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失利后,他们成了作家

2020-10-20 06:24:30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8期

【适用话题】高考 成败作家 道路 态度 选择

余华:我们都落榜了

余华参加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高考,不过他落榜了。余华在《十九年前的一次高考》一文中写道:高考那一天,学校的大门口挂上了横幅,上面写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两种准备就是录取和落榜,一颗红心就是说在祖国的任何岗位上都能做出成绩。我们那时候确实都是一颗红心、一种准备,就是被录取,可是后来才发现,我们其实做了后一种准备,我们都落榜了。

后来余华在卫生学校读了一年,被分配到小镇上的卫生院,当了一名牙医。空闲的时候,余华望着窗外的大街,突然不知前途在何处。就在那一刻,他决定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开始写小说。于是写出了《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等作品。

迟子建:我高考,把作文写跑题了

迟子建在《人生就是悲凉与欢欣》一文中,笑言自己的高考作文跑题了。

我高考不理想,居然把作文写跑题了,只考上了大兴安岭的一所专科学校,学中文。因为课业不紧,我有充足的时间阅读中外名著,眼界大开。

那所学校面对山峦和草滩,自然景色壮美。后来迟子建开始尝试写小说,从而走入了文坛。迟子建早期的代表作《北极村童话》,就是在大兴安岭创作的。在那里她发现了学业与成绩以外,更重要的事物:我觉得图书和大自然对我的帮助很大。

李安:二度落榜在我们家有如世界末日

李安两次高考分别以低于录取线6分和0.6分的成绩落榜。

二度落榜在我们家有如世界末日,我根本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

李安当时发泄情绪的方式就是把桌上的台灯、书本一把扫到地上,然后跑出家门透透气。后来李安终于考上艺专影剧科,他形容“灵魂第一次获得解放”。他那时才发现,原来人生可以不是千篇一律的读书与升学。他在舞台上找到真正的自己,学芭蕾、写小说、练声乐,甚至画素描,各方尝试后在电影领域里渐放光芒。

陈忠实:高考是心中永远的遗憾

陈忠实在年少时面临着生活的困窘,幸而他的父亲传承着“耕读”的家脉,作为庄稼汉的他宁愿賣粮卖树卖柴,也要供儿子上学。

后来虽几经周折,陈忠实错失了一年时光,陈忠实的高考被推迟到了一九六二年。而一九六二年恰逢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期,高校的招生任务也随之大大减少,他在的毕业班最后竟无一人中榜。陈忠实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欲念被彻底打消了,这也成了陈忠实心中永久的遗憾。以至于他后来说的:每当途经一个大学门口看到校牌时,心里都要止不住“咯噔”一下。

不过,人生的“小插曲”反而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文学理想。在艰苦的修行后,他把第一篇正式发表的作品视为“大学结业”的凭证。

(摘自微信公众号“楚尘文化”)

【素材分析】余华、迟子建、李安、陈忠实的高考虽然落榜,但并不妨碍他们在日后绽放光彩。高考十分重要,却并非是唯一出路。榜上虽无名,脚下却有路,只要始终用高考的精神对待人生,相信定有硕果。

(特约教师 陈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