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发银行的凛冬时刻!

2020-10-26 09:19:53 金融理财 2020年10期

龙敏 王娜

30年前,中国放出浦东开发开放的“大招”,承载着东方明珠——上海二次腾飞的光荣与梦想。

背倚奔流不息的长江水,面朝澎湃向前的东海浪。从诞生之初,对外开放的气质就深深地烙在浦东的发展印记里。曾几何时,一句“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道尽了黄浦江两岸的繁华与落寞:向西远眺,“十里洋场”,“东方巴黎”;往东回望,阡陌纵横,危棚简屋。而如今的浦东已然催生出全球最优化的金融生态圈——陆家嘴,现在这片土地上云集了上万家金融机构,近30万金融从业人员……

浦发银行与上海浦东改革开放同时起步,诞生于改革开放风起云涌之时,坐落在上海黄浦江东岸。成立于1993年的浦东银行带有那一时期股份制银行独有的创新性,积极推行商业银行体制改革,率先在上海实行资产负债比例管理、率先开办私营企业贷款、率先推出了第一张实际投入运行的智能型信用卡……

凭借对公业务的优势,浦发银行不仅斩获“对公之王”的称号,在业绩上更是一度大有赶超招商银行之势。2017年6月,招商银行总资产61998亿元,营收1128亿元,而同一时期浦发银行总资产59156亿元,营业收入834亿元,位列当时股份行第二,仅次于招行。

但好景不长,一次震动整个银行业的大案霎时将浦发银行打入寒冬。2018年1月19日,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收到的4.62亿元“天价罚单”令该行元气大伤,近年来屡屡收下巨额罚单,银行内控频曝失守。不仅如此,浦发银行的不良率在股份制银行中长期偏高。

如今,浦发银行的寒冬仍在继续。截至今年上半年,该行不良率依然超过1.9%,远超不良率分别只有1.14%、1.47%的招商银行和兴业银行,在此背景下,浦发银行在拨备计提方面竟然远低于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兴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已经突破210%,招商银行更是超过440%,而浦发银行则不足150%。

浦发银行困于绵长冬日,对该行高管而言更是严峻考验。在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发布会上,该行副行长王新浩表示:“近期我们要重回股份行贷款市场占比第一、增量第一的地位。”豪言已放,在郑杨和潘卫东的带领下,浦发银行将如何迈入春天仍未可知。

大案要案频发,内控成摆设

近两年来,浦发银行屡次出现创伤,处境颇为艰难,内控管理持续受到市场质疑。

今年8月11日,浦发银行领下巨额罚单,因7年涉12大违法违规事实被罚款2100万元。

上海银保监局发布的处罚公告显示,浦发银行因涉及未按专营部门制度规定展开同业业务、同业投资资金违规投向“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延迟支付同业投资资金吸收存款;為银行理财资金投向非标准化债权资产违规提供担保等12项违法违规,被责令改正并罚款2100万元。

今年以来,浦发银行屡次被罚,据不完全统计,开年至今,浦发银行总行及潍坊分行、无锡分行、包头分行、烟台分行、大连分行、南通分行、苏州分行、南京分行、重庆分行、本溪分行、淄博分行、济南分行、金华永康支行、南市支行、奉贤支行15家分支行共收到了20张行政处罚信息,合计罚款金额达到3105万元。

不仅是今年,而是近几年来,浦发银行已成为监管的罚单“常客”。

2019年,浦发银行总行及各分支机构同样获得监管部门超60张罚单,罚金总计超2400万,问题主要集中在严重违反审慎经营原则、内控管理存在漏洞、信贷管理严重不审慎形成风险、个人信用报告查询未经授权等违规行为上,而且多次因相同问题被罚。

早在2018年初,浦发银行更是以4.62亿元罚款震惊行业。1月19日,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因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以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该分行不良贷款,导致严重信贷违规,被监管罚款4.62亿元,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2名副行长等给予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等处罚。

