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兵祁绍斌掌舵雪松信托!

2020-10-26 09:19:53 金融理财 2020年10期

王娜

雪松信托迎来新任掌门人!

据银保监会网站9月29日发布公告,江西银保监局已于9月27日核准祁绍斌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雪松信托”)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

不可否认,2020年对于刚刚迎来新董事长的雪松信托而言是十分艰难的一年。今年1月20日,雪松信托投入80亿完成了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的“拆雷”工作。8个月后,雪松信托再度陷入舆论漩涡。9月22日,《证券时报》发表名为《雪松信托“供应链金融”调查》的报道,剑指雪松实业528亿债务压顶,拖欠35.4亿税款,雪松信托“长青”系列产品"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当日,雪松信托迅速发布公告予以澄清。

此外,尽管已经完成100%兑付,但刚刚经历了“逾期”的雪松信托仍然元气未愈,该司2019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直线下滑。在此背景下,今年6月刚辞别老东家重庆信托的祁绍斌可谓是临危受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央行、监管机构均有涉猎,且业务能力和管理经验均颇为丰富的祁绍斌掌舵下,雪松信托将如何扭转局势值得期待。

雪松信托迎来新“掌门人”

9月29日,江西银保监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祁绍斌任职资格的批复,核准其担任雪松信托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江西银保监局表示,雪松国际信托应要求上述核准任职资格人员严格遵守银保监会有关监管规定,并按要求及时报告履职情况。雪松国际信托应督促上述核准任职资格人员持续学习和掌握经济金融相关法律法规,熟悉任职岗位职责,忠实勤勉履职。

今年6月,《金融理财》曾就重庆信托副总裁祁绍斌辞职一事进行报道。时隔三个月,祁绍斌的下一站终于揭晓,是一家对领导人极具挑战性的金融机构——雪松信托。

雪松信托的前身为“中江信托”,2018年1月16日,中江信托“金马276号浙江同城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二次逾期,拉开爆雷大幕。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中江信托爆雷产品总规模约79亿元,累计涉及投资者约2400人。

在危难关头,中江信托等来了黑骑士——雪松控股。2018年底,监管部门批复,同意雪松控股集团受让中江信托71.3005%股权。2019年4月22日,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完成,雪松控股成为中江信托实际控制人,当日中江信托发布《敬告投资者书》,承诺2020年1月22日前妥善、有序地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2019年6月25日,中江信托微信公号发布更名公告称,该司中文名称由“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雪松信托上任董事长林伟龙出身于公司大股东雪松控股,林拥有银行、券商、和资管领域从业经验,先后在交通银行汕头分行、光大证券广东分公司、光大证券广东创新投行部、光大证券资产管理公司任职,2016年担任雪松控股常务副总裁兼雪松金融总裁。

祁绍斌——复合型金融高管

据《金融理财》了解,雪松信托的新“掌门人”祁绍斌是一个复合型金融高管,在加入重庆信托之前,祁在银行、监管机构均有从业经历。

公开资料显示,祁绍斌出生于1967年8月,山西省临汾市人,廈门大学金融学硕士,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管理学博士。首都经贸大学、山西大学、山西财经大学硕士生导师,高级经济师。

从具体的任职经历来看,祁绍斌曾在中国人民银行山西分行、山西银监局工作多年,历任央行山西省分行人事处干部;央行太原金融监管办事处综合处主任科员、副处长;央行太原金融监管办事处建设银行监管处副处长(主持工作);央行太原金融监管办事处综合处副处长(主持工作);山西银监局办公室负责人;山西银监局人事处副处长(组织部副部长、主持工作);山西银监局人事处处长(组织部部长);山西运城银监分局局长、党委书记,运城市人大代表、常委,山西省青联委员等。

2007年1月,祁绍斌担任山西银监局(党委)办公室主任,2009年4月,任山西银监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2012年1月至6月在中国银监会纪委借调),2013年12月兼任中国金融工会山西工作委员会主任,曾分管股份制银行监管、城市商业银行监管、外资和非银行机构监管、信息科技监管、调查统计、办公事务、纪检监察、巡视、组织人事、金融工会等工作,联系山西省银行业协会工作。

2015年8月,祁绍斌担任山西银监局副巡视员(副局级),仅三个月之后履新天津银行北京分行党委委员、常务副行长、纪委书记,2017年11月开始担任重庆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雪松信托再陷舆论漩涡

今年对雪松信托来说是十分艰难的一年。

1月20日,雪松信托发布公告称,已总体完成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的“拆雷”工作,33个逾期项目风险已化解,近2000名相关项目的投资者拿回本金和收益。刚刚拿出80亿补上了逾期的“窟窿”,如今雪松信托又面临着营业收入、净利润等重要指标亏损的窘境。

据2019年年报显示,雪松信托2019年营业收入2.64亿元(合并口径,下同),较2018年4.18亿元减少36.84%;营业支出17.41亿元,较2018年32.55亿元减少46.51%。2019年,雪松信托净亏损15.34亿元。这对于该司“新掌门”祁绍斌而言无疑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9月22日,一篇名为《雪松信托“供应链金融”调查》的报道将雪松信托再一次推到风口浪尖。

据《证券时报》报道,该报记者历时一个多月,先后奔赴贵州、广东、福建、上海、江苏、江西、海南等省市,对该等应收账款的债务人进行实地调查走访,结果发现,债务人几乎清一色否认该等债务的存在。另外,该报道称,雪松实业528亿债务压顶,拖欠35.4亿税款,雪松信托“长青”系列产品"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

对此,雪松实业在9月22日发布澄清公告称,截至上半年底,公司负债447.9亿元,税务不存在拖欠。另外,对于报道中指出的 "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雪松信托在9月23日表示,对底层资产的真实性,公司从交易主体、交易双方盖章的购销合同、交易双方的交货确认书或对账单、仓库提货单、发票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风控核查,"长青"系列产品底层资产真实有效,可随时接受所有投资者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预约查阅。

尽管已经及时作出回应,但是这一事件对雪松信托的影响依旧不可忽视,而对于新到任的祁绍斌而言,让雪松信托摆脱“逾期”这一关键词并且实现业绩上的扭亏为盈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然而,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在金融领域经验丰富的祁绍斌的掌舵之下,雪松信托将驶向何方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