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产投刘培龙:汽车产业处于巨大的变革中

2020-10-29 02:17:14 创业邦 2020年10期

任娅斐

“我们在传统车的核心技术上是落后的,但是对于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觉得也是中国汽车产业的机会。”北汽产投副总经理刘培龙在接受创业邦专访时表示。

9月26日,在2020北京国际车展上,北汽新能源旗下全新首款量产SUV ARCFOX αT正式开启预售发布。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麦格纳斯太尔亚洲区副总裁Klaus Drobnak、北汽集团董事长姜德义等人为其站台。

这是北汽在新能源领域沉淀十余年之后,脱离补贴政策走向全面市场化的关键时点。在北汽集团转型的背后,资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作为车企的投资机构来讲,我们不认为弯道超车是一个真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个路一直在,只是说希望把这个路走得更好一些。

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北汽产投”) 成立于2012年年底,是北京汽车集团全资二级子公司,目前管理资金总规模约300亿元,管理基金40多只,累计投资超85个项目。

北汽产投成立时,目标是配合北汽集团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整体布局,扶持电动汽车上下游产业链的企业,助力中国汽车工业“换道超车”。其投资目标聚焦在两个方向:一是新能源、新材料和高端装备制造;二是智能化、网联化和数字生态。

虽然北汽产投的投资要服从于母公司的整体战略,但是其投资回报表现良好。随着今年6月科创板的开板,北汽产投投资的项目逐一进入收获期,其中天宜上佳、宁波容百、有方科技、亿华通已经成功IPO。此外,如长远锂科、赛特斯、金力股份、时代高科等一批投资企业也将于今年内申报科创板。

“作为车企的投资机构来讲,我们不认为弯道超车是一个真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个路一直在,只是说希望把这个路走得更好一些。”刘培龙说道。

以下为创业邦与北汽产投副总经理刘培龙的对话内容。

创业邦:随着智能化以及电动化时代的到来,您认为汽车产业链正在发生怎样的变革?在一些关键节点上,北汽产投看到了哪些新机会?

刘培龙:我认为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一定是与高新技术结合的,如新材料、新能源技术、5G通信、人工智能等,这些技术都会应用在汽车上面。在这些新技术的推动下,汽车产业已经由原先相对封闭的状态,变得更加开放。从这点来看,汽车产业确实处于一个巨大的变革之中。

我们现在提出一个概念叫汽车+,如汽车+战略、汽车+5G、汽车+智慧交通等,我们的投资布局不再局限于汽车本身,而是把整个汽车产业圈科技圈的所有领域,都考虑进来。汽车+的概念确实能产生很多新的机会。

创业邦:北汽产投的布局逻辑是什么?

刘培龙:我们认为产业逻辑大于增长逻辑大于风控逻辑。

对传统车企而言,紧迫感还是来自不确定性。应该布局哪些技术,或者什么阶段布局,怎么跟我们现有能力去融合,都是需要考量的因素。

首先,我们肯定是会基于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进行布局,哪些技术未来一定会成为主流,或者是会在汽车上发挥重要作用,我们都会做相关研究,提前进行布局。

所以,我们的投资可能并不是专注于某一个阶段,只要是我们认为需要进行布局的,可能企业还处在早期,我们都会进去。所以我们形成了从天使投资到VC投资、PE投资再到Pre-IPO等多种投资模式。

我们跟互联网的做法是不一样的,互联网跟随风口增长,我们更多的是从基层往上走。从产业布局的思路来看,追求长线增长,远比短期财务增长,给我们带来的收益更大。

北汽集团之前发布了两个战略:一个是“高新特”战略,另一个是双轮驱动战略。

解决出行的问题。从最本质的角度就是要解决为什么生产车,同樣是要解决便捷出行、安全出行。这个过程中我们提供更好的产品,这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比如“高”是指高端制造、高端产品、高端品牌;“新”是指创新能力;“特”即差异化发展。双轮驱动战略是北汽在新能源和智能网联上的布局。

北汽产投副总经理 刘培龙:把车做得更节能、更环保、更便捷、效率更高,这是我们所期待的

总体上,我们的布局是按照集团的思路。但在进行具体投资时,我们则会考虑到产业、增长及风险层面的问题。

创业邦:在投资布局时,您是怎么判断一个领域、一项技术或者一个项目未来有没有可能会成为新趋势的?可以举一些具体案例吗?

