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0 06:24:30 意林·作文素材 2020年18期

王柯霏

谁也不知道雨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教室里一片寂静,只听得见涂卡笔在答题卡上发出的笃笃声。余光瞥向窗外时,厚重的雨幕已经从天而降,将熟悉的景色割成千丝万缕,变得支离破碎。

我看着窗外丝毫没有减弱势头的雨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了伞,微微侧了身子,准备好冲向食堂。

铃声响了。

我像一支离弦的箭冲向大门。

我拽开了门。

我顿住了脚步。

我傻眼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密实、泼辣的雨了。眼前已经陷入迷蒙烟雨中。不!不是烟雨。烟雨是微风便可吹散的轻轻柔柔的细密雨丝,今天的雨依然密,却带着足足的分量,不同于往日“噼里啪啦”落豆子一般的夏雨,而是密密实实的水柱,是浇下来的连成片的水幕,像是千万支利箭刺向大地。

风的驯兽师在天井中心盘旋着,激荡着,扬起他的长鞭,在雨幕中划出雪白的径迹,将雨赶向四周的观众席。密实的雨柱砸在瓷砖上,洒满了回廊,甚至飞溅进教室里,“掌声”雷动。排水管“突突突”地向下灌着水,可走廊还是被淹成了浅浅的河,湿了鞋袜。

我觉得我此时此刻不是在天井楼的走廊上,而是在花果山上的水帘洞里,或是置身于瀑布脚下,耳畔只有水柱的鼓槌敲击岩石鼓面的,如同海浪撞向礁石一般巨大的“哗啦”声,“隆隆”的一片嘈杂;又有些像没信号的收音机,在耳机里突然用最大音量播放起了“吱啦吱啦”的白噪声,震得我整个人都是蒙的。这声响是那样的大,不知道究竟是水声,还是风声,抑或是雷声。

我似乎從未见过这么大的雨。方才在屋里只看得到密密麻麻的细丝,出了屋子之后才感受到了它的实在——这着实是一场暴雨。有几个男生举着伞冲出了楼,可是在这样大的风势和雨势下,伞已是自身难保的泥菩萨,被风卷得歪歪扭扭,如同雨中浮萍一般飘飘摇摇,又何提庇佑伞下的人呢?凡是跑出去的,都是湿着回来的,衣服随便一拧就是一股水流,打了伞的无非是少洗了个头的区别。

这场暴雨约莫下了半个小时,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停的。鼻间的湿润空气带着泥土与枝叶的芬芳,落日的打光师揉着惺忪睡眼姗姗来迟,将被一场暴雨洗刷得干干净净的草木和楼房打上一层柔和的金光。平静安详,似乎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可雨确确实实是来过的,地面上仍留着大大小小的水潭,坡上仍汇着涓涓细流;它还折了一地树的枝丫,淹了一楼的宿舍,断了小卖部的电……明明像是一幅灾难后的景象,可是在这样的余晖中,我却感到每一个角落都饱含劫后余生、灾后重建的希望与生机。“毁灭”和“生命”是两个截然相反的词,但眼前风雨过后的景象却让我感受到了这两个词语交织纠缠在一起的独有的美。

再向窗外看去,仍有残留的水珠淅淅沥沥地从房檐落下来,不远处盖了一半的水泥房在这样的雨后阳光下也变得不一样了起来,像极了漫画里总有美好发生的废弃的工厂。

(指导老师 黄听松)

点评

本文的亮点很多,一是景写得有层次。二是写出了雨的特点。而最为可贵之处在于“我”的感受贯穿全文,感受真实,不刻意为之,如文末最后一句“像极了漫画里总有美好发生的废弃的工厂”,“美好发生”表达了一种希冀,“废弃工厂”则写出暴雨的狂暴之力,细细读之,文笔的清新洗练让人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