是新型城镇化重点。

近期,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也撰文指出,一直被忽视的县城,同样是中国城镇化的重要载体。

农民进城的首选

在我国的城镇化进程中,县城的发展脚步落后了。

事实上,对城镇化中县城的定位问题,业界一直存在争议。据李铁透露,最近在一次有关城镇化的内部讨论会上,许多专家在谈到城镇化路径时还不是特别支持县城的发展,认为城市化路径的最佳选择是大城市和都市圈发展。

彭真怀看到,在政策、资金和项目资源的使用上,中央政府的习惯性思维是向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倾斜,省级政府的习惯性思维是向省会城市和本省的次区域中心城市倾斜。再加上城市的虹吸效应,县城发展的很多资源被剥夺了,因此多年来一直发展缓慢。

相关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一方面是大城市病,另一方面是乡村衰落,近年来,这两种现象屡被提及。彭真怀认为,衰落的农村无法支撑城市的长久繁荣,长此以往,可能会导致城市和乡村两败俱伤。

在他看来,县城是连接城市和乡村的纽带,也是农民进城的首选之地。他在一次调查中发现,农民大多数愿意进城,而且其中76%愿意进县城和重点镇。

李铁认为,对中西部县城,甚至包括都市圈周围的很多建制镇来说,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让这些真正期待城镇化进程的农业转移人口,通过小城镇和县城顺利实现进城愿望。

据他估计,如果经济增长在疫情结束后恢复到正常状态,那么,未来还有两亿左右的农业转移人口要从农村走出来,进入城镇生活、就业和定居。“如果这么多农业转移人口都让大城市来承担,它们能承担得了吗?现在这些大城市,特大和超大城市就有着强烈抵触情绪,迟迟不愿意放开外来人口在城市落户,更不要说将来了。”

“农民就近城镇化,县城和重点镇是最好的载体。”彭真怀认为,农民安居县城之后,根仍然在农村,农耕文化还可以得到传承,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乡村的衰败。

发展以县城为核心的县域经济

“强县城,主要是要发展以县城为核心的县域经济。”在谈到县城的发展时,彭真怀强调,发展县城不是搞房地产开发,也不只是修大马路,产业是县城的核心支撑。

相对于留在县城发展,大多数年轻人希望离开县城,到大城市发展。有些农民即便在县城买了房,也只是逢年过节回来住,大多数时间仍在其他城市务工。

“这说明,现在县城给年輕人的资源太少了,留在那里没有成长的希望,也难以获得满意的工资收入和创业机会,没有产业的吸引,年轻人只能到大城市去。”彭真怀分析。

县城要留住年轻人,必须发展产业。

彭真怀认为,《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将给县城带来发展的机会,是一个很好的政策导向。但具体执行过程中,还是要把该分配给县城的资源分配下去,并把一些医院、大学、企业有步骤、分阶段地疏散下去。“县城在产业上要有能够自我生长的经营性项目,也要有公益性的项目,政府要加以引导。”

目前,县城在公共卫生、人居环境、公共服务、市政设施、产业配套等方面仍存在不少短板弱项,需要进一步完善配套,提档升级。“把基础设施建设好了,为企业入驻创造良好条件。”彭真怀说。

他建议,鼓励退伍军人、转业军人、大学生回乡创业,鼓励在沿海地区工作的年轻人,把在沿海地区学到的知识技术和新技能带回去,结合本地的资源优势创业,带动家乡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把资源很好地用起来。

避免千城一面

走到全国各大城市,高耸的大楼,随处可见的连锁店,大同小异的商场……千城一面已经让城市的魅力大打折扣。

“如果不是有少量的标志性建筑,我们真的分不清是在哪个城市。”彭真怀说,他希望县城的建设不要重蹈覆辙。

县城不是缩小版的城市,在建设的过程中一定要体现地域特色,它们既能保留乡愁,也有城市的现代化。

对于县城而言,目前最重要的是规划,彭真怀强调,“县城要根据自己的特色、资源做出相应的规划,不能捡到篮筐里的都是菜。”

规划确定之后,项目跟着规划走。在项目方面,彭真怀建议县政府不要贪多,积极梳理3到5个重点项目,然后结合本地资源招商、引资、引智。

彭真怀认为,“量力而行,尽力而为”也非常重要,地方政府要根据本县财政实力做事,急功近利、贪大冒进会摔跟头。

他发现,这次发布试点县,就把一些投资平台预警的县排除在外。“如果搞大拆大建,劳民伤财,往往是要面子不要里子,最终失去的还是县城发展的机会。”

此外,相对于大城市,亲近自然是县城的优势,在发展的过程中,这个优势不能丢,而且要进一步放大。因此,县城开发一定不能破坏生态环境。

“县城的城镇化,宁可慢着做,也不能急着做,宁可不做,也不要乱做。”彭真怀强调,他希望县城的建设者静下来,将县城当成一个作品去打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