并且在2019年10月12日,银保监会官网再次公布对浦发银行的4张罚单,罚款金额共计200万元。其中,对浦发银行罚款合计130万元;对浦发银行时任董事长吉晓辉、时任行长朱玉辰以及分管相关业务的副行长穆矢三人处以警告并分别罚款20万元、20万元、30万元。

不仅频收罚单,浦发银行还被自家员工骗取了6000万。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判决书显示,原浦发银行石家庄分行客户经理王某斌,利用职权便利,竟然亲自指导他人准备贷款材料,并且制作不实的授信调查报告,骗取浦发银行6000万承兑汇票。截至案发日,仍有近3000万元未能归还。法院一审判决显示,王某斌犯骗取票据承兑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屡屡因为类似原因被罚,俨然,浦发银行的内控漏洞已成顽疾。

曾经,在2007年大牛市中,浦发银行的市净率一度高达10倍,与招行的估值水平并肩。谁能想到,一个市值曾经可与招行并驾齐驱的的浦发银行,风控管理竟如此松散,这令业界一片震惊的同时,也令整个金融监管部门震怒。

重重危机之下,浦发银行近几年管理层变动也较为频繁。成都分行案发后,时任董事长吉晓辉辞任,由时年61岁的高国富出任浦发银行董事长;2019年底,高国富因年龄原因退出浦发银行管理,由时年52岁、有央行工作经验的郑杨出任董事长,同时,浦发“老将”刘信义去职浦发银行行长一职,由另一位“老浦发”潘卫东接任。

值得关注的是,还有与生命人寿的股权问题纠缠,目前来看,富德生命人寿是浦发银行的第二大股东,在几年前生命人寿的实控人张俊出事后,这部分股权仍没有获得清理,是未来一个重要的不稳定因素。

亟待解决内控失效之忧成为摆在浦发银行面前的任务,业内人士表示,浦发银行屡次被罚暴露出该行存在风险意识不强,风险管控措施不到位的问题,也暴露出该行管理制度的缺失和有效约束。这些违规事由触碰了监管底线,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也进一步削弱了银行稳健经营基础与市场声誉。

不良最高拨备最低,零售业务野蛮生长

突然爆发出如此多的巨额不良,浦发银行元气大伤,资产质量多年未见好转。

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浦发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92%,较去年末下降了0.13个百分点,不过仍然是上市股份制银行中不良率最高的。

但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浦发银行不良贷款率已经连续几年保持为上市股份行中最高的。2017年其不良贷款率为2.14%,是9家上市股份行中唯一一家不良率超过2%的;2018年末不良率降至1.92%,仍然为9家股份行中最高的;2019年不良率又上升为2.05%,是唯一一家不良率突破2%的上市股份行。

不良率上升的同时,拨备覆盖率却始终在下游徘徊。

报告期内,浦发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仅为145.96%,虽然比上年末上升12.23个百分点,但仍处于第一道监管红线150%之下。

根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二季末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平均为182.4%,其中股份制银行的平均值为204.3%。这意味着,浦发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不仅在股份行中处于下游位置,而且低于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

或许令人意想不到,如今拨备率、不良率指标在上市股份行中垫底的浦发银行,在2011年,不良率仅为0.44%,拨备覆盖率高达500%,均大幅好于平均水平。

除了資产质量,浦发银行的经营状况在近几年也陷入低谷。

2018年,浦发银行营业收入1715.42亿元,仅增长1.73%,总利润下降6.51%,因为免税收入增加,归母净利润559.14亿元,勉强实现3.05%的增长。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906.88亿元,同比增长11.60%;税后归母净利润589.11亿元,同比增长5.36%,净利润增速在上市股份制行中排名垫底。

2020年上半年,浦发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14.07亿元,同比增长3.90%;利润总额335.66亿元,同比大降12.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9.55亿元,同比下降9.81%。此外,多项盈利能力指标呈下降趋势。

