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生活(组诗)

2020-10-26 06:57:16 安徽文学 2020年10期

安然

空 地

身体里的一小块空地

用来种桑葚和胡麻,再腾出

一小块空地,用来养一把秀丽的琴

每个黄昏,你轻拢慢捻抹复挑

阅金经,芙蓉水上

涟漪便从湖中深处来

此时山中,水中,大石中

流水从天上来

莲花盛开

身体里的一小块空地

有一片桑麻,在持续地燃烧

致生活

我绝望

我兴奋

我对人世充满激情

生活的雨水灌溉我,也冲刷我

一段冷静的陈词使我体内的风帆向下启航

我敬生活的冷艳、黑暗和无力

也敬它四肢上生长的褐色苦果

漫长的黑夜给我认知

一次无休止的燃烧让我抱紧四散的灯火

致生活

致在低处和高处的生活

致我的未来,漫长的夏天,小提琴的午夜

无数次的悲欢让我的人生

如此平静,如此沉稳

我如此就迈进了生活的底部

一个人站在荒原上

一个人站在荒原上

用目光追赶黑鹰,用双手托举月光

用颤抖的灵魂接住人类的指责

一个人突然地停下来,走向无边的寂静

越走越卑微,越走越沉迷

我想起书中的人

我们都是为了获得辽阔的惊喜

而手持灯盏,赤足向上

秀色可餐

如果说起落魄的早年,我更愿接受

针线穿过肉体、钉子砸进骨头的疼痛

如果可以重回起点,我更愿

拿一朵朵的云去缝补大片的空白

——被敌人挖好的洞穴

如果十万只流萤能照见深渊里的绝望

我更愿历尽艰辛,为人间

为黑暗里暧昧的生灵

运来珍贵的雨露和山川的广阔

定 律

要爱,就到肉体的深处

爱它生刺的部分,有毒的部分

要逃,就到灵魂的海面

逃出波涛和每一次蓝光的反射

要忍,就到苦難的极端

忍住最后的枪声,唯一的命令

要赏,就到花好月圆的夜色里

赏天地以良辰美景,赏人间以万物芬芳

要写,就到每一行诗里

写它们的花前月下和生死疲劳

反 省

你当然可以说不

说一些失去色泽的事物

说一支玫瑰失去露水的清晨

你当然可以逃离

可以向着荒漠或者贫瘠的山坡

你越是逃离,水仙越是单薄而孤独

你当然可以选择阒静的夜

可以一个人站在楼顶

遗忘、销毁、忏悔,对着死亡的人叹息

你当然要镇静

无数海浪翻滚在绵长的梦里

你有一把利刃,刺向敌人背部的骨头

他 物

为这短暂的相逢,你将炉火、枯枝、残月

和你一生挚爱的滩涂和海浪堆于胸前

你用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以此用尽人世的离况

为这短暂的月明星稀,你周而复始

将平原、远山、逼仄的流水

放于身旁,你喜欢的姑娘

你钟情的人间事,这些纷纷下坠的雪花

陆地、沼泽和来不及掩饰的泪水

都因你而来

为了这短暂的相逢,你在天地间回旋

像在秋风中奔波的落叶

像突然坠地却无人捡拾的白果

空 空

我抱住空空的原野

像抱住你,一些枝茎发着光

当我抱住屋檐上的落日

当我抱住指尖上的一束光、一滴泪

当我抱住你们

你们所有的希望

当我无数次回望,抱住海的褶皱

像抱住一个正在尖叫的人

一个浑身长满苔藓的人

当我抱住寂寥和无边的萧瑟

抱住一阵风、一场雪

抱住一座生病的村庄

像抱住你,我惧怕着寻找光明和永恒

走向深处

草叶持续地燃烧,我继续走向深处

影子在火中发出微弱的碎裂声

灵魂升腾

此时的我无限地下沉

我越走越深,越走越痴迷于

潮湿和阴暗

在洞穴的深处,我遇见了战马的嘶鸣

贫瘠的月光和沉睡的半翅目

从石壁里传来水莲盛开的声音

此时无声胜有声

我仰卧在青苔之上

我为寂静中的昏暗而狂喜

春天已平静

责任编辑 余同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