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制造中国式神童

2020-10-20 06:24:22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7期

谈心社社长

“起跑线焦虑”正在压垮孩子

其实,岑某某虽算不上“真”神童,但天资至少不差。面对镜头,滔滔不绝几十分钟,遇到冷场也毫不慌乱……比起很多站在镜头前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的孩子,像她这样不怯场,本就是一种才能。如果踏踏实实学习,或许我们看到她的场合,就不会是贩卖成功学的舞台,而是《诗词大会》《主持人大赛》……

再看看她如今“小大人”的模样,不由让人惋惜。很多网友猜想,岑某某走偏,盲目追求成功的父母难辞其咎。即便面临巨大争议,她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依旧对女儿“辉煌的成就”赞不绝口,作为炫耀的资本。因为在这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代,如何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是很多父母心口的一块巨石。

电视剧《小别离》里,学生方朵朵每天五点半就要起床背单词,连刷牙时间都不放过。2019年,《小学生学习情况大数据报告》显示:全国小学生的阅读量达到了每月平均7.3本,多为英文绘本和百科读物,这个读书量接近成人的20倍。前几年微博上有个很火的段子说:孩子上小学二年级,词汇量2000够不够用?网友答:在美国应该够用了,在海淀可能不够用。笑话背后,折射出的是与日俱增的社会和同辈压力,以及父母对子女前途难以平息的焦虑感。

乱象背后,是家长们望子成龙的迫切心情。岑某某的成就,或许非常符合一些父母对孩子的要求——争气。出版个人著作、日作诗词千首、顶着数个头衔,在各个城市间奔波演讲,同时享受着群众们赞赏的目光。岑某某在演讲中说道:“我要让我的父母因为我而感到幸福得不得了,骄傲得不像话。”这样一个挣钱又挣面的孩子,可能会让很多缺乏辨别能力的父母感到羡慕,甚至让自己的孩子也去拜个大师。但这种成功学,究竟是“弯道超车”,还是揠苗助长,还有待思量。

请把儿童的创造力还给他们

这个时代的孩子,一方面是幸福的。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更丰富的学习渠道。乐高、平板电脑、出国旅行……这些都是上一代人的童年所没有的精彩。但另一方面他们又是不幸的:无休止的补课,沉重的升学压力,就連兴趣班也不再只看兴趣了,除了琴棋书画,还有演讲、主持、跆拳道……“全面发展”的魔咒之下,孩子们好像越来越难感到快乐。

仔细看网上流传的岑某某的“诗”,宇宙洪荒、天下繁华,却缺少了点真实的思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之前走红全网、让很多成年人动容的一篇小学生作文。

小学生小邵在作文中描述了自己的一场暗恋。开头一句“我还可以见到她,这不算传统意义上的离别。”让人惊呼看到了杜拉斯和马尔克斯的影子。没什么华丽的辞藻,但胜在细腻真挚,有自己对于感情的独特思考。

在一篇名为《沙漏》的作文中,他甚至开始了对时间和存在的探索。老师说,小邵对于历史和哲学都很有兴趣,父母平时也会帮他买书,带着他读《万历十五年》这种比较艰深的作品。但在小邵考上了当地录取率极低的中学后,父母特地叮嘱老师,“不要让他轻飘飘了。”都说出名要趁早,但有的家长,显然把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

著名作家郑渊洁,小时候并不擅长写作文,早在二年级时,他就在作文中展现出了自己离经叛道的一面。老师让写“我的理想”,同学们写的都是科学家、航天员、警察……郑渊洁,很实诚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当掏粪工。郑渊洁是幸运的,他有一位开明的父亲,能够在家对他进行教导,让他能够自在地发挥写作才能,这才有了后来的童话大王。

当然,不是每个孩子都可以成为作家、艺术家,但他们都能自由自在地生长,直到思想成熟。

毕加索说:“我花了一辈子学习怎样像孩子那样画画。”小孩子对于世界,本就有独特的感知和想象,大人要做的应是鼓励和引导,而非按照自己心中的刻板标准,对他们进行改造和雕琢。小邵的随笔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学生就像一条河,它们的流向不是注定的。”有人是少年天才,长大却谱就一曲伤仲永;有人看似平庸,最终也能顺遂一生。有人会费尽心力去培养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孩子;也有人认为,平凡快乐的童年就足够美好。但无论怎样,我们都不想看到下一个岑某某式的人造“神童”。

把孩子的世界还给孩子,不要让年青一代的目光变得黯淡而功利,或许这就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摘自微信公众号“谈心社”)

【适用话题】望子成龙;创造力;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