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二代”“富二代”做科研更好吗

2020-10-20 06:24:30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8期

陈竹 张晔 汪梅子

2012年,由于一个最优秀的博士生放弃科研,选择去当中学老师,时年66岁的中科院数学所教授程代展一夜无眠。他追问:是我错了,还是他错了?6天后,那名学生作出回应,原因有二:一是累,二是没能力。“其实很简单,唯一的原因就是没兴趣了。我其实可以说我已经厌恶科研了。”

从中科院物理所博士毕业转而做科研管理的吳宝俊,在读理论物理的10年里,几乎每个人听到他的专业名称后都必问三个问题:1.理论物理有用吗?2.选这个专业好找工作吗?3.你读理论物理,你的爹妈谁来养?对这三个问题,他的答案只能是:1.没用。2.不好找。3.没法养。

“做科研就怕后院起火。”吴宝俊说。在他的同学和圈内好友中,能坚持科研的大多是“富二代”“学二代”,或者既是“富二代”,又是“学二代”。

吴宝俊说,有很多教授,不理解为什么现在年轻人总是谈钱,觉得自己年轻时才拿100多元工资,但是照样做科研做得很开心。但两代人的经济压力是不一样的,上一代人尽管穷,那时房价、物价都没这么高,单位分房,大学也没有扩招,竞争压力小,读完博士就能留校或者有好工作。“现在的年轻人,上来就是300万元的压力,如果你没房,在北京有一半的女生不愿意嫁给你。”

在吴宝俊看来,很多普通的父母都有一个观念:读博士一定比读硕士挣钱多,读硕士一定比读本科挣钱多。砸锅卖铁供出来一个博士,他们期望能有经济上的回报,觉得一年挣不了50万元是不可思议的事。结果,发现别人家的孩子读了本科、硕士,出来一年20万元,自己的孩子读了博士,出来一个月只有几千块,就接受不了。

因此,没有经济压力的人往往更能集中精力、心无杂念地做科研。“如果父母要靠你养老,兄弟姐妹要靠你支援,从小你被灌输的理念就是赚大钱,那肯定做不了基础学科研究,即使读到博士,最后还是会离开。”

不过,科研人员的处境也在慢慢改善。2010年,中科院大幅提高了学生待遇。在物理所,普通博士生不用缴税、扣保险金,比讲师的工资还高。博士后的工资则从项目组里出,平均一年8万~14万元,还有些能拿到18万元。“在这种情况下,从事科研的人就更有底气了。有了经济基础和制度保障,加上导师观念的进步,年轻人才能安安心心做研究,以后做科研的人,应该会越来越顺当。”

(摘自《中国青年报》2012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