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发挥担保品管理机制的重要作用

2020-10-30 10:02:30 债券 2020年10期

卢大彪

在当前信用分化加剧、债券市场违约常态化的背景下,充分利用和完善债券交易中的担保品管理机制日益重要。中央结算公司作为中国债券市场系统重要性金融基础设施,具有良好的要素禀赋与专业经验,能够面向更广泛的市场主体提供担保品管理服务,为包括交易所债券市场在内的金融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赋能。

第一,金融领域担保品管理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现代金融体系高度复杂,担保品在金融体系的流动性、稳健性管理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担保品的质量和担保品管理的有效性直接关系到金融体系的安危。以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为例,次级贷款占美国全部房屋抵押贷款的比例不足1/7,可变利率次级贷款占全部房屋抵押贷款的比例不足1/12。根据理论推算,如果这些次级贷款全部违约,银行的资本也足以吸收损失,但实际上却引发了恐慌、风险传染、挤兑、资产出售等现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与次级贷款相关的很多金融资产作为担保品充斥于金融体系的各个角落,一旦市场机构无法判断担保品的质量和流动性,恐慌和危机就难以避免。因此,担保品是抵御金融风险的重要屏障。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产业集中度持续提升,一批有技术实力、经营稳健的企业脱颖而出,同时,一些缺少核心竞争力或是激进扩张的企业经营困难增多,财务压力加大。在此背景下,实体企业和金融机构间信用分层、信用分化的趋势日益明显,金融同业交易中也更加重视交易对手方的资质。

面对企业、金融机构主体信用分化加剧、波动加大的挑战,更多地关注资产信用成为非常重要的任务和手段。另外,就资产本身而言,无论是权益类资产还是固定收益类资产,无论是标准化证券还是非标金融产品,价值的重估和分化也都非常明显。因此,在金融交易中需要更多发挥担保品的作用,控制金融风险、减少交易摩擦也更加需要高效的担保品管理服务。

第二,中央结算公司是中国金融市场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在担保品管理方面具有独特的资源优势与专业实力。

中央结算公司自1996年成立以来,从国债集中托管起步,已经发展成为各类金融资产的中央托管机构,不但是我国债券市场最大的登记托管机构,而且是银行理财产品、信托产品的主要登记托管机构。以债券市场业务为例,截至今年8月底,中央结算公司托管的债券余额约为73万亿元,占全国债券市场存量的67%。

中央结算公司不仅是债券市场重要的运行平台,也是金融市场重要的基础定价平台和支持宏观政策调控实施的平台。中央结算公司依托自身优势,在监管支持方面的作用持续提升,为监管部门识别风险、维护市场秩序提供了有效的支持。

中央托管机构的角色,加上穿透式直接持有账户体系这一制度安排,使得中央结算公司在担保品管理方面形成了独特的优势和竞争力。2011年,中央结算公司建成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债券担保品管理系统,近年管理担保品的平均规模近14万亿元,居全球中央证券托管机构首位。

因此,无论是作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还是作为担保品管理机构,中央结算公司在我国金融市场运转中发挥的枢纽作用都非常明显,而且有条件、有责任为市场提供更好的服务。

第三,在适应市场合理需求、依法合规、审慎稳妥的前提下,希望中央结算公司发挥自身要素禀赋优势、专业优势,加大对证券期货市场的支持和服务力度。

2015年,中央结算公司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合作,试点债券充抵国债期货交易保证金业务。2019年1月,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将债券充抵保证金制度扩展至所有金融期货品种。今年8月,中央结算公司与大连商品交易所合作,推动首单债券作为商品期货保证金业务落地。至此,债券作为保证金业务已实现了金融期货与商品期货的全覆盖,市场各方反映良好。国债作为期货保证金,有利于提高投资者的资产使用效率,提高投资者的持债意愿,对于提升期货市场活跃度和价格发现功能、增强国债流动性、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都具有积极、正面的作用。下一步,期待中央结算公司在总结成功经验的基础上,继续优化和壮大债券作为期货保证金的相关业务,推动债券市场和期货市场相互促进,提升协同效应。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在改革、发展、监管方面的统筹协调不断加强。银行间债券市场与交易所债券市场的互聯互通持续推进,发行准入和信息披露等制度规则逐步趋同或有序兼容,跨市场执法持续推进,要素自由流动的限制也正在逐步消除。增强两个市场的协同效应、提升全市场运行效率、强化风险防控和监管执法的整体效能,是服务经济发展、促进金融稳定的现实需要,也是市场参与主体的普遍诉求。在此背景下,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可以做,尤其需要尊重债券市场发展规律,进一步消除要素跨市场流动的障碍和限制,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当前,中央结算公司正在加快推进公司“两个转型”,即推进由单一的债券登记托管向全方位的金融资产登记托管转型,以及由单一对接银行间债券市场向对接多个金融市场转型。应积极支持中央结算公司借鉴国际最佳实践,积极发挥自身优势,为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提供更加便利、有效的服务。中央结算公司、上海清算所、中国结算、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沪深证券交易所、各期货交易所都是中国债券市场的重要基础设施,应该鼓励相互之间探索新的业务合作模式以及相应的技术实现路径。比如,中央结算公司作为登记结算后台对接沪深交易所债券交易前台,可以从是否有利于便利市场主体发行交易、是否有助于夯实国债收益率曲线的微观基础、如何影响货币政策操作等角度进行评估论证;只要是有利于提升债券市场服务经济发展能力、有利于促进金融稳定的,就值得去积极探索。

责任编辑:刘诗遥  印颖