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舍离”不是扔东西

2020-10-28 08:47:30 读者 2020年21期

〔日〕山下英子

时至今日,“断舍离”这个词本身已经自我繁殖,衍生出很多有悖于原本的含义。

请允许我在这里对“断舍离”再做一次说明。

“断舍离”的灵感要追溯到我20年前一次在高野山寺庙的住宿体验。当时,我亲身接触了修行中僧人的日常生活。他们周身只有必要的生活用品,并且怀着虔诚的态度,小心翼翼地使用着每件物品。连我的客房也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他们的日常生活简朴有序。

虽然现在我才真正过上精简的生活,但当时,我常常为整理家务而头疼不已。我住在一个塞满大包小包、大件小件的房子里。于是,我按照当时流行的收纳术,买来各种收纳盒、收纳箱、收纳架子来装杂七杂八的物件,但是,匆匆忙忙地临时收纳和整理并不能彻底解决过剩的杂物。面对不久之后又乱七八糟的房间,我常常陷入自我厌恶的境地。

终于,在那次高野山的住宿体验中,我领悟了“无杂物,无收纳”。也就是说,我需要的不是“想要这个,要那个”的加法生活,而是“这个不需要,那个不需要”的减法生活。

想通之后,我浑身一阵激灵——这不正与学生时代在瑜伽道场所学习的斩断欲念、远离执念的“断行、舍行、离行”行动哲学的精髓异曲同工吗?这种减法思维不正可以应用到处理旧事杂物和人情世故上吗?

“断”即“决断”的“断”。

“舍”即放弃“不需要、不合适、不愉快”。

“离”即在反复“断”“舍”的实践中升华到“自在”的境界。

也许有的人会把“断舍离”认作“扔掉所有的东西”,其实不然。首先,要诚实地面对自己和物品的关系。明白哪些东西是自己不需要的,哪些东西是用起来不舒服、不合适的,要对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风格一清二楚。

整理术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达成手段。

创立“断舍离”后,我成为一名杂物整理师,我接受很多苦恼于杂物整理的人的咨询,在家居物品的整理和无用杂物的清理上给出自己的建议。10多年里,我曾多次在日本各地举办“断舍离”的主题讲座。在这个过程中,也时常听闻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比如说,當人们长时间地进行“断舍离”的实践后,除了家里的杂物被整理得井井有条,自己的人生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断舍离”帮助人们摆脱了对现实杂物的执念,同时也在悄然无声地清理着心灵的杂物,让人们自在、自由、自我地过好当下。

“断舍离”之所以在这么长时间里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和支持,是因为它不仅仅是某种具体的家居整理术,还是一种“活出自我”的思维变革,一种彻底的生活革命。

(海城楼摘自湖南文艺出版社《舍:做减法的勇气》一书,赵希岗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