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梳子,新梳子

2020-10-26 06:57:16 安徽文学 2020年10期

陈修平

很早以前,男人就发现女人随身携带的包里有一把羊角梳,记忆中从来都是如此,几乎一次都没落下过。

至于最早啥时候发现这羊角梳的,男人也记不大清楚,似乎是经人介绍第一次见面时就看到了,又似乎是第一次約会看电影时瞥见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结婚当晚真真切切看到女人从包里拿出来梳理了头发。此后,几乎天天都能见到女人拿着这羊角梳梳理头发,梳理好了又放回自己的包里,似乎并不想与男人共享这把梳子。

一开始,男人并没感觉到这羊角梳有啥特别的,只是觉得有点陈旧,表面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光泽。一把旧羊角梳而已,男人根本没有在意。

一天早上,男人洗完头,发现女人的羊角梳还在洗脸台上,就顺手拿起来梳理头发。

正进卫生间找梳子的女人看到了,立即从男人手中夺了过去,“别用我这梳子!不是还有其他梳子吗?”女人的话语硬邦邦的,似乎还冒着一缕缕冷气。

“这梳子,我不能用呀?”男人露着狐疑的目光,有点生气地问。

女人没有理睬,拿着羊角梳兀自出了卫生间。

“这女人,啥意思呀?!”男人傻愣了好一阵,怒气才慢慢消散。

女人让男人别用羊角梳的话,其实说得有点多余。此后女人根本没有让男人有使用这把羊角梳的机会,因为她一用完就马上放进包里,并拉上拉链——仿佛上次没有及时收拾梳子的教训,已经深刻在她的心里。

不过,自此这把羊角梳就像一把锥子扎进了男人心里,又像附着了魔力总是吸引着男人的视线。只要看到女人拿出羊角梳的时候,男人就忍不住偷偷盯着看,似乎要从这羊角梳里洞察出些什么……

男人甚至还趁女人在厨房做饭的间隙,悄悄打开过女人的包,拿出羊角梳仔细察看,但除了看到上面刻有一个名气蛮响的商标外,并没有发现其他什么。

男人仿佛犯了病一样,一有空就想着女人这把羊角梳,猜想着这梳子的来历,猜想着这梳子背后隐藏的情节:父母送的?不像,女人有不少她父母送的东西,没见她如此在意;闺蜜送的?更不像,闺蜜之间化妆品等小礼物送来送去的也是常事,不会如此像保护圣物一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初恋男友送的!尽管男人实在不愿意这样想,但他最终只能往这儿想。一想到这儿,男人心中的火气就升腾上来了。但转念一想,在与自己确定关系后,并没发现或风闻女人与其他异性有过不正常的交往,男人又释怀了,“谁没有过去呢?我也有过初恋,只是我早已放下了。”

“她为何就不能放下呢?”男人又琢磨开了,“结婚都十一年了,孩子也满十岁了。除了梳子这事,应该说,她还是全身心地打理这个家的。”

一把小小的旧旧的羊角梳,成了横亘于男人与女人之间一堵厚厚的墙壁!男人想推倒这堵墙,奈何女人把墙砌得严实,没有缝隙着手……

一天早上,女人又从包里拿出羊角梳梳理头发,男人瞥见梳子齿距好像出了问题,仔细观察,发现梳子中间掉了两三根齿。男人当时有点幸灾乐祸地想,“梳齿都断了,看你还怎么梳?看你还能梳多久?”

上午上班,男人脑海里总在晃着女人断齿的梳子,“劝她扔掉?她肯定不肯!要不去专卖店买把一模一样的梳子送给她?要是她不肯接受呢?那不是白买了……”整整一上午,男人就这样反反复复思忖着。

“买把一模一样的梳子,看她接不接受,即使白买了也要买!”下班时,男人终于决定了,“更何况买了就不会白买,至少可以看到她的态度!”

到家后,男人拿出新买的羊角梳递给女人,“送你个小礼物。”

女人怔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打开包装盒看到羊角梳,女人脸上飘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怎么想到给我买这个?”

男人本想含糊地应答一下,“看到这个好,就买了。”但终究没有这样说,而是实话实说,“看到你的旧梳子断齿了。”

女人又怔了一下,本想说“你怎么知道断齿了”,但说出的是“好的,谢谢!”

女人拿着新梳子试着梳了梳头发,感觉不错,就打开包,把新梳子放进去。看到旧梳子,就拿出来准备放进床头柜抽屉,迟疑了一下,又折转身放进了垃圾桶,“齿都断了,是该放下了!结婚都这么久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早就该放下了!”

看着垃圾桶中的旧羊角梳,男人长舒了口气,感觉横在两人之间的墙壁轰然倒下了,心上的锥子也彻底卸下了,“只要接受了我这新梳子就好!至于旧梳子是谁送的,还用得着去纠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