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

2020-10-26 06:57:16 安徽文学 2020年10期

杨海林

老城改造,地下挖出许多古代残瓷碎片。

残瓷碎片虽然不完整,但它们大多数是古代的真品,一般的古玩爱好者都比较青睐,他们在把玩的同时能揣度它完整时的模样,揣度出缺损的图案。

如同面对断臂维纳斯。

老杜和姜本松是此中高手,他们只要瞄一眼,还能断出产生的年代、烧制的窑口,根据稀缺程度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后来,更多的古玩爱好者加入这个淘宝大军,但此时老城改造接近尾声,珍稀的瓷片越来越少。

老杜和姜本松没有固定工作,老城地下出现残瓷碎片的时候,他们一直在工地上拣拾,靠出售它们为生,现在,珍稀瓷片的稀少让他们成了冤家对头,他们在工地上抢拾时免不了要争吵,在文庙摆摊售卖时又会相互诋毁。

这天,姜本松的地摊上来了一个大胡子,他看中了姜本松的一个小小的青花瓷片。

姜本松不急着出价,先夸大胡子好眼力,说这个瓷片的胎比较松,淘洗得也不太干净,应当是麻仓土做的;青花料上有铁锈斑——这可是典型的苏麻离青料;纹饰上的莲花瓣是尖角的,这是元代的绘画风格。

所以,综合起来看,这一定是块元青花,没有一百块是不出手的。

——古玩界的行话,一百就是一千。

大胡子拿在手里翻來覆去地欣赏,不还价也不放下。

这时,姜本松的熟客潘老师来了,大胡子手中的片子一下入了他的眼,他弯下腰,拍拍大胡子的肩:“你买不买啊,人家姜本松是做生意的! ”

话里的潜台词是你不买我可要下手了。

大胡子抬头看看潘老师:“想买,就是贵了点儿,要一百块呢。”

潘老师已经退休了,一个月好几千退休金,老年人用项少,“一百”块钱对他来说是毛毛雨。

潘老师抖抖索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钱,开始点数,姜本松眼睛活套,连忙对大胡子说:“按行规,东西拿在您手上,我们的交易就不算结束,潘老师插上来是不能作数的,但是他那么大的岁数,还是照顾一下——改天我再寻个更好的给您。”

这话让大胡子生了气,他瞪大眼睛:“买东西跟年纪有关? ”

大胡子从怀里掏出一把钱,数也不数,扔在姜本松的摊子上。

文庙好几天没有卖出好瓷片了,很快,姜本松卖出元青花瓷片的消息在淘宝人中传递开来。

元青花在老城改造中只出现过三五片,但是前几片,买家都只是藏起来秘玩,从不与外人交流,所以,大家纷纷去大胡子那里瞧稀罕。

人一多,眼就杂(当然,这些人中也有眼睛毒怪的),有人家就提醒大胡子:这枚元青花瓷片,呵呵……

假的?

呵呵。

大胡子凝了一下神,重新拿在手里掂了掂。

好像比同样大小的瓷片重。

大胡子拿来60倍放大镜看看瓷胎。

胎质好像密了点儿。

——过去没有机械,窑工们制瓷都是用手揉的胎,不可能这么细密。

当然不会这么密。

奶奶的,姜本松,他敢骗我!

大胡子也算是玩瓷片的高手了,高手们买瓷,价格的高低可以不讲究,但若是买到了假的,他的学问就可能被人怀疑——他还怎么在瓷片界混啊?

大胡子是有姜本松电话的,他拨通了问道:“下周你来摆摊吧?”

老城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姜本松当然知道了瓷友们的议论,他在电话里一迭声地说:“你要是认为是假的,我就把钱退给你。”

大胡子气得直跳:“我的名誉怎么办——你下周来了再说。”

三天后,大胡子来到了文庙,可是,姜本松连个影儿也看不见。

以挖瓷片为生的姜本松,再也不敢露面了。

大胡子气得直跺脚:“你小子倒躲起来了——只要你在文庙里露面,哼!”

每次来文庙,大胡子都带着那枚“元青花”。

“大胡子,你的元青花,能给我看上一眼吗?”

有一天,老杜问。

“你要,送你吧。”大胡子掏出那枚“元青花”,扔给老杜。

老杜淡淡地瞟一眼:“让给我,你确定?”

“哪里是让,送你了——我看着心烦。”

“你是一百买的,我不白拿——我出一百五。”

老杜把那枚瓷片收进口袋里。

“你居然要一枚假瓷片?”大胡子睁大眼睛,“莫非它是真的?”

“既然卖了,就不要问那么多。”老杜拿出一千五百块钱,在阳光下抖一抖,“看好了,可别再说是假钱。”

这枚元青花,很快成了淮安古玩界的一个谜,有人说可能是真的,要不然,老杜怎么可能下手买。

有人说老杜已经卖给一个北京人了——“五百”呢。

有一天晚上,姜本松来到老杜家,“扑通”跪在了老杜面前:“谢谢你帮了我,我再也不卖假货了。”

老杜正在家喝酒:“咱把卖瓷片当个生意,既然是个生意,那就要当个生意来做。”

老杜拉姜本松入席,一抬手,“噗”,把一样东西扔到窗后的市河里。

责任编辑 陈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