由于零售业务收益高,近年来各大银行纷纷向零售转型,浦发银行作为曾经的“对公之王”,也向零售发起突围。

2019年2月,浦发银行宣布推出零售经营新体系,之后也不断发力零售业务。据了解,该体系通过流程重构实现业务的模块化和组件化;通过API、智能感知、挖掘建模等大数据应用技术,提升数据驱动运营能力;通过把握客户需求关键点,连接上下游合作伙伴,形成银行业务的泛在化场景融入。

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介绍,零售经营新体系与传统零售经营体系的不同在于,新体系更强调通过金融科技与场景化的结合,实现不同行业零售文化的融合,提高效应速度广泛连接新伙伴,扩展生态圈的边界;新经营体系深化了银行与客户的关系,打破“以我为主”的固化思维,进一步优化现有业务流程;加强了银行与合作伙伴的紧密关系,银行与各行业连接起来,缩短开发周期,降低合作成本。此外,零售经营新体系重构银行内部的关系,打破业务壁垒,响应场景化的业务需求,实现连贯化、一致化的客户体验。

从浦发银行2019年的业务结构来看,零售业务贡献保持领先,已连续两年成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力压公司业务和金融市场业务。从具体数据来看,2019年浦发银行零售贷款新增 1,921.48 亿元,占贷款增量的 45.44 %。

可是,作为零售业务核心的信用卡业务却有下滑的趋势。

从2014年到2017年,浦发信用卡累计发卡量,从930万张飙升到了4117万张,3年时间增加3倍。同时,浦发信用卡的贷款余额从591亿元飙升到了4181亿元,增加了6倍;同期其信用卡总收入从48.27亿元飙升到了487.51亿元,增加了9倍。再看同一时期的平安信用卡, 2014到2017年,平安信用卡贷款余额从1028.99亿元增长到3036亿元,发展速度远不及浦发信用卡。

不过,片面追求业务规模超高速发展,也为浦发银行埋下了隐患。截至2019年年末,浦发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97.15亿元,同比上升18.83亿元;信用卡不良率为2.3%,同比上升0.49个百分点。与2017年末相比,不良率攀升了0.98个百分点。

今年上半年,浦发的信用卡业务继续呈下滑趋势,当期收入243.11亿,同比降14.1%。截至六月末,浦发信用卡流通量4409万张,同比仅增0.23%,信用卡透支余额3938亿,同比降6.5%。不良率高达3.31%,比2019年末上升了1.01个百分点,为上市股份行中最高的。(数据来源:数金观察)

受信用卡业务低迷影响,浦发银行的零售业务今年上半年在总规模中占比下降。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浦发银行零售贷款规模1.72万亿,相比上年末增长2.73%,但占比较上年末下降1.02个百分点至41%。当期企业贷款规模2.45万亿,同比增7.2%,占比上升至51.2%

值得注意的是,浦发银行还多次因信用卡业务被罚。2019年12月11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上海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此前的2019年7月,浦发银行信用卡中心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处罚款30万元。被罚的原因是,该中心因为于2015年至2018年6月期间,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对申请人收入核定严重不审慎。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该行信用卡业务还屡遭投诉,甚至涉嫌暴力催收。

《金融理财》登录聚投诉平台发现,截至9月24日,关于浦发银行的投诉帖子高达9885条,而其中涉及信用卡的投诉量就有9681条,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服务态度差、第三方暴力催收等方面。

9月21日,聚投诉平台有用户反映称,因疫情期间失去经济来源,自己又有糖尿病需要月月买药,导致逾期。且手机丢失未跟银行联系,因此现在催收上门,到曾经的工作单位和父母家上门骚扰,吓坏家中父母。

还有用户反映称,浦发银行委托第三方催收,泄露个人隐私,让自己颜面扫地没有办法正常工作和生活。并通过网络电话威胁用户要去工作单位找领导,让其丢失工作,无路可走。

只求业绩和结果,不管过程和手段,野蛮式飞速发展,弯道超车可能会成为弯道翻车。

换帅一年后,二次创业成效甚微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浦发银行陆续迎来新任董事长和行长。

