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伴归途

2020-10-20 06:24:30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8期

作文君

夏日虫鸣,藏起了奋笔疾书,偷偷写来一段隐秘的梦;秋风和月,奏响了黑夜,踏上一条归家的路。四季交替,万物周而复始,在轮回之中,它们一次次获得重生,上演着一幕又一幕欣欣向荣。有太多文学作品都在书写四季之美,触物兴怀,也造就了不少别样之美。秋月之下,回家的归途如何?花开花落,夏日遐思几何?本期“园丁花园”,奉上刘红斌和张春华两位老师的随笔散文,看看夏秋之美,在老师们的笔下有何不同吧!

晚修过后,同学们伴着铃声鱼贯着从我身边掠过,那仅有二十分钟的洗漱时间足以忙得他们透不过气来,而家住校外的我远没有他们这样慌张。如往常一样缓步走在校园辉煌的灯影里,顺手打开手电准备走一段需要光的暗路。走出灯影才发现,这样的秋夜又何需我用灯呢?那轮金黄的秋月正将头搭在东面黑树林的梢头巧笑呢。

晚修前还在深邃夜空中璀璨的繁星,正在月的清辉中消隐它们的身形。我侧首向那月儿望去,方才金黄的光晕正随着月儿身形的轻移变成鹅黄浅黄浅白皎洁……月儿加快了莲步轻移速度,翩然而上,随之摇曳而出的道道流光,穿云破雾,将光明的触角探进每一寸暗影,填满每一寸黑暗。转瞬间,月的清辉彻底将寰宇照亮。

氤氲而上的雾气在月的清辉里如纱似缕,如梦似幻,在田野上蒸腾着。那提灯而行的小虫,那骤然而飞的小蛾……细霰般在流霜中起舞。举目望天,那清朗俊俏的月面上,楼台隐隐而现,桂影摇摇而出,嫦娥幽幽长叹,吴刚斫斫伐木,诸般美好一起逼向眼睛,敲击耳鼓,涌上心头,令人情向往之。

远处,黑林蓊郁,如墙似堵;孤树独立,着甲似兵。近处,树影婆娑,月光从叶缝间筛落,斑斑驳驳的光影织就别样的幻境。沙沙作响的秋叶,偶或竟禁不起诱惑,挣脱羁绊的枝头,抛却同伴们深情的挽留,毅然向着幻境飘落。光与影切分着,格斗着,交融着。也许是要画出昏与晨的界限,也许是要独揽秋风的凉柔,也许是要为月儿当好最佳配角儿……我猜测着,遐想着,行进着。

也不知今天怎的,在这遮天的银白里,那么多诗人吟哦着从我茫茫麻木的脑海里,从差强人意的语文中,向我走来。桃花源主歌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满心悠然地擦肩而逝,汗味酸酸;诗仙低吟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满怀忧戚地仗剑而去,衣袂飘飘;诗画宗师咏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满心陶然地捉笔而返,墨迹淋淋;婉约宗主泣着“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满腹怆然地低眉而过,泪光莹莹……或许都是这同一轮月惹的祸,才牵引出这般百转情肠。

“郎听采菱女,一道夜歌归。”虽无红颜相伴,一道浅吟低唱挽手而回,但有这皎皎明月相陪,又何尝不是一件乐事?那些按时熄灯就寝的同学们又何尝能体味到?

不觉间竟到了家门,推门入室,家人都已睡熟,我索性也不洗漱,拉开窗帘,和衣而卧,任那秋月入窗,闭上眼,默默地享受著那月光,心里满是微热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