刘培龙:2019年美国发布了一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报告在对近700项科技趋势综合比对分析后,最终明确了20项最值得关注的科技发展趋势,其中有7项已经或者即将会在汽车上得到充分运用,包括物联网、自动化、数据分析、先进材料等。这是一个大的判断方向。

在具体领域布局上,比如自动驾驶,我们在2014年就进行了布局,可以说是最早的一批投资机构,一方面我们会时刻关注全球范围内的行业趋势,另一方面我们会结合内部做的一些基础研究,来判断要不要布局,什么时间节点进行布局。

以前在该领域的布局上,我们的投资主要是围绕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国外公司和国内公司都有进行相关投资,但现在会更倾向于国内企业。

目前,安全问题仍是自动驾驶的最大痛点,从国家安全、产业安全的角度来看,短期国内方案肯定是比国外方案更加可靠。所以作为天使投资人,我们投了无人驾驶公司智行者。

创业邦:在做投资布局时,是如何把握时间节点的?

刘培龙:首先我们会先判断整个行业趋势,找到最佳布局时间节点,然后去识别行业内具体的企业。

比如我们投的氢燃料电池企业亿华通,我们当时是确定氢燃料这个领域未来一定是趋势,之后我们就去找投资标的,经过了一年多,最终选择了亿华通。亿华通自身的技术能力和在行业内的积累都是我们当时十分看好的。

还有我们去年6月E轮投资的电池企业清陶发展,在我们进入之后,上汽和广汽也相继追投,今年7月和9月,清陶发展分别完成了E+轮和E++轮融资。

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很自豪的,因为我们不仅是看到了机会,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带动了产业上下游的发展,和大家共同去推进这个事情。

创业邦:和我们传统的认知还是挺不一样的,虽然大家是竞争对手,但在投资布局上,还是秉持一个开放的心态的。

刘培龙:一般而言,车企之间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但在投资上,大家都还是持开放合作的态度。因为目前这些都是新的领域、新的技术、新的模式,还没有形成像互联网这种巨头垄断某一个行业的情况。可能未来在某个阶段,大家会考虑筑高墙,打造技术壁垒,但目前这个阶段大家还是开放合作。

我们还有一个联盟,国内的主流车企,特别是自主品牌基本都在这个圈子里,大家基本每年都会共同探讨行业的发展及布局逻辑。看到一些好的投资标的,我们可能就会商量着一块儿投。

创业邦:传统的车企时代和新能源时代,你们的投资逻辑发生了哪些变化?

刘培龙:传统车企时代,这个汽车产业链条没有那么大,对我们投资来讲,机会没有太多,但在新能源时代,车企都在进行产业升级,这个过程中产业实际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认为变革才会有机遇,如果一个行业一直是一个稳定的格局,你是很难找到机会的。

创业邦:对,在新能源车的变革中,洗牌是时有发生的,所以大家还是有一定的危机意识的,这种时候CVC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刘培龙:对。我觉得大家都有紧迫感,特别在布局一些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时。

对传统车企而言,紧迫感还是来自不确定性。应该布局哪些技术,或者什么阶段布局,怎么跟我们现有能力去融合,都是需要考量的因素。

在这种不确定的过程中间,才会真正发挥我们CVC的作用。

创业邦:华大北斗及意行半导体都是A轮、 A+轮(融资),都是早期的布局,您当时也提到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那么在投完之后怎样在不确定性里保持它的确定性?