2019年7月9日,浦发银行召开干部大会。会议宣布,因年龄原因,高国富不再担任浦发银行领导职务,上海市金融工作党委书记、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金融工作局)局长郑杨出任浦发银行党委书记,推荐任浦发银行董事长。

同年11月,浦发银行原行长刘信义调任上海国际集团总裁,浦发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兼财务总监潘卫东被任命为浦发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并被提名为副董事长。

今年1月3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批复显示,核准郑杨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核准潘卫东浦发银行副董事长、行长的任职资格。至此,浦发银行正式迎来“郑潘组合”时代。

据公开资料显示,出生于1966年10月的潘卫东现年53岁,与郑扬同岁,江苏苏州人,两人还是同乡。从工作履历来看,潘和郑的履历也较为相似,都曾在央行系统工作。

除了高管大换血,浦发银行今年还在长三角布下一盘大棋。

4月7日,浦发银行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管理总部在上海成立,浦发银行董事长郑杨和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执行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张忠伟共同为总部揭牌。

作为唯一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浦发银行长期深耕长三角,并把支持长三角发展作为推动全行发展的重要战略支撑。这次浦发银行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管理总部成立,也标志着该行将进一步深入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建设,在跨区合作、配套服务、信息共享等领域积极开展先行先试,更好地服务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国家现代化建设大局和全方位开放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增强长三角地区创新能力和竞争能力,提高经济集聚度、区域连接性和政策协同效率,对引领全国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意义重大

此前,郑杨便在2019年浦发银行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浦发银行正在推动实施“二次创业”:“浦发银行正在制定3年行动计划,通过实施3年行动计划,将初步构建以客户需求为核心的经营体系和以开放共享为特征的数字化服务模式,有效地弥补风险合规内控短板。”

而对于银行的数字化转型,潘卫东也有一番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转型最重要的不是技术应用,而是流程重构。潘卫东表示,互联网给银行业带来很大的风险和挑战,数字化的风险是同步发生的,所以风控也要同步内嵌,稍有滞后就会带来毁灭性风险,在提供服务产品的同时,首先要进行风险控制。

只是从2020年半年报可以看出,就行业划分来看,浦发银行不良率排在前两位的分别为农、林、牧、渔业和批发零售业,为6.53%和6.23%。其中房地产不良率增速较高,从去年末的2.63%骤升至4.4%。从贷款五级分类来看,浦发银行关注类贷款较上年末增长16.49%,逾期贷款较上年末增长20.7%,未来潜在的风险仍需要警惕。

另外,浦发银行还存在缩减批发与零售业贷款的行为。2019年该行批发与零售业在全部贷款中的比例从5.84%降至3.44%,同时贷款余额明显减少,从2018年的2074.41亿压降到2019年的1367.18亿元,缩减了600多亿元,要知道,批发与零售业主要以小微企业为主,而小微企业又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对象。

浦发银行近两年屡次出现创伤,处境颇为艰难。作为浦发银行新任的董事长、行长,未来面临的挑战可谓严峻。

曾经一度辉煌的对公业务近年来出现了滑坡态势,但在今年一季度的业绩发布会上,浦发银行管理层则再度强调了对公业务目标及对战略客户的重视。“近期我们要重回股份行贷款市场占比第一、增量第一的地位。”浦发银行副行长王新浩表示,从长远来看,就是重塑对公客户的生态,打造数字化客户经营体系。

誕生于中国深化改革开放和服务浦东开发开放的时代洪流中,浦发银行用25年的时间取得了股份制银行平均30年发展才能取得的辉煌成就,成功进入全球银行1000强前30位,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

作为曾经黄浦江边的宠儿,浦发银行何时才能走出寒冬,迎来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