刘培龙:对,特别是对这些早期的项目,对越早期的项目,实际上我们对投后的要求是越高的。比如我们投完之后,给我们的信息研究院对接,共同研发方案,同时做项目与共同项目开发的模式,带它进入这个产业里面来,当我们做的方案相对成熟了,其他的如比亚迪、长城也都找上它了,你的方案已经应用得不错了。

所以我们在投后方面,实际上也是CVC机构一个更重要的能力或特色。比如在我们产投内部,专门有一个产业协同部,我们有传统汽车都有的投后管理部,也有产业集团部,投入管理部主要是对头部公司进行筛选,而产业协同部门更重要的是,怎样把我们生态里面的企业带到我们的系统产业链里面去,包括整车厂的供应商范围的一个产业链,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头还算是比较超前的,做的服务是比较好的这么一个代表。

创业邦:华大北斗这个案例也太幸福了,被北汽投了,又被上汽那边投,各家的汽车厂商都赋予了它各种资源。

刘培龙:对,但是我是天使投资,我是发掘它。

所以大部分在我们投资生态里边的企业,实际上都享受到我们生态产业链条带给它们的一些赋能。一方面我们从产品、团队等方面要给家企业赋能,像华大北斗,我们后来从华为挖人过来给它做经理。

我们还帮助它去落地,比如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要在什么地方建厂,我们帮它跟政府打关系,拿一些优惠政策、一些产业导入等,大部分的企业在我们的生态里边都会享受到这种服务。

创业邦:这样看来的话,您看中国,我觉得如果说上一个时代,比如往前推个10年20年、国外的这种CVC可能比较发达,但是现在来看的话,我觉得中国的这种CVC还是挺有机会的,你看大家那么活跃,然后共同去扶植一些早期的公司,中国的创新创业氛围也那么好,就回到我们今天这个主题的话,其实我倒是觉得这对中国汽车走向世界,走到站到世界舞台的中央是一个特别重大的利好,可能跟国外相比我们更活跃。

刘培:对。特别是在技术发现和应用发现上,相较于国外,我们实际上已经形成一些相对比较成熟的道路,特别是在一些新的领域。

创业邦:中国汽车弯道超车,它的土壤真的是还挺好的,可能也有一些我们欠缺的地方,但是我们也看到我们有很多的优势在,我不知道您怎么看是中国汽车产业弯道超车,它的优势在哪里?还有哪些需要补齐的短板?

刘培龙:作为车企的投资机构,我们不认为弯道超车是一个真的问题,我们认为这个路一直在,只是说希望把这个路走得更好一些。回到本质上来讲,走得更好就要考虑大家为什么需要车。从公司层面来讲,就是把车做得更节能、更环保、更便捷、效率更高,这是我们所期待的。

所以说车的问题我是解决什么?解决出行的问题。从最本质的角度就是要解决为什么生产车,同样是要解决便捷出行、安全出行。在這个过程中我们提供更好的产品,这也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目前,智能汽车大概就是技术路线的发展模式,整个一些大的变革。总的来讲,在各个细分的技术路线上都还没有形成这种确定或垄断,我觉得对全世界的机构来讲,大家的机会都会是平等的。

我们在传统车的核心技术上,比如一些核心的发动机,我们是落后的,但是对于新的技术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在同一个起跑线上,那我们就有机会可以去投入,至少我不会说你起步的时候我就落后了。我觉得也是中国汽车产业的机会。

另外,在商业模式创新方面,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在电子产品上,我们的消费电子在工业上也有应用,我们有产业链的完整性和创新性这些优势,所以某种程度上在一些新的技术的应用不比国外差。

另外,不足方面,确实我们一些基础的技术能力还存在不确定性,比如芯片、算法、智能化,那我们的积累可能会弱一些。

中美贸易战促进国家战略层面跟行业层面的一些实验,包括金融和资本层面,更好地促进我们去攻关相对比较薄弱的基础领域,包括一些高端产品,如我们现在布局第三代半导体,氮化镓、碳化硅等核心材料,都在尝试着往前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